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10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岳义有些不忍,说道:“你动什么手!他就算是个叛徒,也轮不到我们来管教,你——”

只可惜,岳义微弱的呼声,很快被震天响的愤愤不平给淹没了。

钟玉楼缓过了这一阵剧痛,想道:同门师兄,手足相残,我若还手,岂非违背了二师兄的嘱托。

咬了咬牙,他又暗道:左不过是被打一顿,忍忍就过去了。六大门派虎视眈眈,此刻万不能起内讧,等他们愿意听我讲话的时候,我再讲话。

忍了片刻,他下定决心,又不甘心的想道:如果大师兄在就好了,平日我受人钦佩,如今没了他,竟连这样一件小事也做不好。无论如何,我绝不给他丢人。

钟玉楼素来娇气爱哭,此刻天清受难,他竟也不哭不闹,挺直了背,在一片招摇风雨之中为天清撑起一方小小的天地。

哪知,他实在是轻看了外门弟子对他的恶意,这一顿,竟然如此狠毒。

“打得好!钟玉楼,你敢还手吗!”

“他还敢还手?我们打他,是替大师兄出口恶气!”

“就是!我真恨啊,大师兄对他这么好,他也不知道报恩,反倒生出这么歹毒的心思!”

“让他磕头!让他给大师兄道歉!”

钟玉楼撑着身体,正想站起来反驳。哪知道,身体摇晃一下,冷不丁,又是一棍狠狠打在他的头上。猝不及防,钟玉楼只觉得眼前花白一片,脑袋嗡嗡直响,眼睛被一片粘稠的血液给糊住,视线变得十分模糊。

身体上的痛骗不了人,他嘶嘶倒吸冷气,回道:“我没有,我没做过,你们胡说八道!”

“还敢嘴犟!今天就打到你认错为止!你让不让开!”一人吼道:“叫他跪下!跪下!”

“对了,把他腰上的那块玉佩拽下来,他不配戴!”

钟玉楼浑身一震,便要去抢自己腰上的玉佩。

“不行、不行!这是大师兄给我的,他送我的!”

一脚狠狠地踩在他的肩膀上,玉佩被几双手同时夺走。

一人说道:“你们听听,‘大师兄给我的’,多得意啊,多炫耀啊!哼,给我摔烂,这人有什么资格得到大师兄的东西!”

他高高扬手,将玉佩往地上狠狠一掷,清脆的响声传来,玉佩应声而裂,碎得七零八落。

钟玉楼瞳孔一缩,咬牙道:“你们、你们发什么疯!”他终于意识到,这群外门弟子的愤恨并不是那么的简单,正想逃开时,又是一棍狠狠落下。钟玉楼背上如同撕裂,喘了口气,直直摔在地上。

施棍之人道:“喂,他好像不还手。”

“不还手……不还手就对了!他不是自称要保护我们吗,怎么会还手!再说、再说他有脸还手吗!”

“总之,他不走开,就打!都是他自找的!”

“说得好,我看他就是跟外面串通了阻止我们去山下,说不定一去山下,他就彻底暴露了,这个叛徒,心思倒是挺深沉,还在这里装可怜!”

先是一人动手,紧接着,其他人见钟玉楼丝毫不还手,便认定了他是心虚,心里有愧,这才不敢还手,因此一拥而上。

众人心中颤抖又诡异,只因钟玉楼平日里是外门弟子可望不可即的存在,无论天赋武学,才情样貌,此人都是天骄之子,出生就是顺风顺水,众星捧月,现下,他如同一条死狗一般,躺在校场上任由他们欺辱,何其痛快!何其出气!

原来他钟玉楼也是个小人!有什么了不起的!外门弟子持棍相向,只恨将钟玉楼从神坛上拉下来还不够,还要踩在泥潭里,踢翻在臭水沟,再狠狠的踹上几脚。

他硬生生的撑住,嘴里说道:“不能下山、不能出去!”

乱棍之下,钟玉楼血肉之躯,又仅仅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没能支撑多久,呼声便愈发微弱。起初还能为自己辩解几句“没有背叛”“不要内讧”“不能出去”,到后来,痛得难以忍受,神志不清,只喃喃自语:“好痛。”

头也疼,手也疼,背也疼,腰也疼。

棍棒无情,哪里都疼。

钟玉楼意识模糊,恍惚间,似乎看见明长宴缓缓走来。

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我没做好……”

“大师兄……救我……救我……”

血从校场中心蔓延开,一人打得正畅快,突然被拦住:“等等,他怎么不动了?”

又一人疑惑道:“难道是晕过去了?弄一桶水来浇醒他!”

“不对,不对!他没气了!钟、钟玉楼没气了!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