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79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明长宴深吸了一口气,沉默的坐着。

华云裳疼惜他,正想安慰,明长宴却站起身:“我去找别人。”

华云裳道:“你找谁?”

明长宴:“谁能救我找谁。”

小阿拆插嘴:“长宴公子,恕小阿拆直言,天清在武林中的名声实在不好,外头的人对你也多有误会,恐怕一药难求。”

华云裳道:“是了。我知你心高气傲,此番求人少不得受委屈。昭昭,若是他们不救,难道你还能杀了他们吗?”

明长宴摆手:“既然是有求人家,我自然不会动手。一次不行,就求两次,天下之大,总有人愿意帮我!”

结果第一天,明长宴就被拒之门外。

各派掌门起初对他又敬又怕,端茶倒水,无一不殷勤。但任凭明长宴态度如何诚恳,对方通通都婉拒。他总不能武力相逼,碰壁之后,只能另寻一家。谁知,一念君子明长宴到处求人的事情,一夜之间插上翅膀,消息蹿遍了大江南北。嘲笑之有,惊讶之有,看戏之有,冷眼旁观之也有,但就是没有愿意帮忙的。

半月下来,一无所获。江湖上编排他的闲话比他登门拜访的门派还要多。他与万千秋的恩怨以讹传讹,成了解不开的死结。武林中更有煽风点火,看热闹不嫌事大者,将其添油加醋,说明长宴果真忘恩负义,毒杀好友,令天清派的名声一落千丈。

到后来,只要远远的看到明长宴走来,各门各派掌门便如同火烧屁股,连忙大门一关,闭门不见客。明长宴刚到了山脚,山上的门就关完了,风一吹,枯黄的树叶打卷,冷不丁,一场雨落了下来。

他直愣愣的站在大门口,扫地的小童观察许久,壮着胆子喊了一声:“明、明长宴!下雨了,你回去罢!”

明长宴道:“我要见你们的掌门。”

小童喊道:“掌门说了,若是你来,必定不给你开门。他、他叮嘱过我,我跟你说了,你可别去找掌门说我告密。总之、总之你走吧,这样淋雨,会着凉的。”

明长宴又站了会儿,那小童叹了口气,说道:“你不要怪掌门,要怪就怪你名声不好。小寒寺的住持与大家都说了,你不是什么好东西,嘱咐了所有人都不许帮你。”

明长宴问道:“小寒寺?”他点点头:“是这帮老秃驴能做出来的事,他们惯来针对我。”

小童道:“你既知道,为何要坚持!”

明长宴不答,又在门口站了一下午,天色渐晚,雨势越大,他唇色惨白,皮肤冰冷,已是大病之兆,这才转身。

回去的路上,无人与他撑伞,明长宴握刀前行。雷声一阵,他侧身躲到了屋檐下。那处,早有一名青年女冠正在躲雨。明长宴进去后,只拱手于她,以表敬意。却不料,女冠突然开口:“你有难处?”

明长宴:“世上谁没有难处。”

女冠道:“出家人,以慈悲为怀,你有难处,又与我有缘,我必定助你。”

明长宴好奇道:“你助我?你连我有什么困难都不知道,如何助我?”

女冠莞尔一笑:“悉听尊便。”

明长宴若有所思的看着他,一刻钟后,将龟峰派所中之毒告诉了女冠。女冠听罢,微微一笑:“倒也不是什么难事。他冤枉你施毒,我就有办法叫他再也无法冤枉你。”

明长宴心中一凛,暗道:看她的模样,胸有成竹,难道真的有办法?心道自己也是急糊涂了,如今随便来个道士说两句话都能叫他相信。但是除此之外,明长宴再找不到人帮他,伊月多在万千秋哪里留一天,他就心神不宁一天。也罢,她有办法就让她治,伊月不能在等了。

他只稍加思考片刻,便决定死马当活马医,领着女冠到了龟峰派。

明长宴已然走投无路,心急如焚,到了龟峰派就要万千秋交人。万千秋看见他带了一位仙风道骨的女冠过来,心中疑惑三分。明长宴道:“人我带到了,今晚就将你龟峰派上下救好。至于下毒,我还是那句话,你是因为我才遭此劫难,但事情不是我做的,我救你已经是仁至义尽,把她还给我。”

万千秋恨道:“万一你是——”

明长宴冷道:“我不会拿她的性命来开玩笑。”

僵持片刻,万千秋道:“好,好、好好,明长宴,你最好记住你这句话,我便再信你一次。等我门派之人好全,我便将你妹妹还你。”

女冠道:“你回去罢,此处有我。明日,便无人再冤枉你。”

明长宴告辞,下山之后,身影消失。

万千秋看着女冠,拱手道:“道长,请。”

女冠笑盈盈道:“敢问贵派,可救之人尚有多少。”

万千秋领她到大堂:“几位长老都中了毒,我观察所得,这毒似乎会传染。但是外门弟子还未感染。”

女冠伸手把脉,点头道:“还有救。”

万千秋眼前一亮,狂喜万分:“道长,他——”

白光一闪,女冠从袖口陡然伸出一把匕首,狠狠扎穿了长老的喉咙,鲜血四溅,她舔掉唇边一滴,长老睁大双眼,发出‘嗬嗬’之声,死不瞑目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