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89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他抱着小白鹿的脖子,变戏法似地拿出两个豆饼。

“偷偷找我来要吃的吧?哈哈,你哥不给你吃,我给你留着。怎么样,我对你好吗?以后还踢不踢我?”

小鹿乖顺地顶了他一下,吃起他手中的豆饼。

明长宴住在白鹭书院的这段时间,拢共做了两件大事。

第一件:撺掇了一帮学生上后山挖了个大坑,把怀瑜的这头小白鹿从山里给抓出来。

第二件:同这头小畜生握手言和,搞好了关系。

明长宴叹了口气,拍了拍鹿头:“我若是像你一样,成日里只管吃,吃了管睡,睡醒了什么都不用想就好了。”

他一边撸着小鹿的尾巴一边发呆神游,手下没个轻重,没伺候好,把小鹿尾巴一揪,小鹿当即发起脾气来,嫌弃地抖了一下身子,要把他的手抖下去。

明长宴回过神来,拍了一下小鹿的屁股:“你这个小蠢驴竟然敢嫌弃我!”他嘟囔了一句:“我可是天下第一。”

想了想,又觉得不对,兀自哀叹的加了一句:“虽然是过去时。”

明长宴摸着鹿屁股道:“你也没几天能嫌弃我了,等我身子一好,你想再见我,那可就难了。啧,可怜本少侠风姿绰约,天下无双,如今沦落到与你这头小驴对愁眠,呜呼悲哉。”

兀自叹了口气,他道:“我还有玉楼、玉伶、玉米,他们那一群小崽子肯定都在等着我,而且一定想死我了,也不知他们处境如何。这么一想,倒是鹿兄你比较惨,你就只有你那个娇小姐脾气的小主人。你我一人一鹿,当真同是天涯沦落人啊。”

他又愉悦地撸了两把鹿屁股,似乎对这里的皮毛格外钟情。正准备再揪上一把时,小白鹿耳朵一动,鸣叫三声,撒开蹄子往东面跑。

明长宴站起身,转头一看,笑道:“我还以为,你被我气跑了。”

站在他身后的事怀瑜,他冷酷地哼了一声:“是啊,我是娇小姐。”

明长宴哈哈一笑,双手合十,委实谦卑:“怀瑜,不,亲哥,我错了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一念君子认错及时,但死不悔改,正想岔开话题,怀瑜却道:“我要离开一段时日,明天开始你自己注意时间吃药。”

明长宴道:“你要去哪?”

“广陵。”怀瑜顿了一下,又道:“你别想去。”

明长宴道:“我还什么都没说呢!”

怀瑜道:“你的身体还未好全,车马奔波,到了广陵不用下车,直接买一口棺材下葬。”

明长宴道:“我觉得我的身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。怀瑜,你好厉害呀!”

怀瑜毫不理会他的吹捧,推着他的腰,把他推进屋子里:“回屋去,不行就是不行。”

明长宴道:“好好好你别推我,我自己走。”

二人刚进屋,外头便传来柳况的声音。

明长宴坐在窗边,说道:“我成日坐在这里,虽然什么都干不了,但是却听了不少的消息。”

他养伤的小别间,正对着柳况的会客室后门。明长宴耳力极好,加之柳况对他又毫无防范之心,他只消坐上半天,便能把整个谈话内容给听了去。

不过,几天下来,明长宴也没听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。倒是把宫中的奇葩事情听了不少,譬如:有位宫妃今日裙子上破了一个洞,穿了半天都没察觉;皇帝昨日又翻了谁谁的牌子,谁谁看不顺眼,偷偷的下了毒;某某皇子实在愚笨,课文背不出来,叫柳先生罚了去挑水。

鸡毛蒜皮的小事,听得他昏昏欲睡。

会客间那头道:“柳先生留步。”

柳况道:“那我就不送了。”

明长宴望去,有一位身穿官服的中年男人,正夹了一份公文急匆匆的往书院外走。

怀瑜道:“是礼部的成明礼。”

明长宴道:“是那个小成大人吗?我有印象,茯苓提起过,他是专门管各国进贡之物。我之前怀疑神仙草在他那处。不过,他一个礼部的到白鹭书院做什么?”

怀瑜解释:“成明礼是来拿江湖日报的。”

明长宴道:“江湖日报?”

怀瑜:“皇帝看的报纸,要提前一天拿。”

明长宴推开窗,喊道:“柳三清,还有没有多的报纸,给我一份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