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77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怀瑜被他撞得一愣,还没回过神来,便听到了怀中之人闷闷的声音:“抱我。”

怀瑜当他是身上病症又犯了,此时难受,正要横抱起明长宴,却听到对方赶紧纠正道:“不是不是!就这样站着抱!遮住我!”

弄不明对方在搞什么幺蛾子,怀瑜只得照做。他环住对方,轻轻抚上明长宴的后脑,稍稍侧身遮挡住。

果不其然,小寒寺的几位僧人余光瞟到了这边如胶似漆的两人,立刻眼睛仿佛被针刺到一般将视线移开,一边念着“阿弥陀佛”,一边快步离开了。

待道真也一同离开后,两人才分开。

明少侠只顾着躲人,却没想到扑进了怀瑜的怀里之后,实在是和对方贴得太紧,怀瑜身上的暗香也比平时闻到的浓郁了许多,叫他的脑袋昏昏沉沉,脸也涨得通红。此时分开,明长宴赶紧呼吸新鲜空气。一边夸张地呸道:“这群秃驴,果然和以前一样装模作样!”

“怎么回事。”怀瑜将手背到后面,转过身去,镇静地问道。

明长宴则终于调整好,喘了几口气,道:“是道真,刚刚那堆和尚中,有一个是见过我的样貌的,就是道真。”随即又顿了顿,补充道:“不管怎么说,我现在万万不能暴露。”

怀瑜听到后,似乎接受了这个解释,向前方走去。

明长宴以为这小祖宗又生气了,赶忙跟上前道歉:“对不起对不起!你别生气!我刚才也没想到什么其他的办法。”

“我没生气。”怀瑜的眼神朝这边瞥了瞥,却不看过来,脚步缓了下来,又强调了一遍:“我不在意。”

“那、那就好,哈哈,您大人有大量……”

他正想活跃一下气氛,却被人猛地一撞。明长宴退后两步,被怀瑜扶住。

“你连走路都走不好吗。”

话音刚落,前方人群中,爆发出一阵惊人的喝彩声:“好!!”

明长宴哈哈一笑,说道:“你看,别人替我回答了。”

他站稳了身体往前一看,原来前面一处看台,几名杂耍的江湖卖艺人正在表演。这几日,因华亭烟火大会的缘故,来了许多外地人士。街头巷尾,比起平时更加热闹。

看台上,先是口吐大火者,胸口碎大石者,吞剑者轮番上阵表演,表演结束后,由一人拿着破布帽子,往人群周围走一圈,若是表演得好,帽子里装的钱便多。若是表演得不好,大家捧个钱场,也不会一文不收。

明长宴道:“我在皇宫里呆了那么长时间,好久都没见到这些表演了。”

宫中并非没有表演,只是皇帝爱看美人,只喜欢找几个模样长得漂亮的,站在戏台之上,扭一扭腰,跳一跳舞,翻来覆去,拢共这么几下,看多了,就腻了。明长宴不喜看人跳舞,便打算挤到人群里去,打算一探究竟。

甫一动,就被怀瑜抓住了领子。

“不准去。”

明长宴叹了口气:“这也不准,那也不准,我还能做什么!”

怀瑜哼了一声。

正在他探头探脑张望之时,一名黑衣男人,从屋顶上一跃而下。

准确来说,并不是一跃而下,而是抓着一条白绫,十分潇洒的转了一圈,接着,飘飘然落在台子中间。

明少侠眯着眼睛,心中略感不妥。

“你觉得他像谁?”

怀瑜看了明长宴一眼。

明长宴继续道:“看来,这又是一位一念君子了。不过,这一位胆子到挺大,明知道华亭的官老爷在抓喜穿黑衣之人,他还如此张扬,看来实现自己命太长了。”

台上那位带着斗笠,黑纱遮面的一念君子,说话了,大致的意思是,要为大家打一套天清剑法,只是这套剑法打得惨不忍睹,手中的剑三番两次脱手,看得明少侠是恨铁不成钢。

看台下,有不少摆摊卖饼子的小贩,明长宴腹中略饿,方才身上最后两个铜板也用来买糖葫芦了,如今是身无分文。而且,刚才的糖葫芦他也才吃了一口,便被怀瑜抢去。一筹莫展之际,他突然心思一动,借了买饼老翁的斗笠,撕下一块黑纱,简单粗暴的用落月针在斗笠上缝了两下,戴在头上。

霎时间,看台处花飞满天,一阵艳丽的浓香四下铺开,引得众人捂鼻狂咳。紧接着,台下飞身而下一抹灰色的身影。明长宴一路上沾花捻草,顺手团了百十来朵小花,硬是在贫乏的资源中凹出了惊人的出场气势,惊得台上的一念君子连连退后几步。

明少侠拍拍手,咳嗽一声。

一念君道:“你是什么人!”

明长宴拱拱手:“我也是一念君子啊!”

观众面面相觑,正无言以对时,明少侠哈哈一笑,开口道:“各位父老乡亲,本人——一念君子!明长宴!今日路过贵宝地,盘缠用尽,手头很紧,因此在这里,为大家表演——”

那头的一念君子暗道:他要表演什么?明长宴这厮无非就会那么两套,一套落月针,一套天清剑法,我已然演完了剑法,又看他此刻没有拿剑,难道是表演针法么?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