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00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那人摇头,泪珠涟涟:“我不知道,但是、但是被带走的人,从来没有回来过!”

明长宴道:“奇怪,那我替你们打开铁笼,你们不怕,我是来带你们走的人吗?”

此时,众人的脸色陡然惨白,好似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。

胆子稍大一些的那姑娘又说:“不会的。那个人……来带我们走的那个人……是、是纸人!”

明长宴一愣:“纸人?”

“是纸人!一开始,灯光太暗,我们以为是眼花。但是有一次,它来的时候,带走的那个女人,挣扎的特别厉害,打翻了墙边的烛台。火落到它的身上,把它烧起来了,就像纸一样,一下子全都没了!”

明长宴问道:“具体长什么样,还记得吗?”

那人回忆片刻,说道:“是个红色的纸人,下半身用红色的墨水糊了一条裙子,手藏在袖子里,头发是黑色的纸片,五官是画上去的。它走起来十分僵硬,就像……”

明长宴温声道:“就像牵线木偶似的被控制了,是不是?”

他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现在你告诉我,它是带你们从哪里走的。”

众女得救,欣喜若狂,连忙指了一条密道。

明长宴在密道中走了一柱香的时间,最后找到了一条楼梯,爬上去,推开最顶上的木板,眼睛遭到强光刺激,他闭了眼睛,片刻后,往外一跃。明长宴刚一落地,便观察四周。这密道的尽头,竟然是一名女子的闺房。

暗香浮动,红纱罗缎,布置大胆露骨,情意绵绵,断然不像一个良家女子的闺房。怀瑜随后走出,似乎闻不惯房内靡靡之香,眉头轻轻皱起。

明长宴道:“你觉得这处像什么地方?”

怀瑜推开窗,使外头的空气能飘进来些。窗一开,女子娇媚无骨之软音传来,多是些淫词浪语,不忍细听。

怀瑜道:“青楼。”

刚说完,房间的大门被人推开。招呼客人的老鸨见房间里多了十几名不请自来的客人,声音戛然而止,随即,一声尖叫冲破云霄。

朱川康听闻消息,连忙来青楼中将明长宴与怀瑜解救出来的女子送回各自家中。

赵小岚赶来,一路分花拂柳,找到明长宴。

他对青楼十分熟悉,俨然是逛惯了这里,来时,楼内姑娘娇滴滴的同他打招呼,赵小岚脸皮一红。明长宴打趣道:“小岚,常客啊!”

赵小岚道:“偶尔,偶尔!”

他连忙岔开话题:“烟姐姐,你和怀瑜哥哥怎么到这里来了!上午你们跳下河,我还以为……”

“以为我们死了?”

赵小岚摇头:“那倒不至于,有怀瑜哥哥在,怎么可能出事。我只是觉得奇怪,为何你们迟迟不上来。现在总算知道了。”

话说一半,朱川康上前:“我已经派人去查看河底的密室了,这次多亏了二位,才能解决破除河伯娶亲的鬼神一说。只是这瘟疫到底是怎么回事情,二位大人可有眉目?”

明长宴看向怀瑜,怀瑜道:“瘟疫之事,并不止广陵一起。”

“豫州,娄江,郁林都有发生过瘟疫,我曾奉皇帝之命查看,这几处地方的瘟疫虽然症状不同,但都是事发突然,并且极少感染外乡。”

朱川康此时,终于记起来问一句:“听大人所言,似乎早就调查过此事,敢问大人朝内官职。”

明长宴道:“官职?怀瑜,你是什么官职?”

赵小岚开口:“朱大人,他是本朝国相,云青仙人。”

朱川康愣了一下,想来没料到当朝国相竟如此年轻,回过神,人已经跪在地上,行了大礼。

“我有眼不识泰山,竟未想到小国相屈尊降贵亲自来了广陵。”

明长宴暗道:怀瑜的地位竟然如此之高,朱川康好歹也是朝中要臣,官居高位,对他却行如此大礼,果然,这一身娇惯脾气不是凭空来的。

他道:“你别跪了,起来说话。”

朱川康没动。

明长宴心想:奇了怪了,叫他起来还不起来,宁可这么跪着么?

片刻,怀瑜道:“他让你起来就起来。”

朱川康这才站起身,一起身,开口:“小国相务必救下广陵无辜百姓!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