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03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明月脸色惨白,先是震惊,然后是大喜,却在听到明长宴这句话之后,成了悲绝。他的脸上神色轮番几遍,最后显出一片空白:“大师兄、大师兄……你没死,活着、我……”

神情变幻之时,一把剑,穿透了他的肩膀,明月猝然一顿,吐了一口血出来。

明长宴拔出剑,明月没了支撑点,猛地往地上一跪。

“拿稳你的剑!”

明月捂住肩膀,口吐红血,茫然道:“大师兄,你为什么打我?”

明长宴掐住他的脖子,将他往上一提,脸上表情,似悲似恨,“你杀了伊月。”

明月双目一瞪,猛地挣扎起来:“什么、什么东西?我没有……我没有!大师兄,我听不懂你说什么!我的肩膀好痛,大师兄,我好痛!”

明长宴呼吸猛地一顿,手下力气松了几分,明月狂咳一阵,擦了一把脸上的眼泪,“大师兄,我没有,你、你还活着,你怎么不回家,怎么不回天清……”

明长宴:“住嘴。”他按着太阳穴,问道:“不是你把伊月带给万千秋的,还有谁?”

明月摇晃着站起身,“大师兄,我没有。”半晌,他又突兀地说了一句:“师兄,我肚子好饿啊。”

他神情茫然,好似真的不知为何明长宴会突然揍他,也不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坏事。

明长宴拳头捏紧了又松开,咬牙道:“先吃饭。吃完了,我有话问你。倘若你敢说一句骗我的,就算是你我也不会客气。”

明月捂着肩膀,那处滴滴答答的流血。明长宴走一步,他就跟一步。剑握不住,便抱在胸前,可怜兮兮,叫明长宴奈他不何。

他拿了明月的剑,又抓着明月到街上的药铺,胡乱买了一些止血的药,往他肩膀上一抹。明月不敢说话,只一直低头。

出药铺时,正好撞上了怀瑜。

怀瑜神色不善,明长宴摆手:“找个酒楼,我有话问他。”

一饭结束,明长宴敲打桌子的食指,终于停了下来。

明月放下筷子,明长宴道:“肩膀还痛吗?”

明月摇头:“大师兄,我没有杀伊月。”

明长宴:“理由,解释。”

明月道:“我没有做过就是没有做过,你为什么会怀疑我。大师兄,我的命是你救回来的,如果你觉得是我做的,你现在拿走它,我没有半分疑问。”

明长宴问道:“玉佩。你给我的那块玉佩,去哪里了?”

明月:“我不知道,你跳下烟波江之后,我就再也没见过那块玉佩。”

明长宴问不出所以然,头痛欲裂。小铃铛固然不会骗他,但明月句句所言也不似有假。索性,他换了一个问题:“就只有你一个人吗?其他人呢?玉楼呢?”

明月表情一愣。

明长宴放下茶杯,说道:“他没来?”

明月顿了下,缓缓道:“没来。这次,只有我一个人来了。”

明长宴没有多疑,喝了一口茶,继续问道:“你怎么会来广陵?”

明月道:“江湖上许多门派都安排了门生来广陵,天清自然也不能无动于衷。”

明长宴听了,心里便有数。别的门派送过来调查的门生,多半是外门弟子。而天清两年前元气大伤,加之明长宴身死烟波江,外门弟子应当都收拾了包袱奔向更好的前程。因此,这次的瘟疫,才会叫明月这样的内门弟子来赈灾。

明长宴又问了几句,扣下明月,将他安排到驿站中。

怀瑜问道:“你想怎么办?”

明长宴:“找两个武功好的看住他。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,他不能走。”

怀瑜扶了他一把:“你该吃药了。”

明长宴叹了一口气:“你看我这样,还有心思吃药吗。”

怀瑜不紧不慢的说:“你要是不吃,我就灌你吃药。你如果认为打得过我,大可一试。”

明长宴愤然道:“没大没小。”

怀瑜冷冷的哼了一声,明长宴知道他要说什么,连忙道:“好,是我的错,我又忘了,你是我哥,亲哥,哥哥,可以吧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