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76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“你理我啦?”

怀瑜轻轻地哼了一声。

明少侠喜笑颜开。

“走吧,秀玲珑这里待着忒没有意思,我要问的已经问出来了,先去吃点儿东西,否则我就要饿死啦!”

二人乘船而返,寻了一家客栈,吃了一顿饭。

结束后,怀瑜问道:“她支开我,和你说了什么?”

明长宴就知道他要问,索性什么都不隐瞒,直接说了:“我问了一些太子的事情。当然,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之前被万针穿喉所杀的,全都是庄家家主的旧友,看来,这件事情十有八九和庄家有关。”

怀瑜道:“你是说,庄笑没有死。”

明长宴点头:“之前,被灭门的门派,是旧友,这其中是没有小寒寺的。方才我问过秀玲珑,小寒寺是近几年在华亭旧址建寺庙,这才频繁遭到杀害。我想,大概是庄笑不允许他们在这儿建庙。”

怀瑜问道:“此事如果是庄笑做的,他为何之前要杀了他父亲的友人。”

明长宴道:“这就耐人寻味了。不如说,为何他灭了这些门派之后,众人要将这件事情算到我头上来!”

他说完:“多半是小寒寺搞得鬼。这事儿不是我平白无故冤枉他们,我虽然在中原武林树敌众多。”

说到这里,怀瑜哼了一声。

明长宴摸了摸鼻子,又接道:“但小寒寺绝对是最恨我的!这群老不死的秃驴对本少侠的恨意简直来得莫名其妙,要说苍生令是他们的么,我倒也觉得有理有据,可这刀向来是自己认主,他们拔了几十年拔不出来,落到我手里,倒成了我从他们手里抢的!”

怀瑜喝了一杯茶,说道:“你想错了地方。小寒寺冤枉你,总要有个理由说服江湖,庄笑杀人,用得是万针穿喉,手法跟你有所区别,再者,用针的人也不少,为何最后都指向你?”

明长宴思考片刻,说道:“你是说,庄笑杀人并不是针对于我,而是有人在他杀人之后,将这些事情故意布置成我做的假象,嫁祸于我?那这人劳心劳力的,图什么!”

怀瑜道:“图你死。”

明长宴挑眉:“为何,我死了他有什么好处?”

怀瑜:“你问我干什么,我又不要你死。”

他说完,起身往楼下走。

明长宴这着实是问了一句废话,他死了会有什么好处?这能得到好处的人实在太多了,简直数都数不过来。

他连忙追出去:“嗳,等我一下嘛!”

他暗道:这还不要我死,这都要我死去活来了!

明少侠追上怀瑜,拉着他袖子道:“请你吃东西,你别生气了。秀玲珑真的就和我说了这么多,我全告诉你了。”

他见怀瑜这样,连忙从边上的一扎糖葫芦上取下一个,从怀里摸了两个铜板扔给老板。

明少侠晃了一下:“很甜的,你要不要吃。”

怀瑜:“不吃。”

他咬了一口,放在嘴里,故意吃得啧啧作响:“真的很甜!你不吃可别后悔了啊。”

怀瑜道:“不吃。”

明长宴嚼得很欢快,他突然一伸手,把糖葫芦从明少侠的嘴巴里抢下来:“你也不准吃。”

明长宴哪儿能如他的愿,

明少侠道:“好霸道的性格,好霸道的人,你不爱吃,还不准我吃了么!”

一边走着,明长宴看到迎面的街对口又出现了熟悉的袍服,是几个小寒寺的高僧。

冤家路窄,明长宴本无意搭理,毕竟这里是华亭,最近这几天要遇上的和尚可要多了。却没想到走近了几步之后,他却在几位高僧中,感受到了一个老熟人的气息。

一直以来,他多是用气息分辨来人的身份,因此对于毫无武学造诣的普通人,或者是能力低下的江湖人士,若是不常见面,很容易看了半天也分辨不出对方到底是何人。反之,若是碰见了高手,特别是这种死对头出身的高手,他便会对此十分敏锐,即使数年不曾见面,下意识升起的厌恶感也会提醒他:你最讨厌的秃驴出现了!

熟人不是普通的熟人,好巧不巧,这是当年他第一次在大宴封禅拿到苍生令后,除了天清内门弟子,唯一知道他面貌的外人,小寒寺的中流砥柱——道真方丈。

此时的他,武功才恢复了六七成。虽然怀瑜在身边,武力上的问题并不大。可不管怎么说,现下若是暴露他这张脸,实在是后患无穷,万万不可的。

脑子一动,他转身扑进了怀瑜的怀里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