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85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柳况施施然坐下,叹了口气:“爱莫能助。”

怀瑜欺负他一会儿,又觉得欺负个残废没有意思,便从他身上下来,但心情还不是很好。明长宴观其脸色,只得老老实实喝了药,没事找事开口:“怀瑜,你的药好苦啊,你是不是每天偷偷地加什么东西进去了。”

怀瑜道:“我没有。”

明长宴道:“没有?怎么可能。我不信,要不然你喝一口?”

怀瑜半信半疑的看着他。碗里的药果真还剩一口。

明长宴道:“别人的药都没你的苦,你捉弄我么,小孩子心眼儿也忒坏了。”

怀瑜接过碗,碗一斜,便喝了这口药。哪知道,嘴里一甜,药汁滚进胃里之后,舌尖上就只剩下一颗蜜糖,他转头看着明长宴。

明长宴嬉皮笑脸,伸手在他的额头上一弹,怀瑜眼睛轻轻一眨,睫毛跟着颤动,模样甚是惹人怜惜。

“甜不甜,还气不气了?我都把最后一颗糖让给你吃了,快别和我闹脾气了,闹得我脑袋疼。”

柳况咳嗽一声,明长宴问道:“你伤风寒了?”

柳况吸了口气,缓缓呼出:“没有。明公子,有时候你真是不解人意。”

明长宴倒在床上,翘起腿,心里十分得意:我带过那么多小孩儿,还带了那么多年,这世上就没有我哄不好的小孩。看他那副耍脾气的娇气包样,最后还不是被本少侠收拾得乖乖的。

他下意识往胸口一摸:空的。

这才记起,自己没穿女装。

柳况吃了杯茶:“我见你刚才同云青打闹,生龙活虎,想必伤势也好了大半。”

明长宴:“我已经好全了。”

柳况点头:“你这么说我就更放心。明公子,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。”

明长宴坐起身:“什么人?”

柳况放下茶杯:“这个人你一定认识。既然你好了,事不宜迟,我们现在出发。”

怀瑜道:“这么急?”

柳况道:“此人应该在我与明公子相遇的时候,就要带给他看。我不曾想到明公子中途失忆,打击过大,这才耽误了好些天。”

明长宴道:“那行,我现在跟你过去。”

柳况点头,怀瑜突然拦住他:“我也去。”

他从床上抓了一件衣服,披在明长宴身上,“走。”

白鹭书院下山,又穿过一条小河,往北走,出了山门便是一条官道。顺着官道走两箭之地,渐渐地,两旁多了不少小贩。这些人或赤着脚,或背着木头架子,背上的木架,横七竖八,东倒西歪的插着,上头丁零当啷挂了些香囊、扇子、布袋等物件。

到了集市时,又遇到一个站在竹亭处卖报的书客,明长宴拿了一份江湖日报,又挑了几支笔塞进兜里,怀瑜付了钱,二人随着柳况继续往前。

明长宴手上转着笔,嘴上也不停歇:“小怀瑜,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你才这么高。”

他十分夸张的在自己的腰间一比,怀瑜道:“你找死吗。”

明长宴连忙讨饶:“好嘛好嘛,有这么高。”

这回,比了一个同自己现在身高一样的高度——明长宴现在只到他的肩膀。

怀瑜冷冷地瞪着他,明长宴讪讪收回手,“你好凶啊。”

第三次,明长宴老老实实,垫着脚比了一下:“这么高,这么高行了吧!要不要我跳起来比一下。”

怀瑜心中满意了,便愿意理他:“你说这个干什么。”

“说你有钱啊,一出手就是颗金珠子。怎么现在知道带些碎银子在身边了。”

明长宴一边走一边说,突然,脚步一顿。

怀瑜一转头,此人已经跳到了路边的摊位前。

柳况笑道:“他重伤近两年动弹不得,好了又一直被困在皇宫,这会儿出来难免兴奋。”

怀瑜冷冷瞥他一眼:“和你有关吗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