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72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怀瑜回头看,明长宴连忙揽着他的肩膀:“还看什么,出都出来了,别说你还要回去,那也太不给本少侠面子了。”

半强迫性的,明少侠拽着他去了冼月山的酒窖。他虽是天下第一,武功高强,人人尊称一声明少侠,可这位天下第一却从未喝过酒,实在不符合武林好汉的规矩。明长宴不但不会喝酒,还不会闻酒。只在酒窖中东挑西选,左敲右看,耳听八方,眼观四面,最后选中了两坛长得比较俊的酒坛子。手一拎,出了酒窖。

怀瑜思索他方才挑酒时,活像上集市卖西瓜,每一个酒坛子都叩了两下,再贴面用耳朵听听,模样十分严肃乖觉。

明长宴兀自说了半天,发现对方心不在焉,便问道:“想什么呢?”

怀瑜尚未回神,脱口而出:“你。”

明长宴一愣。

随即,他哈哈笑道:“我就在你旁边,有什么可想的?哎呀,小鱼兄,你可真是捡了芝麻丢西瓜!”

登时,怀瑜这才回神,脸色一变:“你!”

明长宴笑的更加嚣张,几乎前仰后翻:“好好好,是我是我,你不用强调第二遍了!”

路过鸽舍,一只圆滚滚的鸽子正站在木笼上头梳理羽毛。圆圆肥肥,趾高气扬,十分臭屁。明长宴道:“它怎么跑出来了。”

怀瑜接过两坛酒,明长宴已经往鸽舍走去。那只对月梳妆,使劲臭美的鸽子,便是小八。怀瑜认得它,只因头一次见面印象深刻,叫他心生疑惑:如此圆润的鸽子如何送信,长得活像个半截葫芦。

明长宴趁小八不注意,一只手抓住了它,将它往笼子里一塞。鸽笼中,还有几只与它体型相仿的鸽子,应当都是天清派的信鸽。

明长宴抓了一把小米,隔着笼子逗鸽子,作势要喂,等鸽子凑近时,又猛地拿开。玩了一会儿,哈哈大笑,这才将饲料撒进笼子。

“小八啊小八,每次吃东西你最快,送东西你最慢,我看你也能炒一盘了,下回再光吃不送,我就顿了你!”

小八羽毛一抖,浑然不觉,欢快地啄米。

怀瑜问道:“这些鸽子,你都取了名字了吗?”

明长宴:“那当然,我要是只给一只取名,剩下的会跟我呷醋。不给我好好送信。”

他一顿,突然扯过怀瑜,兴致大发的要给他介绍其余鸽子。

明长宴大手一挥,指点道:“这只是小八的弟弟,这只是小八的哥哥,这只是小八的老婆。来来来,你过来,看这只。”

他指了指旁边的鸽笼:“这只是小八在外面养的小老婆。上一次小八去衡州送信的时候认识的,它就带着这只小母鸽回来要我成全。本少侠总不能棒打鸳鸽,但小八的老婆十分厉害,我也怕那只凶巴巴的母鸽子,所以另外给它找了个笼子。就是不能和它住在一块儿,否则小八的大老婆要啄小八的小老婆。”

怀瑜:……

明长宴说的津津有味,把小八的祖宗十八代以及外面有过多少风流债的破事儿,全都倒给了怀瑜。

怀瑜微微弯腰,指着其中一只问道:“这只叫什么?”

“嗯?”明长宴道:“小八的弟弟。”

怀瑜道:“我知。我问它的名字。”

明长宴道:“名字就叫小八的弟弟。”

怀瑜指着另一只,果不其然,明长宴道:“小八的老婆。”他补充:“就是它的名字。”

明长宴哈哈笑道:“这个鸽舍就叫‘小八快乐的一家’,你觉得如何?先说好,这名字是我们天清派集思广益想出来的,可不准说难听!”

怀瑜道:“好难听。”

明长宴道:“好吧好吧,难听就难听,走,不耽误时间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!”

他眨了一下右眼,怀瑜侧过头。

冼月山连绵不绝,天清派只坐落于主峰。二人行到半山腰,穿过一个天然溶洞,步行百里,豁然开朗。

怀瑜眼睛微微眯起,只觉得周身云雾缭绕,如在仙境。又往前走了一刻钟的时间,圆月破云而出,一面波光粼粼的大湖跃入眼帘。

明长宴道:“走到啦!”

怀瑜问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。”

明长宴找了块光滑的石头,席地而坐,拍开泥封,酒香四溢。

“这是我以前半夜散步找到的地方,还没取好名字。”

“好端端的,半夜出来散什么步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