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28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常叙虽然不甚挂心,但对明长宴来说,他却是自己初初萌生出到中原生活的苗头的原因。

年幼时,常叙曾与他讲起中原种种风光,令明长宴十分向往,他无心的举动,奠定了中原武林十年间的格局。

明长宴道:“穿裙子实在不得已。”

常叙哈哈一笑:“走吧,这里不适合谈话,前面有个亭子,去坐坐罢。我好久没与你见面了,你怎么越长越矮了?”

明长宴道:“是因药物所致。”

他对常叙毫无保留,讲这几年的事情说与他听。

常叙此人常年不在中原,他惯喜欢四处飘荡,居无定所,中原武林这些年发生的很多事,他也只有道听途说。

明长宴道:“师父,真没想到你会跑到中原来享受,还做起了国相,你现在这身打扮可比当年待在大月的那一身要金贵多了。”

他虽知道怀瑜有一恩师,却未曾想到怀瑜的这位恩师自己也会认识。一想到怀瑜这公主脾气也是常叙教出来的,明长宴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。

常叙道:“可惜这里没有茶,否则我就要为你倒一杯。这些年,没见你,你愈发像我的一个故人。”

明长宴笑道:“我近日是第二次听到有人说这话,难道我长得很大众脸吗?”

常叙:“你是气质,举止,神态动作,还有这身性格脾气,简直与他一模一样。但要说相貌,那可一点儿都不像。”

明长宴好奇道:“你说得这人是谁?”

常叙:“前朝的事情,现在不可再提了。”

沉默片刻,常叙又道:“我听闻了伊月得事情,难为你了。”

明长宴闭上眼,复又睁开:“伊月此事,疑点重重,我绝不姑息,背后作乱者,我当碎尸万段他。”

常叙:“你可知道,你父亲这几年一直用伊月的死做文章,一直向中原索要各种资源。”

明长宴颇为惊讶。

常叙:“看你的表情,我就知道你不清楚其中的关系。听你说,你昏迷了那么久,醒来之后,有些事情难道你都没有细想过吗?”

明长宴顿了顿:“想过。伊月没有武功,先不说她如何长途跋涉来中原,首先就很难在我父亲的眼皮子底下逃出宫楼。若非……”

“若非你父亲纵容,她如何能出来。”

明长宴手微微握拳。

常叙道:“此事牵扯国家大事,妻儿不过是帝王玩弄权术的牺牲品,你早该知道这些。你的母亲……”

“我母亲远嫁大月,是前朝皇帝无能。”

常叙被他打断了话,叹了口气,问道:“你自坠烟波江之后,伊月的尸体在哪儿,你可知?即使大月和中原离得再远,可当时你的死闹得如此大,天清又怎会无人知晓你和你妹妹的身份,若不是背后后人将此事压下,还有其他的说法吗?”

明长宴:“我知道有人在背后捣乱。但此人隐藏太深,不是我一两日能够找出来的,皇帝就算想除掉我,但是因为伊月死在了中原,让他被我父亲钻了空子,这一定不是他所希望的,不过现在想来,当年想除掉我的人可太多了,我还真不知道是谁。”

“此人背后既然能瞒下中原武林此事,地位一定颇高,你不妨想想,你死后,还有谁受益最大?”

说道此处,明长宴反倒笑出声:“那必定是秀玲珑了。这个死丫头靠着我赚得盆满钵满。”

常叙笑道:“不过除掉你,能得到好处的人也是数不胜数。你这些年,可曾回过大月。”

明长宴点点头:“今年潮水涨落,大月能用土地越来越少,他的做法,我并非不能理解。不过他利用伊月之死,只让我觉得心寒。”

常叙却道:“你身为王子,抛弃国民,自己过逍遥快活的生活,岂不也让你父亲心寒。”

明长宴冷笑道:“他?他那样的疯子,会让一个拥有中原血脉的孩子继承王位吗?”

常叙摸了摸鼻子,叹息:“这倒也是。不说这些了,难道见一次面,看你现下的状况,过得很有难言之隐嘛!”

明长宴:“师父莫要取笑我。对了,云罗也到中原来了。”

云罗,便是华云裳的本名。

常叙思索了一会儿,道:“哦……那她现在如何?我记得这孩子天赋颇高,如今造化不可小觑。”

明长宴:“我初来中原,是在京都见到的云罗。只可惜,我在见她时,她似乎已经不能习武,如今连端碗吃饭都显吃力。”

“可有原因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