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76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万千秋今日已经习惯明少侠的乱跑火车,满嘴胡话的性格,因此只是笑笑,回道:“明公子说话当真有趣,看得通透。”

花修缘道:“若不是先天导致,那我知道一个法子。明少侠可听过哭妃岭的丧婆婆。”

明长宴道:“我知。哭妃岭不是在迷迷谷内吗?我与迷迷谷前段时间还有些小矛盾。”

花修缘道:“迷迷谷乃中原最险峻之山,毒虫狼群出没频繁,常人无法踏足一步。那些自称迷迷谷的人,不过是在迷迷山外边扎了个营寨,造了些房屋,便开始打着山谷的幌子招摇撞骗。”

但是丧婆婆,却是迷迷谷内唯一的活人。此老妪已经六十有余,歧黄之术天下无人能出左右。但她性情古怪,一年只救五个人,此外,还有三条不救的规矩。一不救苍生令的主人,二不救年过半百之人,三不救朝廷鹰犬。丧婆婆从不跨出迷迷谷半步,但凡有人想拜见她,便要穿过九死一生的迷迷谷。众人基本在山谷前就被毒物给吓退了,能进山谷的人少之又少,更别说去深处的哭妃岭了。

明长宴听罢:“万夫人的好意我心领了,但你也说了,她不救苍生令的主人,又岂愿见我。”

万千秋道:“明公子无需担心。届时由我去一趟迷迷谷,一定将丧婆婆请来为华姑娘诊治。”

二人隔空,遥遥举杯。

酒足饭饱,万千秋道:“明公子,我还有一事要说。”

明长宴笑道:“但说无妨。”

万千秋道:“上一次我与龟峰派几位长老去调查了喜阎罗一事,发现了几个疑点。”

明长宴道:“你说。”

万千秋道:“我怀疑是两个人在搞鬼。虽然同样是用针,但是嫁衣阎罗的针法不及前面几次灭门的针法精湛。不过二人用针的方法倒是相同。”

明长宴道:“此针是仿制了落月针,看来有人要祸水东引,叫我去当这个冤大头。”

万千秋:“我自然是相信明公子。不过现在江湖谣言四起,众说纷坛,你的名声委实不大好。”

明长宴:“我的名声什么时候好过。不说这个了,我前段时间从华亭回来,看那处驻扎了好几拨小寒寺的老秃驴和小秃驴,他们在做什么?”

万千秋道:“大概是小寒寺选址的事宜确定了。我看江湖日报上说,小寒寺将寺庙新址选在了当年庄家烧毁的地方。现下估计在重新修缮院落,人自然多些。”

明长宴道:“庄家?是那个被一把火烧光的庄家?”

万千秋点头:“不错,说起庄家实在可惜,庄家少主清隽俊朗,仁心仁义,娶得那位妻子,是东瀛公主的后人,名为祝时莺,会一种怪异的功夫,能用音律控制别人的心神。”

明长宴好奇道:“用音律?什么音律?”

万千秋道:“具体的我不知道。不过祝时莺出生于一个当时十分显赫的门派,听闻她容貌倾城,又擅音律,琴棋书画无一不通。庄氏夫妻一文一武,文者才气四溢,武者造诣极高,也算是郎才女貌,佳偶天成。”

钟玉楼问道:“既然如此,那后来呢?两个人都这样好,天下有谁能够伤他二人,庄家到底是如何毁于一旦的?”

万千秋道:“庄夫人身下小少主不久之后,身体因落下了病根,底子便垮了。一次带小少主回娘家的路上,却在半路失踪。几月后,庄家家主有了夫人和小少主的消息,找了不少武林好友一同去救人。小少主是救回来了,不过庄夫人似乎……”

玉宝紧紧抓着钟玉楼,听到此处,十分伤情:“庄夫人死了吗?”

万千秋笑了一下,喝了杯酒,不再说话。

月上柳梢,龟峰派等人告辞。明长宴送众人到冼月山脚下,又与万千秋掰扯了几句,这才转头回房间睡觉。

哪知道和龟峰的这一聚,没过几天就出事了。

起先,是龟峰派的弟子发起了低烧。这些人好巧不巧,全都是当日来做客的门生,也是龟峰派的顶梁柱。诸多弟子陆续倒下,龟峰派登时方寸大乱。

龟峰派长老一口咬定是明长宴下的毒,为得就是害他龟峰派万劫不复。说罢,当即要去冼月山找明长宴讨个说法。万千秋不顾众人劝阻,一意孤行地替明长宴说话,并且安排郎中上山医治。

结果,吃了好几天的药,发烧的弟子并未好转,而是出现了一股更怪异的景象。郎中发现,这些人低烧过后,五脏六腑开始有衰竭迹象。果不其然,又过了些日子,弟子们的身体慢慢的老化,皮肤渐渐变得硬质且失去水分,无法动弹,无法吃饭,只能活活饿死。又或者,那硬化的症状一直到了脑子里,直接没救。死状可怖,无力回天。众人束手无策,只能眼睁睁看着同门师兄死去。

万千秋眼见平日的兄弟一个接着一个断气,万分惊恐,万分悲痛。天清派知道此事,半月之内,派人来过数次龟峰,却每一次都被龟峰的长老打成重伤,驱逐出去,并扬言要天清血债血偿。两个门派的关系也因为此误会,出现了巨大的裂缝。

此事愈演愈烈,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。一日傍晚,万夫人推开门,依旧看见自己的夫君双目充血,已然是几天几夜没睡过好觉,她心疼道:“你这是何必,要是怀疑,大可直接去天清问问清楚。”

万千秋嗓音嘶哑,问道:“你觉得是明长宴做的吗?”

花修缘没说话。

万千秋狠狠一锤桌子:“若真是他……若真是他!我待他亲厚,他为何要害我至此!”

花修缘挽上他的手臂,将头靠在他肩上:“你就这么确定是明长宴做的。那日你也看见了,他从头到尾没有离席半步,如何去做手脚。”

万千秋哑然,叹了口气,又说道:“如果要下毒,总有、总有别的办法。”

花修缘道:“你既在心中认定是他做的,又何必再来问我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