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32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怀瑜一伸手,明长宴不假思索的将苍生令放在他手上。结果下一刻,这把号令天下的宝刀,便被怀瑜拿来清理鲤鱼了。手法之娴熟,令明长宴更加目瞪口呆。

“你真的是小国相吗?怀瑜,你知道中原国相是干什么的吗,难道不信佛?不信鬼神?你就这么杀生!还是祈福的鲤鱼!”

怀瑜冷冷道:“那些都是骗人的,迷信。吃它是算它倒霉。”

明长宴咽了一下口水,被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的语气给噎住。半晌,他才说:“你还真是……一点也不信天。”

此时怀瑜已经清理完毕,用几根树枝叉好鱼,手脚利索地架起了火堆,手握着刀柄,慢吞吞地烤了起来。

“小寒寺要是知道你拿苍生令来做什么,肯定要不遗余力地拧掉你的脑袋。”

“一群烂泥糊不上墙的秃驴而已。”

明长宴道:“好好好,小国相天下第一!”

两人都没讲话。明长宴闻着渐渐扩散开的鱼香,咽了咽口水。他的目光先是落在烤鱼身上,后来又落在怀瑜的胸前。方才,怀瑜弯腰捉鱼时,脖子上那块琥珀吊坠也挂到了衣服外面来。明长宴看了一会儿,开口问道:“怀瑜,你这块吊坠从哪儿来的?”

日光下,琥珀流光溢彩,绚烂夺目,里面似有冷冷月光,又似落叶纷纷。明长宴十分好奇,凑近了看,说道:“这个石头,中原不常见。”

怀瑜道:“故人所赠。”

明长宴心里一顿,漫不经心道:“哦……男的?”

“女的。”

他抿着唇,心中一阵憋屈。

明长宴不说话,显得周围空气流动都十分尴尬。可叫他开口说,他又不知道说什么。

片刻之后,怀瑜道:“鱼可以吃了吗?”

明长宴伸手撕了一小片,嚼在嘴里索然无味:“没什么味道。”

怀瑜点头:“再烤一会儿。”

忍了小半柱香,明长宴问道:“那个女人,哦,我是说送你吊坠的女人,我认识吗?”

怀瑜手一顿,目光突然落到他一双眼睛里。明长宴吓得往后坐了小半步,说道:“干什么,问问而已,不说就算了。”

“认识。”

明长宴听了,又问:“她什么时候送你的?”

“十六年前。”

明长宴听罢,心中暗道:嗤,青梅竹马么。

“哦,她现在人呢?这个年纪,已经嫁人了吧!”

怀瑜转了转刀柄:“死了。”

明长宴一愣。

怀瑜看着他:“她早在多年前就已嫁作人妇。”

明长宴道:“不是你的小青梅吗?”

怀瑜问道:“什么青梅?”

明长宴嘻嘻一笑:“郎情妾意,一同长大,非她不娶的!”

怀瑜道:“萍水相逢。”

明长宴突然伸手,捏住他脖子上的琥珀,把玩片刻,说道:“在我的家乡,盛产这样的宝石。谁能把它从树林里把它捡出来,谁就能得到月亮的祝福。”

怀瑜撕了一片鱼肉下来,堵住明长宴的嘴。

谁知明长宴十分惊悚,连忙把鱼肉吐出来,怀瑜问道:“不好吃吗?”

明长宴摇头,半晌,才十分不好意思的开口:“我不会吃鱼。”

不会吃鱼的人吃鱼,委实痛苦。明长宴便是不会吐鱼刺的人,吃进去多少,只能尝个味道,然后全数吐出来。特别是这种鲤鱼,简直是他的死对头,刺又小又细,他放在嘴里就觉得见到了黄泉路,鬼门关,喉咙条件反射的一阵刺痛。

怀瑜看他面色有异,便伸手撕下鱼肉,沉默无声的挑刺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