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82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说罢,明长宴得偿所愿的摸了一把怀瑜的头发。他捏在手中,爱不释手的把玩一会儿,被怀瑜抢了回去。

“后来呢。”怀瑜淡淡的问道。

明长宴哈哈笑道:“后来他就把头发抢回去了!”

他闹了一会儿,药效的安眠作用上来,令明长宴昏昏欲睡。片刻后,床上的人眉头轻蹙,呼吸平稳。

柳况推门进来,脚步骤然放轻,做口型道:睡了?

怀瑜点头,柳况望去,他落在床上的发尾,正被明长宴紧紧攥着。

明长宴在白鹭书院休养了几天,怀瑜日日监督他吃药,喂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难闻不说,还有一股酸味,叫明长宴苦不堪言。

喝完药,明长宴惯例睡去。不消片刻,又被窗外的动静惊醒。他直起身,听到一名少女的声音,颇为熟悉,正是阿珺。

“赵小岚,你在写什么呢?”

明长宴通过窗口望去,原来窗外有一处小院,看建造理应是书院供学生休憩的场所,方才铃声敲了三遍,是为下课,众学生便在此处玩耍。

赵小岚伏在石桌上,一边磨墨一边写字,十分忙碌。

“我在写信呢!”

阿珺坐在石桌的另一头,段段被她按在地上,乖顺地坐着,她手里翻花绳似的,给段段编了个低低的辫子。

“给谁写信?你的离离姑娘吗?”

听罢,赵小岚脸一红,结结巴巴道:“我我我我我给很多人写信,还有大姐和二姐!还有祝兄!!”

阿珺嘻嘻哈哈的笑他:“你一天到晚哪里来这么多信要写,又要给这个姑娘写,又要给那个姐姐写,好风流哇!”

赵小岚嘀咕一声,说道:“我是、是君子之交。”

阿珺哼了一声:“你是哪门子君子,天天逃课往百花深处钻,你以为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,勾栏名妓,哪个不是你的好姐姐?”

赵小岚道:“你不要看不起风尘女子,我倒觉得她们有意思多了。我就愿意和她们玩儿。”

陆行九路过,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,重重地翻了一个白眼。

被阿珺瞧见,她喊道:“喂!陆行九,你什么意思!”

陆行九道:“我眼睛被风吹了!”

阿珺笑道:“那今天的风可真大,都能把你的眼珠子给吹到后脑勺去了!段段,给我拦住他!”

陆行九一听,浑身一僵。段旻算是妤宁公主的贴身侍卫,虽心智不全,武力却十分强悍,并且只听妤宁公主一个人的话。这陆行九虽然经常背地里同几个好友讥讽段旻活得像条狗,但实际上他平时最怕公主指使段旻来教训他。

而段旻虽有公主撑腰,公主却也没把他当成一个男人看。恰好他长相十分精致,像个雕刻出来的瓷人,令阿珺十分珍惜,因此,此女成日里没事儿便将他放在身前摆弄,不是编头发,就是换衣服和装饰,只把他当成心爱之物。

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被一个小女孩儿如此玩弄,简直就是滑稽。陆行九找过他不痛快,被阿珺伙着段旻揍了几次,老实不少,这会儿,又贱上了。

陆行九慌慌张张退了两步,扯着嗓子喊道:“干嘛!你要干嘛!这里是白鹭书院,你、你你你你你你难道想在书院里打人吗!”

柳况突然出现,笑道:“谁要打人?”

阿珺惊了一下,“段段、段段你回来。”

陆行九一指阿珺:“柳先生!楚锦桦无视校规,又在书院里打人!”

柳况看过去,阿珺抿了抿唇,抱胸转头。

赵小岚把最后一朵干花贴在信上,抬头问道:“柳先生,烟姐姐好些了吗?”

陆行九连忙接话:“好些!怎么没好些,在书院里吃了睡,睡了吃,能不好吗!”

柳况笑道:“好多了,这会儿你们都可以去看看。”

陆行九又插嘴道:“谁敢去看她!门口都没走到,便被小国相瞪回来了,真不知道里面躺着的是皇帝的老婆还是他的老婆!”

阿珺道:“陆行九,你有毛病吗,一张嘴叭叭叭最会讲,最会抢,不讲话没人当你死了!”

柳况制止了陆行九回话:“好了,在书院里这么说话没人管你。要是你出去还这样口无遮拦,小心酿成大错。天子家务事,岂非你我能议论的。”

陆行九不大情愿地拱手:“是,学生谨遵教诲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