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97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明长宴哈哈笑道:“看来,河伯对这次的新娘子不是很满意啊!”

祝巫上了岸,见了明长宴,便说道:“你是来捣乱的?”

明长宴从人群中走出来,扫一眼众人,说道:“我捣乱?河伯娶亲,无稽之谈,被人下了毒,却颠倒是非黑白,强行说成瘟疫,平白无故叫人丢了性命,你再说一遍是我捣乱?”

赵小岚道:“烟姐姐,什么下毒?”

明长宴道:“我问你,沿途走来,除了广陵,可有其他地方出现瘟疫?”

赵小岚道:“没有。”

明长宴道:“既然是瘟疫,为何光是广陵受灾,周边却毫发无伤。”

祝巫道:“那是因为河伯发怒,只降怒广陵,他老人家大人有大量,不降罪于别处!”

明长宴道:“笑话。偏你们送新娘,你们最惨,这个河伯不是个蠢货就是个糊涂脑袋。广陵之灾,根本不是什么瘟疫,而是被人下了毒。”

祝巫脸色惨白,骂道:“满口胡言乱语!你又怎知是下毒!”

明长宴暗道:此毒阴狠,我早就在两年前尝过这个滋味儿,现下又如何不知?

此时,围观的武林众人里,一名蓝衣少年说道:“我觉得他说的有几分道理。如果真的是河伯发怒,为何娶了这么多妻子之后,瘟疫一事还不平息?”

祝巫道:“河伯没有娶够!”

明长宴笑道:“娶了你恐怕就够了!”

祝巫神色一变,突然爆发出一股怪力,抓起新娘,将其往船上一扔。众人尚未反应,一名长老大喝一声,汇聚真气,一掌送出,猛地拍上船尾。登时,船如离弦的剑,嗖的一下,飞出数米远。

明长宴连忙翻身越过围栏,怀瑜瞳孔一缩,明长宴却双脚在木栏上一借力,已经稳稳当当落在了船上。他一站稳,便伸手去解新娘身上的绳子,船上已经积了一指后的水,他扔了船上的两块石头,却依然抵不住小船的沉默。

方才,出手的那名老头,用力非常。船行数百米,明长宴道:“好快!”

新娘吐出口中白布,慌张道:“救我!!救命!”

明长宴道:“慌不能慌,我正在想法子。”

新娘用力吞咽口水,颤抖问道:“公子说好快,可是说好快能得救?”

明长宴蹙眉,检查水流,回道:“我是说,船沉得好快。”

果不其然,二人仅仅说了几句话,船上的水就已经没过脚踝。新娘惨叫一声,晕了过去。

明长宴回头一看,暗道:不好,早知便不吓她了,胆子这样小!

此时,船中间那个小洞,已然破罐子破摔,干脆直接裂开,叫河水全数倒灌进来。裂缝一下子拉开,明长宴一个踉跄,连人带船,掉进河里。

他知道自己要掉下去,因此事先吸足了一口气,被裹在水里,倒也没那么无措。

河水浑浊,且隐隐有一股力量,将明长宴往中间卷去。他奋力挣扎两下,强行睁眼,寻找新娘的身影。

新娘没找到,一抹成年男子的身影,仿佛一条大鱼,从河底蹿了上来。明长宴心里一惊,慌不择路,往后一游,躲进了一片水草之中。

黑影在水中行动自如,俨然是水性极好,并且深谙这一块水域的地势。他有条不紊的游了一会儿,便在水中找到了新娘。明长宴屏气凝神,只见那黑影抱着新娘直直往河底游去。他连忙拨开水草,准备跟上。结果,身体一动,脚却动不了。

明长宴大惊,回头望去,他的脚被一团水草缠的死紧。

他立刻蹲下身动手开解,哪知道越缠越紧,肺里的一口气眼看就要用完,他心道:悲哉,难不成今日我要命丧这里!

念头刚冒出来,明长宴身体一轻,被人紧紧抱起。随即,一道白光闪过,脚上的水草缓缓滑落。

明长宴心中一动,便知来人是谁。他握住他的手,指了指黑影离去的地方。

怀瑜点头,伸手搂住他的腰。明长宴在水中一惊,若不是此刻肺里没气,他恐怕立刻就要一蹦三尺。

怀瑜见他反应如此之大,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,看眼神分明是:你还有力气吗?

明长宴摸了摸鼻子,说良心话:还真没有。

二人在水中交流困难,且十分不便,怀瑜抱着他,尚有余力,往河底游去。

果不其然,河底正有两块大石,中间有一道足够两人并肩而行的石缝,明长宴穿过石缝,里面由窄便宽,豁然开朗。

到了尽头,头顶似有弱光粼粼,怀瑜带他往上游行数米,突然间破水而出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