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06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忽然,他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明长宴紧紧抿着唇,眼眶染上几分血色,死死盯着那人。他重新掐上那人的脖子,手下的力气用的越重,外门弟子脸色就憋得越红,眼看一口气就要断绝。

怀瑜抓住他的手臂,“明长宴!”

外门弟子被他盯得浑身一抖,自己还没来得及连滚带爬地跑,便被明长宴推开。

怀瑜的手蓦然被他甩开,明长宴自己跑了几步,气血攻心,双腿一软,浑身的力气骤然一卸,怀瑜连忙扶住他的肩膀,才使他没有跪在地上。

外门弟子吓得瑟瑟发抖,道:“怪、怪模怪样。”

其余三人也不想与明长宴纠缠,趁明长宴无法动弹,连忙催促:“快快快,走走走!!”

人消失得没影之后,明长宴心口极痛,仓促的喘了几口气,眉头死死拧在一起。

怀瑜不知如何说话,只能半抱着他,等他自己清醒。

明长宴哑声:“你听见他说的话了没。”

怀瑜想了想,点点头。

明长宴十指握成拳,又松开,得出一个结论:“假的。”

他突然恨声道:“回驿站找明月!小岚,你先回去。”

明长宴拍桌而起,刚走了不远,一人挡在他的面前。那人虎头虎脑,浓眉大眼,俨然是刚才四个天清弟子中的一个。

此人突然诡异的开口:“大师兄。”

明长宴奇怪地看着他。

这人认得他的样子?是谁?

“我知道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两年前,明长宴跌落烟波江,死讯立刻传遍整个武林。六大门派放出消息:肃清了明长宴,下一步就是整顿天清派。

这一天,下了一场大雨。

同暴雨一起来的,还有明长宴身死的消息。天清外门弟子说完,钟玉楼当即掀了桌子:“鬼扯!鬼扯!!都是鬼扯!!”

剑就在手上,他拂袖出门,被李闵君抓住:“你找死吗!六大门派已经驻扎在了冼月山门口,你去干什么!”

钟玉楼道:“我要去烟波江!大师兄哪有那么容易死!我不信,你放开我!”

李闵君吼道:“哭什么!他死了,你也跟着去死吗!还是你钟玉楼这么能耐,能一个人单挑六大门派了?!”

“我……”

李闵君松开手:“你带着玉宝他们,领华姑娘从密道离开。明月,你拿着苍生令到外面躲起来——明月,明月?明月!”

明月脸上毫无血色,嘴唇惨白,双手紧握,掐出了血尚不自知。

李闵君道:“你、你干什么?”

他六神无主,嘴唇嗫嚅了几次,小声的问道:“大师兄、大师兄怎么了……”

李闵君神情一顿,摆手:“什么都没有!别人说他死了,难道就真的死了吗?还是你们认为,外头的人比你们更了解明长宴?”

“他是谁,比狐狸还狡猾的人,九条命死不完的。说不定只是找了个法子躲过这一劫。有什么怕的!起来,现在要担心的是我们自己,不想你们大师兄回来给整个天清收尸,就都不准哭!特别是你,钟玉楼,你像什么样子!多大的人了还哭哭啼啼,玉宝比你年纪小都没哭!”

钟玉楼听了他的话,心里也有几分相信,吸了吸鼻子,擦干眼泪。明长宴在这群少年心里,向来是天神一样的存在,大家都是跟在他后面当小尾巴长大的,对他有一股盲目自信,认为无论出了什么事情,他都能妥善解决,因此李闵君几句话安抚下来,众人稍稍冷静些许,就连明月的情绪也稳定了几分。

钟玉楼狠狠的用袖子擦了几把脸:“我留在天清等大师兄。二师兄,六大门派就在冼月山底下,如果我们内门弟子全都撤走了,他们攻进来,谁挡?”

李闵君骂道:“谁挡都不是你去挡!”

明月道:“二师兄,我也要留下来。”

李闵君眼睛一蹬:“你妈的,全都跟我唱反调是不是,一个两个赶着去送死。明长宴不在,我的话就不作数了是吧!”

钟玉楼握剑:“我要在这里等大师兄回来。他回来如何一人力战六大门派,我武功好,我要帮他。”

李闵君恨道:“兔崽子,你那点儿鸡毛蒜皮的功夫……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