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90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柳况问道:“你要报纸做什么?”

明长宴:“别这么小气嘛,难道我还能拿张报纸拆了你的书院不成。”

话音一落,对门飞过来一卷报纸。明长宴伸手攫住,摊开一看,很快就在一角找到了广陵瘟疫一事。明长宴一目十行读下来,眉头紧蹙。

怀瑜偏过头一看,江湖日报这次的主笔依旧是秦越君。此人从茶余闲话板块混到了国事板块,不过秦越君的行文风格十分明显,带有强烈的个人主观情绪,实在不合适撰写国事。本该客观公正转述瘟疫一事,经由他的手,成了一篇引人落泪的悲歌。

明长宴道:“秦越君此人,行文是十年如一日的裤裆里拉胡琴,瞎扯淡。”

怀瑜道:“他写了什么?”

明长宴:“什么都没写。洋洋洒洒长篇大论的废话,拢共合起来就三个字:好惨啊!你说他写什么了?”

他倒了一碗茶,说道:“耳听为虚眼见为实,与其坐在这里道听途说,不如自己走一趟广陵。怀瑜,这几日多谢你照顾,只是我非去不可。我知皇帝让你去广陵救助瘟疫一事,因此我也不用你费心照顾,你知道给我留一个车马座位,给我点儿干粮吃。”

怀瑜:“你现在不能去。”

明长宴:“我做的事情,向来都是众人不做的。你要是拦我,我一定打不过你,不过你总没办法一整天每时每刻都盯着我,要是你顾念你我二人之间还有的一点情分,你就应该让我去广陵。”

怀瑜抿着唇。明长宴吃了秤砣铁了心,不到黄河不死心,两人在屋内僵持片刻,怀瑜道:“你不准去。”

明长宴莞尔一笑:“那就看看你能不能拦住我。”

怀瑜脸色不好,出了门,把大门一锁,将他关了起来。明长宴却不以为然,倒是柳况来敲门,站在门口道:“刚才看见云青从你这儿出去,发了好大的火,你把他怎么了?”

明长宴道:“他闹小孩子脾气了,把我关在这里,不让我走。”

柳况笑道:“我倒是从来没听说过小国相对谁耍小孩子脾气,莫不是你这人格外折腾?”

明长宴道:“我如何知道?你不如问问他,怎么惯对我骄纵起来?难不成你又怪是我宠坏的?”

柳况:“明公子好记性,多年前柳某无心提的一句话,你竟然记恨至今。”

柳况所言,是他与明长宴初见的时候。当年,明少侠一战成名,刚接手天清派,玉宝才到垂髫的年纪,不会走路,便赖在他身上。明少侠那时单挑恶贼,左手抱娃,右手出招,两三招解决之后,还得分神哄一哄小孩儿。因十分稀奇,柳况曾笑他过分纵容幼儿,孩子将来必定骄纵蛮横,叫人头疼。

明长宴停顿一会儿,道:“他看起来特别生气?”

柳况:“把你在门口养的一群鸡崽子给一锅端了。”

此鸡,是明少侠闲来无事,从白鹭书院的山脚下农妇家里要来的,养在小别间的院子里。在他的精心照看下,孵出来有好些日子了。

明长宴听罢,哀呼一声:“我的崽!”

他夺门而出。

果不其然,鸡笼子倒得七零八落,俨然是人为造成。一群鸡崽子挤在一块儿,瑟瑟发抖,叫声凄厉无比。

明长宴十分愧疚,便多撒了些饲料,与鸡相顾无言。

半晌,他倒在草坪上,好不凄苦。

第32章河伯娶亲(二)

隔了三天,怀瑜来了。

明长宴正在院子里玩针。上回,他从春姑姑脖子里拔下来的仿制落月针还有数十枚,最近他感到自己体内真气渐渐流转,虽然微不可查,但也足够他欣慰。刚有点儿起色,明长宴便迫不及待的摆弄起来。

只不过,大动作不敢有,闲暇之余,用针刺绣还是很有余力的。

当年天清穷困潦倒之际,别说是刺绣,连糊火柴盒的活计都干过。不过诸多生财之道中,还是刺绣来钱最快。因明少侠用针最好,技艺精湛,花样繁多,鬼门十三针招招精妙无比,用来刺绣,虽说是大题小做,但是成品却好的令人咋舌。

临安府的夫人小姐,但凡有些大户人家,谁没买过明少侠的刺绣。不过众人只知道这刺绣是天清里的人在卖,谁在绣,那就不得而知。

时隔多年,明长宴又捡起了老行当,从刺绣开始,慢慢的找回用针的手感。许久不用,有些生疏,控线时后劲不足,几次穿针都堪堪落下。

叮铃一声,银针落地。

怀瑜正好停住脚步,他拾起针,盯着明长宴看了许久,却不肯说话。

明长宴心中暗自叹了口气,哈哈一笑,先开口道:“不生我气啦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