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02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说话间,二人已经到了小谷口。

深深的沟壑中,横七竖八的棺材摆的到处都是。前段时间下雨,有些草草合拢,没有钉钉子的棺材盖,已经滑落了大半在边上。

明长宴拿着火折子,作势就要往下跳。结果,还没跳,就被怀瑜扯住了领子。

“你就这么跳下去,万一下面有东西怎么办?荒郊野岭,就算没有鬼,遇到猛兽,你毫无防备,能有几分逃脱的把握。”

明长宴道:“你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棺材边上尸气重,寻常的动物不敢多留。”

怀瑜用力更甚,抓着领子:“不行。”

明长宴道:“好吧,你不让我下去,我在上面看看。”

他道:“不过,我视力不好。小怀瑜,你帮我看一眼。”

怀瑜道:“看什么。”

明长宴:“自然是看看棺材里面,有没有尸体了!”

怀瑜接过火折子,往底下一朝,火光微弱,实在看不清什么。不过,下一刻,怀瑜便从袖子里摸出了一颗夜明珠,解开外面的黑布罩子,霎时间光芒大亮。没等明长宴开口,怀瑜手一抬,这颗珠子便滚到了沟渠里面。

“怀瑜!!!”

怀瑜出手极快,抓住了明长宴要跳下去的身体。

他道:“你不是看不见吗,现在有没有亮很多?”

明长宴转头,悲痛欲绝,险些把‘败家爷们’四个字写在脸上了。

怀瑜眉头蹙起:“棺材是空的。”

此话一出,冲散了明长宴的肉痛感,接着夜明珠的光亮,二人看的分明:被水冲开的棺材中,空无一人。

明长宴道:“果然如此!”

怀瑜嗯了一声,又说:“你什么时候猜到的?”

明长宴拍手:“如果瘟疫不是天灾,是人祸。那么这个人到底为何要下毒,又为何要把下毒制造成瘟疫的假象。我想来想去,都只有一个原因,他需要死人,或者说需要人。只有瘟疫,死人才多,就算消失了,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。只不过,他要人做什么?”

怀瑜看着他,明长宴思索半天,恍然大悟:“难道是三缺一?”

“明长宴,你有意思吗!”

明长宴哈哈笑道:“没意思没意思,我看气氛太紧张,开个玩笑嘛。”

他道:“现在事情就好办了,既然不是瘟疫,是下毒,那就一定有解决的办法。小怀瑜,接下来还要麻烦你了。”

临走时,明长宴心中还是肉疼,还想爬进去把夜明珠捡起来,当然,没有成功,被怀瑜拽着领子拖回了驿站。

六日之后,其中一名自愿被怀瑜救治的瘟疫患者,身体已无大碍。他下床之后,涕泪纵横,连着给怀瑜磕了十几个响头。明长宴怕他刚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,如今磕下去,只怕又死回去,连忙叫人把他带了出去。

人走后,明长宴坐下道:“如何,这几日得出什么结论没有?”

怀瑜倒了一碗茶,开口道:“没有。这种毒闻所未闻,中原尚未见过。”

明长宴:“两年前,龟峰派就是死于这种毒。什么毒,可以让人浑身硬化?”

怀瑜道:“从未听说。”

明长宴若有所思,站在窗口凝神静想片刻,突然身形一动,他从窗口翻了出去。

怀瑜一碗茶打翻在地,第二次看他从窗口翻出去,实在生气,便想开口就骂。结果,脑子里搜索半天,找不出骂人的词。毕竟他长这么大,从未有人教过他如何骂人,更重要的是,从未有人能让他生气到想要骂人。于是嘴唇抿了又抿,实在骂不出来,只凶巴巴地喊了一句:“明长宴!”

明长宴此人,无论是跳窗,跳楼,跳墙,或者是跳江,拢共就那么一个姿势。不管自己伤的多重,跳下去有无生还机会,都不管,总之,先跳了再说。

一落地,明长宴拔剑而起:剑,是前日从兵器库买的一把好剑。

他剑所指之人,是一名白衣少年,此人见他来者不善,当即挥剑迎上,二人一句不说,纠缠在了一块儿。

明长宴所用剑法,正是天清六剑。对方用剑套路,竟和他一模一样,那人用力,一剑挥开明长宴,喊道:“你是什么人!为何会我天清剑法!”

“教你剑法的人,怎么会不用天清剑法。”

明长宴道:“明月,拿稳你的剑,我接下来的一剑,会要你的命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