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29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“她不肯说。”

常叙咋舌:“世事弄人。”

竹林中风声哗哗,常叙回忆道:“我还记得,你二人常常打架……”

大月国位于浮月之滨,依山傍水,广交各国贵客。有一日,南柔使臣携带一名少年,要求与大月的小王子一较高下。

明长宴此时心高气傲,又因天赋卓绝,同龄的孩子无一人是对手,此刻见一人上门挑衅,不由多看了这人几眼。南柔使臣身边的少女,穿一身红色骑马劲装,箭袖长靴,高扎马尾,佩戴二指宽的黑色抹额一条,抹额红绳镶边,又有珊瑚珠点缀其中,令此人肤白如雪,十分俊俏。

此人,就是云罗。

国主欣然答应,二人便从骑马射箭开始,到刀剑拳脚,明长宴总差那么一点。

云罗哈哈大笑,比武结束时,猛地将明长宴压在在身下,反手扣住他,“大月国的勇士,不过如此!”

伊月紧张道:“哥哥!”

明长宴此时少年心气颇高,脸一红,喊道:“再来打过!”

云罗一抹鼻子:“我不和你打!你没有我厉害,再打下去,你就要哭鼻子了。”

南柔使臣道:“云罗,不可无理,比武点到为止。”

云罗手一松,站直身体,与明长宴遥遥相望,双手抱胸,跳到一块巨石上坐着。一脚屈膝,一脚落下来,笑意盈盈。

国主冷冷看了明长宴一眼,转身拂袖离去。伊月连忙跑上来,铃铛一阵乱响,她扶起明长宴,眼睛里还闪着眼泪,仿佛伤到的是她自己,伊月轻轻道:“哥哥,我给你吹吹,你就不痛了。”

明长宴道:“我本来就不痛。”随即又给伊月抹了抹眼泪。

“别哭了,我不疼。”

姆妈紧张得要命,拿着药就上前给明长宴涂抹,嘴里凄惨的喊着:“我的昭昭,唉哟!”

云罗一时稀奇的很,她歪着头,头发微微垂落,问道:“咦,你怎么长得细皮嫩肉的,一打就破了。我听你姆妈叫你昭昭,昭昭是你的名字吗,你难道是一个小姑娘吗!”

明长宴看着她,问道:“你从哪里学的功夫?”

云罗道:“我?我自学的!如何,就算你们有师父教又怎样,那些破烂招数,我一看就会!”

明长宴道:“好吧,等再在学几日,我还要与你打过!”

云罗摸了摸垂在耳边的一撮小发辫,爽朗好:“好啊!我可不怕你。”

明长宴走了两步,右脚钻心一痛。云罗道:“我把你揍成这样的,既然交了你这个朋友,我就来背你。”

“我不用谁背。你没有听过什么叫男女有别吗。虽然你这样的,也不能当成正常的女人看,总之,我不要你背,太没面子了!”

云罗道:“古怪,我是女的又如何,将来普天之下,有几人能胜我。”

明长宴:“天下之大,又不止大月这么一个地方,还有中原的高手,你真是狂妄!”

云罗哈哈一笑:“高手又如何,等我过几年去中原,我非要把他们全都给揍趴下!”

明长宴听罢,只觉得此人过于嚣张,他自负自己天赋甚高,却也不敢如此口出狂言。不过云罗这人又确实有趣,大胆活泼,古灵精怪,坏点子极多。明长宴与她两天混下来,便成了狐朋狗友,二人一拍即合,勾肩搭背,‘坏事’做尽,搅得周边一块动物不得安宁。

这一日,云罗玩儿够了以前的把戏,又提议去打藏獒。明长宴听了,说道:“这个你就别想了,之前我有个朋友也叫我去打藏獒,结果后来被咬了一口。我让他不要慌张,先用水清理一下伤口,然后……”

云罗枕着脑袋,躺在石头上: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他的坟头草现在已经三米多高了!”

云罗道:“那是别人,我还没打过呢,听闻野生的藏獒极其难打,若是打得一只,别人定要对我刮目相看。”

明长宴道:“我不和你一起去,也不赞同你去。”

云罗笑他:“你是不是要去跳舞啦,哈哈哈哈!”

明长宴纠正道:“非也,那是祭祀,不是跳舞。”

云罗取笑他:“昭昭,你怎么生得像个女人似的,婆婆妈妈,算了,你不去,我去!”

明长宴道:“那你就去吧,来年今日,我会去你的坟头上烧三柱香的。”

云罗道:“我才不会死,就算是死了,也用不着你烧香!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