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25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“写完什么。”

说话的,却是怀瑜。

明长宴奋笔疾书的手条件反射的一抖,立刻将桌上所有白纸全数叠在一起,马不停蹄地盖上。

怀瑜冷酷道:“松手。”

明长宴紧紧抓着桌面:“好说好说,你怎么有空来这里?”

怀瑜懒得拆穿他拙劣的演技,直接拖过桌子。明长宴力气不及他,一个趔趄,桌上的纸张落在地上。怀瑜捡起一看,第一行便是:国相搂过妾身的肩膀,醉意朦胧的脸庞渐渐凑了过来……

越往下,越不堪入目。总是些搂搂抱抱,情人软语,却也羞耻得令人发指。明长宴见势不妙,打了个哈哈,说道:“哦,我前几日正看见茯苓看这话本,这不叫我收了上来,写的什么,我还没看呢!”

白纸上墨迹未干,怀瑜冷冷的盯着他。

明长宴:“哈、哈哈、哈哈哈!”

他道:“你看着我干什么,难不成,还是我写了的!”

怀瑜哼了一声,明长宴一边笑一边将桌子收拾干净。

“你不是忙着吗,到我这儿来干什么?”

怀瑜道:“你的药还有吗?”

明长宴掐指一算,自己的药吃的已经所剩无几,怀瑜此行前来,则是送药。

他倒了一碗茶:“快没了。”

明长宴将奶茶递给他,怀瑜喝了一口,抿着唇,不肯喝第二口。明长宴问道:“是不是太腻了?我这儿还有话梅糖,要吃么?”

怀瑜拿出一个精巧的白瓷瓶,“一日两粒。”

明长宴收下,连忙作揖道:“谢谢小国相啦!”

“还有这包是用来药浴的材料。”

他送了药,没坐片刻,又推门出去。

茯苓见怀瑜走了,连忙进门问道:“你吓死我啦!”

明长宴莫名其妙:“我怎么吓死你了?”

茯苓道:“你还说,哎,算了,你也不懂。不过,小国相倒是对你真好,百忙之中也要抽空来看你。”

明长宴一听,更加神奇,心道:这不是很正常么,我是他的病人,又是他朋友,怎么也得照顾我一些。

茯苓眼睛一亮,指着桌子道:“九盏灯!少侍,你看。”

明长宴转身,微微一愣,拿起桌上的灯,哑然失笑:“这小子!”

几日后,宫中的人纷纷往大寒寺方向走。

大寒寺距离皇宫较远,祈福前一天,茯苓收拾了几件贴身衣物,叮嘱道:“你和芍药去了那边,一定小心些,别和其他的宫妃扯上关系了。我知你也不会吃亏,但少侍的身份敏感,不宜多和她们接触。”

明长宴道:“好好好,我都知道了。”

茯苓送别明长宴与芍药二人,到了少阳门,此处已经站着不少宫妃。

明长宴这小宫妃当得很不称职,因此身边伺候的人少。如那些后宫地位颇高的妃子,便是众星拱月,拥簇前行。

他上了轿子,问道:“阿珺和小岚呢?”

芍药低声道:“少侍,你在这样人多的地方,不可直呼公主和赵公子的名讳,恐被人听去做了文章。”说罢,她又补充:“公主与赵公子遂皇后一道走的,哪儿能跟我们厮混在一起。”

明长宴听罢,恍然大悟。

阿珺为皇后亲女,自然是跟亲娘走。而赵小岚则一直被皇后视为己出,说是亲儿子也不为过,与皇后走也无异议。平时明长宴同他们一起玩乐,到没察觉身份的差距,如今细想,他一个进了冷宫的妃子,竟然天天使唤公主跟赵小岚替他跑腿,实在是杀头的大罪。

经过半日的颠簸,明长宴胃里翻江倒海,芍药这才说到了。

他立刻钻出轿子,脸色煞白,俨然一副要吐的模样。

芍药连忙要扶他,浑身软软便要贴上来将他拥住,明长宴猛地一惊,耳根发红,连连摆摆手:“不必!不必不必!我自己下来!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