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13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明月猛地将手中的剑往前一推,吼道:“是你扣住了我爹娘,我若是不听你的话,你就要杀了他们!”

丑观音以袖遮面,飘飘然落在地上:“是呀,嘻嘻嘻,你父母的命是命,大师兄妹妹的命可就不是命咯!”

明月心里一抖,不敢再去看明长宴,他怒火中烧,发指眦裂,辩解道:“我没有要杀了她,是你!是你骗我!”

丑观音却突然停下。

“小明月啊小明月,你要不要猜一猜,我怎么就选中你来做这些事呢?这两年来,你每一件事都完成得很优秀,我是十分喜欢你的。”

听到这里,明月的双眼充血得更加厉害:“……住口!住口!住口!”

丑观音笑的更加猖狂,谁知,落在桌上时,怀瑜突然出手,那桌子吃不住他的内力,顿时四分五裂。

丑观音脸色一变,收敛了笑意,与怀瑜两两对望。

“久闻小国相大名,孤僻清高,不问武林,我竟不知,你也爱管起闲事来了。”

怀瑜不理会他,伸手取过隔壁摊位上的一大面琉璃镜,丑观音瞳孔一缩,作势要跑。果不其然,怀瑜手中微微用力,镜子便碎成了万千锋利的利刃,以真气包裹。他快,怀瑜动作更快。数以千计的碎片飞驰而过,任是丑观音千变万化,也插翅难逃。

果不其然,丑观音虽极力躲避,却也无法全身而退。不等怀瑜用下一招,他身上就已经鲜血淋漓,被琉璃碎片割得没有一块好肉。却说这丑观音,到也挺爱惜这张脸皮,宁可用身体硬生生抗住碎片,也不愿意自己的脸蛋被划伤半分。

明长宴道:“留他活口!”

怀瑜点头,丑观音却不给他近身的机会。

他纵横江湖多年,行事诡异乖张,全凭个人喜好,天下间难逢敌手,杀人不眨眼,少有吃亏。如今受制于怀瑜,招招不能发力,步步被逼退后,心中懊恼,面色更是难堪。

丑观音一脚踹翻摊位,拦住怀瑜片刻,纵身往后一跃。却不料,背后一阵刺痛,明长宴挽了一个剑花,直逼他面门。

此人被前后夹击,咬牙心中暗咒,一边打一边想脱身的办法。

千钧一发之际,一滴雨,落在了地上。

空中突然洋洋洒洒,随细雨前来,飘下如雪花一般的白纸。

形状为圆,中间则是四四方方一个窟窿,俨然是纸钱。

紧接着,凄惨尖锐的唢呐声从街尾响起,两排披红戴绿的纸人,敲锣打鼓,鬼气森森,面带微笑,缓慢而行。

明长宴开口:“红白撞煞,纸人抬棺,阴兵开路,阎王借道。”

怀瑜将他护在身后:“嫁衣阎罗?”

明长宴道:“当心,我还从没遇到过他。”

原本空无一人的大街,街头街尾,各冒出两排诡异非常的纸人。前面两排纸人穿红戴绿,丝穗飘飘,四人抬轿,俨然是婚嫁。后两排纸人或肩扛灵幡,高举亡命牌,白纸纷纷,则是送丧。

怀瑜突然捂着明长宴的耳朵:“勿听。音乐有古怪。”

果不其然,内力稍差的明月,在听到过于长时间的音乐之后,神色痛苦扭曲,好似受了什么极刑。

队伍越近,其中的声音就越复杂,有哀嚎、呼救、孩童啼哭,更有娇女嬉嬉笑笑,阴阴测测,扰乱其心神。

行至途中,队伍最前面两个手持亡命牌的纸人突然从身体里抽出一把长刀。怀瑜眉头一蹙,抬脚朝着心口一踢,那纸人却不散架,反而持刀就上。

明长宴将自己的剑塞进怀瑜手中:“我估计纸人被注入了内力,此刻坚硬无比。你硬打它反而无用,它不会死,我们未必。”

怀瑜抱着他的腰,往后轻轻一用力,退了四步。

明长宴微微眯眼,说道:“砍线!”

怀瑜目力极好,经明长宴已提醒,立刻顿悟,往纸人身后看去。果不其然,空气中,有丝丝细线,偶尔反射几缕银光,非常人所不能察觉。

明长宴掰开腰上的手:“你带着我少不得被我拖累,我不至于连几个纸片人都打不过。这喜阎罗在我面前用针,算他踢到了铁板!”

怀瑜看了他一眼。

明长宴索性强行甩开他,一人往明月的方向跑去。他此时满脑子都是疑惑,简直剪不断理还乱,要问的东西多如牛毛。

“死不了!”明长宴喊道。

与此同时,趁乱往明月所在方向奔驰的还有丑观音。二人在明月面前不期而遇,丑观音此时还扮作钟玉楼的模样,出神入化,以假乱真,令明长宴心神受扰。他哈哈笑道:“大师兄,你要保护明月吗?他是叛徒呀,我不是,你看看我是谁,我是玉楼呀,大师兄!”

明长宴烦不胜烦,袖口抖出三针,直接往丑观音面上刺去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