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74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作者有话要说:坏鱼:醉酒的长宴公子真好食。(抹嘴)

第27章一念君子(十)

谁知,片刻后,明长宴骤然失力,闷头砸在他颈窝,已然是睡熟了。

怀瑜呼吸一顿,松了口气。

明长宴的衣服松垮,拉扯中落了大半,怀瑜借着月光,发现他肩头一处隐约有一片黑影。脱下外衣,露出后背,怀瑜一看,发现并不是伤口。他的光洁的后背,瓷白一片,纹有新月到圆月的五个小月亮,顺着曲线往下,还有一串复杂古朴的文字,应当是古大月国的语言。

他掰着明长宴的肩膀,将他衣服重新穿好,往上一推。半晌,又后知后觉的恼羞成怒,狠狠地掐了一把明少侠的俊脸,出了口恶气。

第二天一早,明长宴揉着脸,推开门,李闵君道:“酒醒啦,你的怀瑜早上走了。”

明长宴:“走了?怎么都没和我打声招呼,我好去送他!”

李闵君:“呵呵,招摇过市。你从他房间里走出来,还问人家为什么不跟你打招呼。明长宴,你好歹毒的心思,是不是昨晚上贪图人家美色,有贼心没贼胆,喝了酒去把人家轻薄了!”

明长宴一回头,果然,背后不是他房间,而是怀瑜的房间。

“哦,我是喝了点儿酒,后面的事儿忘了。嘶,李闵君,给我找几块冰来,我脸好疼。”

李闵君啐道:“八成是给人扇了巴掌。我猜的总没有错,玉楼,看见没,你可别学你大师兄。”

钟玉楼吃着饭,忙不迭送地点点头:“我知!”

明长宴骂骂咧咧地趴到井口,捧了些井水降温。一边疗伤,一边不忘同李闵君左右互搏,互相拆台。

未时,龟峰派的拜帖送到了冼月山门口。外门弟子送到李闵君的手上,明长宴接过一看,先略过了前面咬文嚼字的客套话,直接看了末尾。

“说什么时候来?”

“四月初六。你去选个好点儿的地方,我看就选在西湖边上。对了,问问华姑娘身体如何,好的话就过来,下不了床就叫玉楼把饭菜送到小榭台。”

李闵君:“校场的武器要换过吗?”

明长宴道:“换上新的。多加点儿剑,龟峰派用剑的多。还有,校场边上那种零食摊子都给我撤了。”

钟玉楼听罢,歪头道:“大师兄,那是你自己弄得摊子。”

明长宴咳嗽一声:“平时没关系,我是怕万一龟峰派的来了,说我们大门大派管教不严。懂不懂?”

钟玉楼思索片刻,老实回答:“我不懂。”

天清内门少年紧紧盯着明长宴,燕玉南问道:“大师兄,到时候出战的是谁啊?”

此行出战之人,必然代表天清派的脸面,自然是武学最高,门内最优秀的弟子,同时,也是出于对对手的尊重。

明长宴道:“玉楼去。还有,你不懂也没关系,赶紧去练剑,比试的时候可别出了疏漏。”

明月抿唇握拳,眼帘微微下垂。

玉宝问道:“大师兄,又是玉楼师兄去呀?”

明长宴:“嗯。玉楼天资高,悟性好。”随即转身又道:“玉楼,你记住比划的时候,看看人家的功夫路数怎么走的,给我默下来,晚上我要检查。”

交代完毕,一行人往校场走去。

路上,遇见了外门弟子。明月走在最后,三三俩俩的外门弟子对他拱手之后,便结伴前行。

一人道:“这次和龟峰派比武,又是钟玉楼出风头!”

一人接着道:“谁不知道大师兄最喜欢他。长得也漂亮,你说怎么有男的长成那样子!像个娘娘腔!”

“钟玉楼的表姐是万千秋的妻子,他不出战谁出战,还不是靠关系。哎,真不公平!”

“有什么不公平的。你有本事,你也成为内门弟子啊!到天清这么多年了,你见过大师兄的脸没有!”

“除了内门的几个……谁见过啊。”

“大师兄也太宠着钟玉楼了,我看以后这天清谁当家,已经一目了然。你还是多去拍拍马屁吧!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