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14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丑观音侧身躲过,就在这一瞬间,明长宴出手将呆愣的明月往身旁一拉。

丑观音嘻嘻笑道:“明长宴,自身难保了还想着救人过河,我好佩服啊!”

明长宴懒得与他废话。虽然他只恢复了一二成功力,却也能在丑观音手上过下几招。只不过,二人交手之时,偏有纸人作乱。丑观音心中暗道:此番来广陵,先要杀了明月这个多嘴的小子,明长宴若是阻拦,我即便不能杀他,也要叫他吃点儿苦头!

想罢,他手上用力更甚,与明长宴纠缠不休。明长宴欲要看丑观音真容,右手倏出,抓住他的肩膀将他往前一拉。丑观音使了一招金蝉脱壳,外袍被明长宴抓在手上,身子却已经脱离掌控。他的腰上,赫然别着数十把刀片。

明月瞳孔一缩,大喊道:“大师兄!刀!小心他的刀!”

明长宴一惊,微微睁眼,已是躲闪不及,丑观音的刀片已然势如破竹,携带着一股劲风,朝着明长宴飞来。

蓦然,一股大力将明长宴拥住,原本应该没入明长宴腰腹的刀片,正中明月心口。

空气凝固了一瞬。

丑观音啧了一声:“小明月啊小明月,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识时务这一点。”

说罢,他双手运起一股真气,大力的将明月心口的刀片推入进去,看那架势,势要用同一把刀,贯穿明月之后,再杀了明长宴。

明月呕了一口血,那刀片穿过他心口,撺出来一截,他抿着嘴唇,忍着极痛,决然伸手将这段刀活生生掰断。明长宴尚未做出反应,便被他猛地推开。明月没了支撑点,踉跄一晃,喘了口气,跪在地上。

明长宴震惊不已,半晌没有回神。丑观音刀片齐飞,直直朝着明月扑去。明月此刻无法动弹,任他宰割。腹背重刀,血溅三尺!

他费力地抬头,目光悲凉,盯着明长宴,仿佛努力地想要说什么。最后,明月的眼中微光熄灭,身子一松,生气断绝,仍旧是一句都没说出来。

丑观音拍拍手,抬脚将明月踢翻在地,他怀里碎了的玉也散了一地。

“死到临头还想挣扎,多嘴多舌,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他往前走,踩着玉过,说道:“我可是帮你解决了这个小白眼狼,不过,若是要谢我,大可也不必。”

此时,怀瑜已经解决了所有纸人。丑观音没了纸人庇护,自然不敢多待。他目的已经达到,嘻嘻笑着就要逃走。明长宴声音沙哑的开口:“找死。”

他拾起地上被明月这段的半截刀片,徒手握着,手掌割的血肉模糊也不顾,只直逼丑观音身前。怀瑜三步并两步上前支援,丑观音一对二,决计不是对手,他阴测测一笑,突然转身躲进摊位背后。明长宴追去,谁知他一转身,竟然是扮成了一名少女,眉眼弯弯,黑发微卷,天真烂漫道:“哥哥,你要杀我么?”

不仅明长宴呼吸一顿,就连怀瑜也愣了一愣。

这名少女,容貌绝色,与明长宴有九分相似。

就在二人分神的一瞬间,少女突然往右边的巷子蹿去,登时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怀瑜率先反应过来,追了两步,拐过弯,却看见巷子中,祝瑢正缓步前来。

怀瑜冷冷地盯着他,祝瑢回以微笑,道:“刚才在那边听这里动静异常,我便过来看看。”

赵小岚气喘吁吁追上来:“祝兄,你走得这么快干什么!”

他见到怀瑜,连忙越过祝瑢,往外面走去。一走到外面,便看见一片狼藉。

怀瑜心系明长宴,因此只追了两步就往回走。明长宴此时缓过神,慢慢走到明月的尸体面前。

他刚伸手,就被怀瑜抓住:“别碰。丑观音此人狡诈无比,万一在刀片上淬了毒,你碰了只会徒增麻烦。”

明长宴道:“若是刀片有毒,我现在恐怕也倒下了。”

怀瑜这才发现,明长宴右手划伤严重。明长宴的脸上却没有多余的表情,沉默许久,只听他微微叹了口气。

“我原也恨他。”

又是一阵无声的静默,明长宴单膝蹲下,将明月身上的刀片一一拔出。他心中万千忧思,愁绪难解,问自己道:怎么会变成这样?

怀瑜道:“你要如何?”

明长宴淡淡道:“送回他父母那里,埋了。”

整理好明月的遗容,突然,白雾蒙蒙的长街,出现了一个雍容华贵,气质非凡的女人。

作者有话要说:看了一下评论,不要说那个被会被和谐的词啊!害怕!怎么想到这个的

再次说一下,因为这个世界观并不是修仙神魔,所以便当发出去,也是不会收回的,不会什么有复活的剧情。既然凉了那就是凉透了。

当然了,发出的便当多多少少都是会有一些正儿八经的理由和原因的,后文或许都能找到这些原因,不过接不接受,就看各人了。

也就是说大家是为了剧情设置而领的便当,嗯,每一个便当都是无可避免,不是在无理取闹,也不是天降横祸,不是为了虐随手发便当。

小副本差不多结束了,惯例接下来要开始发糖了,我比你们还着急想让他俩立刻谈恋爱!!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