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20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转念一想,又觉得说出来误会更重,只得道:“我不知道,也别来问我。不过,你们这么想知道,为何不去问小国相?”

阿珺不自然道:“那、那他忙嘛!上元节的祈福仪式就要开始了,怀瑜哥哥要提前七天沐浴焚香。”

婉婉吐舌道:“你是怕他吧!”

阿珺不服:“我、我哪有怕他!你不怕吗!”

婉婉:“我又见不着他,我怕什么!不要故意岔开话题,哎,你!”她激动道:“你真的不打算写一本书吗,京城盛行写话本,特别是跟小国相有关的。别人都是凭空杜撰的情爱,你就不一样了,你写的最真实,而且,你要是写了,准能赚一大笔!”

明长宴伸手拒绝:“敬谢不敏。”

阿娇玩着自己的发尾,嘟嘴道:“你别这么死板嘛,余右相的小女儿喜欢死小国相了,据说是前年天地祈福一见钟情,魂牵梦绕三年,啧啧,痴女子,痴女子!对了,前几个月,江湖日报的秦越君,写了一本新刊,编排了一个缠绵悱恻的情爱话本,这主人公嘛,自然就是小国相。”

婉婉道:“我知,我买了一本!就白鹭书院下边的书房印发的,夹了插画,京城卖到纸价飞涨,余右相的女儿一口气买了一千多本,取书的当天用的都是马车来拉的!”

“真有钱啊,我爹就不允许我这样不务正业,成日给我看些女戒之流,烦闷得要死!”

婉婉突然转头,问明长宴:“你买了么?”

明长宴道:“我哪儿有这个闲钱啊!再说,我要买,也不知道去哪儿买啊!”

婉婉开口:“你怎的不托自己的丫鬟出去买,而且每月十五少阳门都会开放三个时辰,好多小贩都会在那儿摆东西卖,你没去过吗?”

明长宴全然不知。

婉婉痛心疾首:“你真是个榆木脑袋,也就这一张脸能看了,难怪不得后来抓不住小国相的心!”

她从袖口里一掏,拿出一本画册来:“拿着!”

明长宴识得这种花里胡哨封面的装饰,俨然是出自秦越君之手。画册封面右下角,印有江湖日报的公章,以防止别的书房盗印。随手一翻,里面便是怀瑜的各种起居日常,当然,大部分是杜撰的,比如其中一张:他衣衫半解,拿着扇子在树下乘凉之图。这俨然是为了迎合京城少女所好画出来的假图,根据明长宴所知,怀瑜此人,穿衣十分严谨,且衣裳层次复杂,穿一套须得花上半柱香的时间。

婉婉道:“你可收好了,别地都没得卖了!”

明长宴不好辜负佳人美意,情真意切地收下。

这场少女的座谈会又开了许久,从怀瑜身上延伸出去,众人开始评论朝中公子的品行与美貌,谁谁谁最俊,谁谁谁最小气,谁谁谁最讨厌,诸如此类。

明长宴听得昏昏欲睡,便要起身告辞。这几个丫头原本央着阿珺把那位传说中的小国相情人叫出来,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八卦欲望。此刻看也看了,说也说了,于是失去兴趣,小手一挥,令明长宴可以跪安了。

明长宴求之不得,打了个哈欠就要走人。

赵小岚连忙跟上,表忠心道:“烟姐姐,此事绝不是我说的。是阿珺看到了报纸,前来严刑逼问我,当然,我肯定不说。所以她就来找你了。”

明长宴挑眉道:“好吧,我姑且相信你一回。”

中途叫阿珺闹了一回,天色渐晚。

明长宴腹中空空,咕咕狂叫。赵小岚咳嗽一声,小声问道:“烟姐姐,你饿了啊?”

明长宴点点头:“显而易见。”

赵小岚道:“那你要回听荷小楼吗?”

明长宴如今相当于被打入冷宫,听荷小楼的伙食自然不如其它宫殿,他每日吃馒头度日,实在凄惨。

“不回不回!”

赵小岚喜道:“那太好了,我正要去姑姑那儿用饭,不如你和我一起!”

明长宴心思一动:姑姑,他姑姑不就是皇后吗!皇后吃的东西,岂非他一个小‘宫妃’平日能看见的,非山珍海味不能上桌。

他先前来中原,发现中原的饭菜实在太好吃了。与中原珍馐相比,大月国的饭菜简直就像水沟里烂泥捞起来放点儿盐,委实难吃!民间美食尚且如此,皇后吃得东西,那得好吃到何等程度。

思及此,他连忙道:“好好好,皇后在哪儿吃饭,我同你一起去!”

赵小岚见他确实饿得厉害,走路都打飘,不敢耽误,直接往永仙宫走去。

尚未走到永仙宫,赵小岚就咦了一声,“今天的人怎么这么多?”

往前走,皇后身边的灵芝姑姑道:“小岚公子,来啦。这位是?”

赵小岚道:“哦,这位是听荷小楼的烟少侍,我路上偶遇到的,正好她要来给姑姑请安,我们就一同来了。”

他又道:“姑姑,今天永仙宫怎么这么多人啊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