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08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明月拔剑:“打就打!谁怕你!”

说罢,二人竟然真的在这小小的一艘船上打了起来。

几招过后,小船不堪重负,彻底一翻,船上两人双双滚进水里。明月呛了几口水,大喊道:“我不会游……我不会!”

钟玉楼幸灾乐祸,拍打水面,哈哈大笑:“小阴阳脸,你知道我这叫什么吗,叫痛打落水狗!哈哈哈哈哈!”

湖中,明月咕嘟咕嘟两声,没了动静。

钟玉楼笑完,察觉出一丝不对,喊道:“喂!喂!我去,真不会水啊!太丢人了!”

他一个猛扎,潜入水里,将明月带到岸上。明月躺了会儿,突然咳嗽几声,吐了几口水出来,一睁眼,就恨恨的看着钟玉楼。

钟玉楼摸了摸鼻子:“干什么看我,还不是你自己武功不好。谁知道你水性也这么差。”

明月道:“钟玉楼!你太讨厌了!”

钟玉楼不以为然道:“彼此彼此,你也很讨厌,哦对了,不仅我讨厌你,大家都挺讨厌你。”

落了一次水,两人都没力气打架。互相对骂了几句,又气喘吁吁地休息了一回儿。

钟玉楼道:“喂,明天,你可别给我拖后腿。”

明月闭上眼睛:“原话奉还。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。你的表姐是万千秋的结发妻子,如今天清跟龟峰派彻底撕破了脸,你为何不听二师兄的安排,还敢留下。”

他喘了口气,站起来,背对着钟玉楼,像是要走。

走前,明月开口:“你好自为之。”

钟玉楼哼道:“我好得很!比你好!”

第二日,钟玉楼换上衣服,出门转了一圈,没看到明月。

他一直独来独往,钟玉楼也懒得管他,只当他怕得去了什么地方偷偷抹眼泪。

吃完早饭,钟玉楼这才坐在空旷的大厅中,思考对策。

昨日,他逞英雄,一口气答应了李闵君自己会好好保护天清派,但到了现在,他心里还没有一个具体的计划。

六大门派的精英都驻扎在冼月山门口,虽然没有攻上来,但气势却很可怕。稍有不慎,就是万劫不复。

等到中午,外门弟子来报了三遍,说要天清派给龟峰一个说法,给武林一个说法,给天下英雄一个说法。

说是这么说,实际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。江湖谁不清楚他们是因为没在明长宴那边找到苍生令,这才跑来天清派找个借口搜查。此等做法,无非就是想执掌这神兵利器。钟玉楼听罢,气得浑身发抖,险些没忍住去掀了这群伪君子的脑袋。

对方虽逼迫得紧,却也给了天清几天的时间。四五天后,钟玉楼思索着李闵君带着苍生令应该跑远了,此时,就算六大门派现在上了冼月山,也拿不到苍生令。因此,这一日,他的心情稍微松散了些,决定去外门弟子训练的山上转悠一圈。看看诸位师兄弟近日有无睡好吃好。

结果,刚到了校场,钟玉楼就察觉出一丝诡异的气息。

一双、两双、三双眼睛,总是似有似无的盯着他。那目光十分微妙,落在他身上,叫他浑身不自在。

钟玉楼一转头,想要找谁这么盯着他,结果刚一动,身上的目光便散开了。

他嘀咕一声奇怪,却并未多想,大摇大摆的往校场走。

这处,是他除了内门居室之外,最熟悉的地方。明长宴平日喜欢在这里指点钟玉楼剑法,也喜欢叫众弟子在看台围观,好以他为榜样,学个一两成去。

钟玉楼在校场转了一圈,抓住了一名师弟,问道:“岳义呢?”

岳义乃是外门弟子中的佼佼者,与钟玉楼切磋过几次,还算熟悉。

他随口一问,哪知这位小师弟竟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猛地将他的手一甩,跑远了去。

钟玉楼一愣,眉头蹙起:“搞什么鬼?”

此时,岳义从校场后面出来,不复以往的笑颜,于此同时,他的身后,几十名外门弟子脸色不善。

钟玉楼顿了顿,随即展颜笑道:“岳义!我正找你呢,你们都跑去哪儿了!”

岳义抿着唇,不回答。

钟玉楼疑惑道:“你干嘛一副我得罪你的模样,我怎么了?”

沉默半晌,岳义道:“钟玉楼,你怎么了?需要问我吗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