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70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明长宴越听,越耳熟。

赵小岚道:“这个太子,和明少侠好像啊!”

明长宴嘴角一抽,正色道:“小岚,你何出此言?”

赵小岚说道:“老秦上一回脸上出现这种深恶痛绝的表情,还是在评明少侠的时候。”

明长宴道:“无稽之谈,明长宴什么时候——什么时候招蜂引蝶过了!”

他悄悄瞟了怀瑜一眼,再次强调了一遍:“一派胡言!”

老秦又评了一会儿太子南烨,大肆批评一番之后,突然话题一转,说含珠公主与太子曾同时拜于季大才子门下,二人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后又是师兄师妹,亲密无间。

说到后来,话题愈发龌龊下流,明长宴脸色逐渐沉下。还未等他出手,只见两颗花生米急急朝着老秦所在的位置飞去。老秦猝不及防,硬吃了这两粒花生米的打击。猛地往后一仰,痛得满面通红,手舞足蹈。

他怒道:“谁!”

一时,众人被这陡然出现的变故给惊住了,竟无人说话。

老秦正转过谁,谁知,刚一动,脸上好似被谁打了一巴掌,把他都打愣住了。

打他脸的,正是一根小小的筷子。

他恼羞成怒,是可忍孰不可忍,一拍桌子,大声喊道,“他妈的!谁打老子!”

环视一圈,压根没人,老秦心知这是自己说错了话,有人要捉弄自己,他吃了哑巴亏,也不肯闷声闭嘴。

“列公,若你们谁对老夫说的有意见,大可站出来讲话,何必鬼鬼祟祟,躲在背后使用暗器!这不是下作手段吗!”

明长宴冷笑一声,那根筷子,俨然就是他补的一招。

他站起身,却被怀瑜拉住。

“不易惹是生非。”

明长宴沉默一番,怀瑜又道:“小施惩戒,不急于一时,等他下了台,再慢慢算账。”

赵小岚这才道:“刚才是你们打的老秦吗?”

明长宴未搭话,脸色不好地掀了帘子出门。赵小岚道:“烟姐姐好像心情不好,我去看看她。”

刚想起来,被祝瑢按下。他慢吞吞地喝了一口茶,笑道:“你连自己的事情都操心不好,还去操心别人的事情做什么?”

赵小岚认为他说的很有几分道理。况且怀瑜已经跟出去了,赵小岚也不再多说,坐下来吃了一口糕点。

明长宴下楼之后,并未走多远。他在热闹非常的大街上,走了片刻。

怀瑜跟在他身后,见他坐在了一处茶铺钱。

他坐下,明长宴道:“我娘绝无可能与前朝太子有染。”

怀瑜道:“我知。”

明长宴不知怎么的,十分郁闷。往年,他不是没听过编排秦桢的评书,比这更难听,更下作的比比皆是。只是他从小在秦桢身旁长大,十分了解他的娘亲从来不在意这些东西。但这一次,当着怀瑜的面编排,他无论如何,都咽不下这口气。

他猛地敲了一下桌子,店家道:“小官人,发了什么火儿啊,拿咱家的桌椅出气。”

开茶铺的这茶博士姓朱,家中排行老六,这边叫他朱老六。朱老六死了老婆,有个儿子在京城做点生意,他自个儿闲来无事,便在这处弄了个茶铺,不求赚钱,因此客人来了,招呼得也很不勤快,久而久之,他这茶铺,就鲜少有人来了。今日,明长宴误打误撞坐下,竟是他的第一位客人。

“吃什么茶,我给你泡点儿。”

明长宴道:“吃碗花茶。”

朱老六慢吞吞地倒了茶,却不走。他是这一带出了名的破布口袋,不爱做生意,却极爱与人闲聊。东家长西家短,朝廷政事、武林趣闻,没有他聊不起来的。此刻,他与明长宴坐在同一张桌上,找了个话题,攀谈起来。

“小官人哥俩是远道而来的客人?为看烟火大会的么?”

明长宴放下碗:“正是。”

朱老六道:“那你可小心了。小官人,老六我提醒你一句,在华亭,你可不能这么穿。”

明长宴看了一眼自己的穿衣打扮,并无问题,于是抬头问道:“为何?”

朱老六道:“华亭这位县太爷,是个眼睛有疾的官儿。但凡是穿了黑衣服的,他都不喜欢。非要抓起来拷问一番,问不出个所以然,把这人用马车拖到了菜市口,放在哪儿暴晒个几日,直到把人晒死,才作罢。当然,也不能白白害人一条性命,所以县老爷总要找个什么理由。最近就是不得穿黑色的衣服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