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12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明长宴低着头,看不清脸色,总之,光凭猜测而言,十分难堪。

天清那位据实相告的外门弟子吓得浑身一抖,连忙道:“我知道的就是这些,再多的就没有了。”

他说完,转身就跑得无影无踪。

怀瑜坐下,把上他的脉:“你现在不宜动气。”

明长宴始终沉默,怀瑜把脉的手换成握着他手腕的姿势,捏了两下。

“不是你的错。”

明长宴站起:“回驿站,我要找明月问清楚。”

他仅仅是听到他被活活打死,胸口便是一阵锥心之痛。明长宴看着钟玉楼长大,知道此人心思单纯,且最怕苦,最怕痛,一点小伤就要哭哭啼啼半天。棍棒之下,他又是如何忍受铺天盖地而来的钝痛。

明长宴每一步都走的十分费力,好似抽干了力气。

怀瑜追了两步,抓住明长宴的手臂。明长宴看了他一眼,怀瑜道:“你自己能走吗。”

明长宴声音低哑:“走得了的。”

他抿着唇,似乎想吐露几句安慰的话,可惜在脑子里想了半天,也没组织出一句好听的。

走了一会儿,明长宴突然道:“不对。”

怀瑜时时刻刻都关注着他的举动,生怕他一不小心就发疯,因此,立刻接话:“什么不对。”

“那个人不对!”

怀瑜看了他一眼。

明长宴道:“校场上的人既然都死光了,他为何知道的这么清楚?”

他连忙往驿站的方向跑:“去找明月,马上!”

二人不敢懈怠,马不停蹄地往驿站赶去。刚到楼下,三楼客房,便传来一阵翻箱倒柜的打斗声。明长宴作势要跳,怀瑜按住他的肩膀,未等片刻,楼上飞身下来一名少年,正是明月。

明月左肩多出了一个血窟窿,正源源不断的往外流血,想来是明长宴戳的那一剑留下的伤口,在打斗中被撕裂开了。

他倒退几步,转头就看见了明长宴。

两人对视一瞬,相顾无言,驿站三楼,突然传来熟悉至极的声音。

“大师兄!好久不见啊!”

一人翻窗而出,落在瓦楞上,笑嘻嘻,活泼可爱的把玩着手中的剑,又开口道:“怎么这么惊讶?哦,对不住,我忘记了,我已经死了。”

三楼的少年,正是‘钟玉楼’。

明长宴只愣了一刻,立刻反应过来,此人是假扮的。

他虽打扮成钟玉楼的样子,但神情和做派都有着天壤之别,一张钟玉楼的脸,行为古怪的模样着实让人毛骨悚然。明长宴冷着脸道:“你是谁?”

‘钟玉楼’嘻嘻嘻地笑道:“大师兄,你好冷漠。害死我的人就在你身边,你不杀了他替我报仇,怎么还问起我是谁了?明月,你说我是谁,我不就是你害死的同门师兄吗?”

明月听罢,微微愣住,紧接着大喘了几口气,骂道:“你住口……你住口!”

明长宴道:“刚才那个外门弟子也是你?”

‘钟玉楼’微微弯腰,莞尔一笑:“你猜猜。”

怀瑜下结论:“丑观音。”

丑观音笑道:“嘻嘻嘻嘻嘻,大师兄,我死的好惨啊,我好痛啊,你为什么不来救我,你还活着,我却死了,我好惨啊!”

明月强忍着痛,喊道:“你胡说八道!住口!你不准说!你不准……”

丑观音道:“哈哈哈哈哈哈!怎么,你大师兄在这里,你就让我住口了,我偏不。”

他笑语盈盈:“大师兄,你难道不想知道,你妹妹是怎么落到万千秋手里的吗?”

明月双目通红,恨极了他,拔剑而起,招招朝丑观音逼近。

丑观音一边与他过招,一边躲闪,嘴上不停歇道:“当然是你的好师弟,拿着你的玉佩去找她的!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