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49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“饶了我!!!饶了我!!!!奴才知错!!奴才知错!!”

听这声音,十分耳熟,明长宴诧异道:“小丸子?”

被他捉在手里,又放到地上的,穿着太监衣服,正是小丸子。

小丸子湿淋淋的,模样十分凄惨。

明长宴问道:“你怎么躲在莲池里面?”

小丸子支支吾吾:“我……”

怀瑜道:“来青竹小筑偷东西的。”

小丸子脸色登时就白了,拼了命往地上磕头:“奴才猪油蒙了心!小国相饶命!饶了奴才吧!”

明长宴道:“没让你磕头呢,起来吧。”

小丸子抬头看了一眼明长宴,见此人虽有些眼熟,但他在宫中这么久,没见过这个男人,于是又把头低下去。

怀瑜道:“起来。”

小丸子这才敢站起来。他却也不敢全身都站直,而是弯着腰,一副惊惧不已的模样。

明长宴道:“我问你几个问题,你老实回答了,我就放你走。”

小丸子点头:“奴才知无不言。”

明长宴道:“原先住在这里的王少侍去哪儿了?”

小丸子听罢,诧异道:“王少侍死了。”

明长宴:“死了?”

他与怀瑜互看一眼。

“什么时候死得?”

小丸子道:“死了好久啦,好像是去年六月死的。”

明长宴心中一算,他是去年五月入宫,结果刚一进宫,宫里就发生了各种事情,闹得鸡犬不宁,完了他便移居听荷小楼。如此算来,他刚走没多久,王少侍就暴毙了。

王少侍这么一死,就是死无对证。小丸子跪在地上瑟瑟发抖,这四月的天气还未暖和起来,明长宴心有不忍,便打发他走了。

“此事有人故意而为之。现在可以确定了,王少侍并非宫中之人。”

怀瑜道:“你意下如何。”

明长宴摸了摸鼻子:“你说,她会不会是丑观音所扮。若真是他所扮,我实在想不通了。算来,丑观音成名较晚,我与他确实无冤无仇,相交也不多,为何他三番两次致我于死地。”

怀瑜道:“当年的情况,不是你不去招惹别人,别人就不招惹你。就算你当年不懂,现在也该知道为什么了。”

当年,明长宴风头无双,又是武林新秀根基不深,拿着苍生令,就是众矢之的。只是他当年无论如何都不觉得自己会走到那步田地。

怀瑜此话说得不假,却也说到了明长宴的伤心事上头。

若丑观音不是与他有什么私人恩怨,那就还有一个原因:丑观音虽不住宫中,但是却是朝廷的人,如此害他也是朝廷的意思。

只不过,丑观音除了害他,还害死了他妹妹。根据常叙所说,他父亲利用她妹妹的死一直在向中原索取大量资源,如果是朝廷的意思,那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?可如果不是朝廷所为,丑观音又是谁的人呢?他从小就在大月长大,并不认为他父亲能有此等势力。

他叹了口气,忽的,耳边传来一声鸟叫。明长宴微微抬头,却见眼前的一条走廊里,上头挂满了鸟笼,叽叽喳喳乱叫。

新奇感一下冲淡了他的心事:“这是什么地方?怀瑜,你怎么往这儿走了。”

怀瑜道:“铃莺小廊,皇后养的小东西。”

明长宴道:“皇后真是十分有雅兴。上回我见了她,她还送了俩镯子给我,可惜我戴不着。”

怀瑜微微一愣:“她送你镯子?”

明长宴截了一根草,拿着逗弄起鸟儿:“是咯,我看着名贵,就带出来了。她送了我就是我的东西,以后没钱了,我便把它拿去给当了!”

怀瑜道:“宫里的东西,也敢拿出去到外面当。只怕没有哪个当铺敢收你。”

明长宴嘻嘻一笑:“既然当不掉,那我就不当了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