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37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第46章照花拂影(三)

二人目光刚一接触,怀瑜便拿着伞转身就走。

明长宴暗道:不好!

他连忙同离离告别,抬脚追去。

“怀瑜!”

怀瑜充耳不闻,往前走了一射之地,见明长宴追了半天,实在追不上,于是又放慢脚步。明长宴一上来,就往他的伞里钻。

“莫跑,莫跑!你是不是来给我放伞的?这么多天不来,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!”

怀瑜哼了一声:“是你自己要走的。”

明长宴抓到了人,心里不那么着急,于是嬉皮笑脸起来:“好不讲道理,你也知道我的身份,都变成这样了,还怎么待在宫里给皇帝做老婆!”

说完,他不等怀瑜说话,自己恶人先告状:“倒是你,我是真舍不得你,哪知道我走后,你这么无情!前些日子,我天天往柳树边跑,每跑一次,就失望一次,哎!我真是一腔深情付错了人。”

怀瑜问道:“你天天跑?”

明长宴笑道:“可不敢骗你,这事儿你可以找那里的船家作证,我是真的天天都来,卖鱼的都认识我了!”

怀瑜握伞的手松了一松,又说:“今天下去,你还跑出来干什么?”

明长宴道:“不跑出来,我不就见不到你啦?你怎么不先问问我住哪儿?”

怀瑜瞥了他一眼。

他抿嘴一笑,正要多和怀瑜说两句话,却不料周身的空气突然冷却下来。二人都是当世高手,雾中仅仅一个细微的变化,便同时知道其中有人。

明长宴收敛笑意,四处观望,只因春雨绵绵,雾气蒙蒙,可见度实在不高。浓雾中,传来了冷冷的杀意和血腥气。

杀意不是冲着他来,血腥气却铺天盖地,仿佛死了的这人,是被人拆骨扒皮,全身的血都放出来似的。

明长宴身形一动,正要寻着血腥味找去,却被怀瑜猛地拉住:“不可,你武功没有完全恢复,不准乱动。”

明长宴道:“不打紧的。”

怀瑜懒得听他说话,只把他拽着,拖到自己身后:“站在我后面。”

明长宴心道这小孩约是想在长辈面前出出风头,他听了,也不反对。怀瑜叫他往后面站,他就躲得理所当然。

明长宴道:“在这里杀人,为何我没有听到声音,人就死了。”

怀瑜:“血腥味是突然出现的。”

明长宴看了他一眼:“死前没有挣扎?”

怀瑜:“先找到人。”

二人往前走了数百米,在一条小胡同前面停了下来。

明长宴挣脱了一下,没挣脱开怀瑜的手。

“你先松手。小怀瑜,大马路上拉拉扯扯,形象不好,传出去毁你小国相的清誉,得哭死不少京城少女。”

怀瑜手松开,明长宴三步并两步,渐渐地穿过白雾,前方愈发清晰起来。

到了小巷中间,眼前的一幕让明长宴的脸色陡然一变。

巷子中,一个人——准确来说,都不知道还算不算一个人。这个人被上百条细线给串了起来,直直挂在巷子里,身上的皮肉有一搭没一搭的往下掉落,血肉连丝,十分骇人。喉咙则被无数根银针从内至外扎出。

这个场景太过狰狞,又太过熟悉。与万针穿喉不同,虽然万针穿喉一直以来传言不断,说是他的手法,可他除了见过几次,却从未想过,更未做过。

而现在出现在他面前此人的死法,确是他实实在在做过的。并且,是他此生唯一一次。便是当年他在盛怒之下杀死万千秋时,所用的手法!

脑海里又浮现出了不好的回忆,明长宴稍稍有些呼吸急促,道:“……又来了。”

“我在皇宫,他就在皇宫里杀人。我出了皇宫,他便在皇宫外面杀人。看来,这人是非要针对我了。”

怀瑜见他面色不对,扶住他:“你冷静一点。”

明长宴身体微微颤抖,怀瑜道:“不是他。皇宫中所用手段是万针穿喉,这人虽喉中也有针,但明显是死于身上细线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