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16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二人往回走了几步,明长宴见怀瑜心情不大好,一时间放在嫁衣阎罗身上的心思全数回到怀瑜身上,他心道:怎么他又不高兴了?

明长宴道:“大街上说话不方便,先回驿站。还有你,秀玲珑,收起你的做派。”

一刻钟之后,四人坐在了驿站。

赵小岚惦记着他的几碗粥,拉着祝瑢又回去尽心尽职的做善事。

甫一到房间,怀瑜便取了药箱出来,替明长宴把伤口重新处理过。

驿站内,明长宴先开口:“我要问你几件事情。”

此话,正是对着秀玲珑说的。

秀玲珑道:“知无不言。”

明长宴神色有些闪躲,食指不自然的在桌上敲了数下,才开口问道:“天清……天清的近况如何?”

秀玲珑道:“长宴公子想问的是,天清还死了谁吧?”

明长宴脸色一变。

秀玲珑正想多卖几个关子,耍弄他一番,谁知被怀瑜冷冷地看了一眼,她当即坐直了身体,回道:“你大可放心,除了你知道的,天清其余的人都好的很。只不过,你走之后,外门的弟子走了大半,现在整个门派不上不下,虽不及以前风光,却也能过得下日子。”

她:“再者,天清还有什么日子过不得,我记得你们当年为了吃喝,还出门卖过艺?”

明长宴心里一松,宽慰不少:“自然,你朱门酒肉臭,怎知我路有冻死骨。”

怀瑜开口:“方才那场阵仗,不是丑观音做的,背后另有其人。”

明长宴:“我知。小怀瑜,你可听过嫁衣阎罗?红白喜事相撞,乃是他的标致。阎王设宴,谁敢不从,五更要你死,三更不留人。”

怀瑜:“凭那丑观音的本事,不足以三心二意。”

明长宴道:“确实如此。不过,此番阎王只借道,不设宴,不取你我二人性命,反而见好就收,实在不像他传言中的行事风格。我猜他是为了掩护丑观音,我现在不知他二者是什么关系,但唯一能保证的,就是他们都跟河伯娶亲一事有关。”

秀玲珑道:“听你说来,河伯娶亲似乎还有内幕?”

明长宴:“这你就不必知道了。”

秀玲珑高深莫测地打量明长宴一眼:“刚才我听你身边那个美人少年管你喊烟姐姐,怎么,你男的做腻了,现下做起女人来?”

明长宴笑道:“你既在柳况身边放了眼线,又何必装模作样来问我。”

秀玲珑八卦道:“你真的去给皇帝做老婆了?哈哈哈哈哈!哎,这事儿简直滑天下之大稽,虽然怎么看都像是只有你做得出来的奇葩事,但是听你承认总是比我道听途书来的好笑!华姑娘给你出的馊主意吧?她这人我知道,表面上文文静静的,一肚子坏水儿,你俩不是奇葩不聚头,不愧为青梅竹马之谊!哈哈哈哈哈!”

明长宴踹了她的凳子一脚:“你笑什么呢!”

秀玲珑笑得前仰后翻,泪水涟涟的拍桌:“皇帝的老婆……皇帝的老婆!哈哈哈哈!亏你俩想得出来!绝,太绝了!”

明长宴不自然的瞥了怀瑜一眼,又道:“行了行了,笑够了没有,笑够了赶紧商量正事。”

秀玲珑扇子扇的十分欢快,收了笑意,说道:“你有何正事要与我商量?”

明长宴想了想,又否认道:“没有。你赶紧走!”

秀玲珑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又来了,她盯了一会儿明长宴,飘飘然离去。

屋内,只剩下他与怀瑜二人。

明长宴开口:“两年前杀害龟峰派的,这几场瘟疫的背后主导,还有皇宫的鬼神之事,应该都是同一个人做的。”

他:“瘟疫是需要大量的死人,杀龟峰派是为了让我万劫不复,皇宫鬼神之事是为何?难道是我活着的消息走漏出去了。”

怀瑜道:“那未免也来的太快了。”

明长宴:“言之有理。这人绝对不会因此停手,我们中断了瘟疫之事,他一定还会用其他办法来收集死人。什么方法,除了瘟疫之外,还能获得死人?他要拿这些死人来做什么?邪教还是祭祀?”

怀瑜道:“二者皆有可能。况且,他不止要死人,还有活人在列。”说完,怀瑜又顿了顿,继续道:“类似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,先几次也有过,是有人在水井里投毒,只不过每次即使抓到了投毒之人,再往上便查不到了。”

明长宴把自己扔在床上。

他心中暗道:江湖皇宫,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来,摆明了是针对我。瘟疫之事的背后操作者恐怕跟当年杀了龟峰派的女冠脱不了干系,他这么做得目的又是如何?我若两年前就那么死了也罢,偏落个残废,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,实在没用。

思及此,明长宴问道:“怀瑜,你可有办法叫我的武功再恢复一些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