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57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明长宴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下一秒,一股浓厚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传了过来。

明长宴小小的吃了一惊,当机立断,连忙把自己脑袋伸过去想看看情况,下巴恰巧搭在怀瑜肩上,他身上那股暗香传来,倒是比血腥味好闻了许多。

怀瑜微微一愣,半晌没有动作。

过了一会儿,他突然搂住明长宴的腰,此动作吓了明少侠一大跳,怀瑜撑着伞,往墙壁上一跃。他轻功极好,哪怕是抱着明长宴都丝毫不受影响。

轻飘飘落在墙上,明长宴仗着天黑,别人看不见他,他便无可抑制的红了大半张脸,作势要推开怀瑜。结果平衡感不好,一推开他,那墙细细长长,明少侠紧张之时,连武功都忘了怎么施展,左右摇晃两下,又十分没面子地重新跌回怀瑜怀中。

怀瑜莫名其妙道:“你乱动什么?”

明长宴开口:“没有。”他肯定了两声:“没有乱动,绝无此事!”

他的脸极热,身上也微微发烫,明少侠已然觉得自己衣服上的雨水快被这股蒸腾的热度给蒸发了。

离怀瑜离得太紧,明长宴生怕自己的异常被发现,于是咳嗽一声,强行岔开话题问道:“你仔细说说,是怎么个穿法?”

怀瑜侧头,淡然说道:“他的脖子被自己抓的只剩下骨头,皮肉稀稀拉拉的往地上掉。”

明长宴背后汗毛全然竖起:“如此可怖?难怪不得血腥之味这么浓。不过怪哉,这个针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,明明我追出来的时候,他还能走能跳,不至于隔了这么一点时间,就遭人暗算。”

“更何况,那针躺若要放到人的喉咙里,必然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,难道这蠢货都不知道挣扎吗?还是小寒寺这几年武功倒退的令人发指,现下任人宰割?”

怀瑜道:“也许放进去的时候,他感受不到痛觉。”

明长宴猛地一愣,连忙回头,忙问道:“什么……”

结果,他这一回头,实在回头的太猛,嘴唇从怀瑜脸上堪堪擦过,激起一阵战栗的奇异感觉。

明长宴瞳孔微微一缩,全身上下如同被雷劈过似的,险些从墙壁上掉下去。

怀瑜眼疾手快,抓了他一把,警告道:“你不要总是乱动!”

明少侠平日里最爱面子,此刻被年纪小的后辈斥责一番,竟没有觉得不妥。当然,这也可能与他心不在焉的模样有关。明少侠暗道:我、我紧张个什么劲儿!

他连忙正色道:“怎么了?”

怀瑜指了指下面:“人已经死了。”

明长宴连忙点头:“哦,哦!对对对,死了,应该是死的,那样子的伤口,神仙来了都救不了,没错没错!”

怀瑜瞥了他一眼。

明长宴生怕他想起刚才那个“不小心”,赶紧道:“好,看来我是必须去一趟华亭了。嗯?你看着我干什么?好啦,我知道,我虽然眼瞎,但是不至于耳朵聋了,我听到啦,不准动,不许动!我不动啦,行了吧。”

明少侠说话,越说越多,越语无伦次,说到后来,无话可说,于是闭上嘴巴。

他想道:说了这么多,总该忘记了。

怀瑜等他说完,慢条斯理地开口:“你亲我?”

明少侠这回,真的摔下了墙。

落地时,崩溃的大喊:“我、我不是故意的!”

怀瑜哼了一声,居高临下看着他:“那你是有意的?”

明少侠含冤获罪,欲哭无泪,气昏了头,索性坐实罪名,说道:“亲你一下怎么了!本少侠难道犯法了么!”

作者有话要说:恋爱影响办案。

随便说说年龄,柳况和华云裳差不多大,比长宴大一两岁,祝瑢比长宴小一两岁,怀瑜和段旻一般大,比小岚大三多岁,小岚比阿珺大四岁左右。玉南在怀瑜那个档,玉楼、玉伶、明月在小岚那一档。小岚虽然傻乎乎的,但是已经成年了~

第52章照花拂影(九)

一人,撑伞站在墙上。

一人,扶墙站在地上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