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99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话音一落,刀尖迅速一转,刀柄朝前,明长宴在他肩上狠狠一击,那人当即全身震麻,倒地不起。

明长宴用脚踢了踢,火折子一照,勉强能看清是个中年男人,满脸络腮胡,头上绑着一条黑色麻绳,耳廓打了三个银环。

他诧异道:“你是海口帮的人?”

怀瑜眉头微微蹙起。

明长宴道:“海口帮的朋友,怎么会在这里?”

来人道:“你是谁?”

明长宴笑道:“我是谁并不重要。我问你,那名少女被你弄到哪儿去了?”

此人浑身裹着一股河水的腥臭,衣物上又缠了一些水草,俨然是刚从河中起来。明长宴方才看到的男人身影,与他身形相似,因此,抱走新娘的人,八九不离十就是眼前之人。

海口帮的那人道:“无可奉告!”

明长宴掐住他的脖子,逼得他有气出,无气进,满脸涨红,目眦欲裂。

他笑道:“我敬海口帮的严帮主是一条好汉,行事光明磊落,因此给你三分薄面。望这位朋友别不识好歹,消磨我的耐心。她人呢?”

冷不丁,此人突然牙关一合。怀瑜见势不妙,猛地将明长宴拽入怀中。果不其然,下一刻,那人嘴里便喷溅出黑色的毒液。甫一接触墙壁,石头便被腐蚀殆尽。明长宴心惊道:“好凶的毒。”

再一看,地上趴着的人已经满嘴腐烂,气绝身亡。

“他竟然自尽。”

怀瑜道:“自尽就说明背后有人。而且这人还是万万不可说出来的。”

明长宴摸着下巴:“什么人万万不可说出来。耳穿三环,确实是海口帮的门生,他背后的人除了严帮主,还能有谁?”

怀瑜道:“如果是海口帮的帮主,想来他也不必自尽。”

明长宴:“你是说另有其人!”

怀瑜道:“往前走,前面有声音。他才刚抱走新娘,短时间内不可能将她转移。况且,这人早就发现我们跟在他身后,才会埋伏在此处等着偷袭我们。”

明长宴哈哈一笑:“那他可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。本少侠可是天下第一,这不是找死么!”

怀瑜看了他一眼,明长宴咳嗽一声,连忙说:“好好好,以前的天下第一。现在你是、你是!你是天下第一的大哥!”

怀瑜哼了一声,评价道:“油嘴滑舌。”

过了走廊,尽头竟然是一个天然的溶洞。明长宴一跨进去,便被眼前这一幕触目惊心的场景给惊到了。溶洞上头,挂了无数个铁笼子,每一个笼子里都装着一名少女。

昏死的,哭泣的,麻木的,尖叫的,在看到明长宴进来之后,通通发着抖,往笼子的后面钻去。

怀瑜道:“河伯娶得新娘,估计都在这里了。”

明长宴道:“不完全是。你看这个,还有这个,有一部分的笼子是空的。”

他顿了顿,“事不宜迟,先救人。”

铁笼子被悬挂在半空,明长宴在溶洞中转了一圈,找到了机关。放下笼子之后,又摸出一根针开始撬锁。怀瑜见道便说:“你不是没有针了吗?”

明长宴撬开,将针塞入袖口:“是啊,这根针是从死掉那人身上拔出来的。你这种用金豆子当武器的人,永远无法体会我的心情。”

怀瑜冷酷道:“你倒是说说,什么心情?”

明长宴笑道:“脾气真坏。”

铁门一开,姑娘魂飞魄散的爬出来。明长宴扶着她的肩膀,安抚道:“别怕,别怕。”

怀瑜双手抱臂,冷眼观看。

明长宴道:“你们在这里被关多久了。”

一时,七嘴八舌,两天有,四天有,五天也有。

明长宴沉吟片刻:“都不超过七天。”

一人道:“七天一到,就会有人从外面进来,把门打开,将我们带走。”

明长宴:“带去哪里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