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86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铃铛随着他的动作,在空气中响动。

声音空灵超然,静心静神,浮在夜空之下,由近及远,从太白烟雨楼,缥缈至小寒寺紧闭的大门之内。

“叮当叮当……叮当叮当……”

“叮当叮当……叮当叮当……”

冷不丁,一串血珠,飞溅上了银铃。

叮铃之声戛然而止,祝瑢停下脚步,微微一笑:“很痛吗?”

脚下,一名血肉模糊之人,翻滚挣扎,双手紧紧抠抓喉咙,直到将脖子活生生剜下几块血淋淋的皮肉,露出其中密密匝匝之针。他目眦尽裂,眼口大张,几欲裂开,口中吞针百根,从脸颊、下巴、喉咙狠狠扎出。

祝瑢随意地踢开他,一路转着扇子,闲庭散步一般,出入小寒寺于无人之境。

每隔五步,地上就有一个死人。或还在垂死挣扎,或已然气绝身亡,无一不是死状可怖,眼珠爆突,脓血粘稠,滴滴答答拉成了丝,泼在地上,成了一个小血洼。

今日烟火大会,小寒寺为彰显门派威严,去了一半的人到现场维持秩序,因而小寒寺内只剩一半的人。

祝瑢脚步轻快,心情不错,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曲子,三步并两步,走进了小寒寺的菩萨殿。殿中,一共十八尊菩萨,面目狰狞,凶相毕露。正对大门的方向,祝瑢一脚踹了端坐在神台上方的菩萨,自己跳上去,霸占其位置,一脚挂在神台之下,一脚屈膝,笑眯眯的打量地上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的和尚。

“方丈,是不是很疼?”

地上,道玄方丈口吐脓血,喉咙被百针扎穿。他毅力惊人,这般折磨之下,竟然还能站直了身体,摇摇晃晃。

他声音如同破了的老风箱,嘶哑难听,只剩下气音:“放了……放了我们……”

祝瑢笑道:“老和尚,我听不见你说什么?大声点儿?”

道玄方丈死死盯着他,祝瑢脸上的笑意逐渐冰冷,冷不然,他突然一脚踹在道玄心口,道玄突遭重创,跪地不起。

祝瑢声音如坠冰窖,带着迫人的寒意开口:“我说了,我听不清。”

“求你……放了……放了我们……”

道玄和尚目光所在之地,原还有几个门派弟子昏迷在地上。悠悠转醒之后,几人如遭雷劈,吓得不敢动弹。仔细看去,他们的手和脚都被一根又细又长的银针钉在地面上,稍稍移动就皮开肉绽,钻心疼痛。

祝瑢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中的扇子,脸色神情一变,大发慈悲道:“好啊。不过老和尚,我只放三个人,你看着选。”

说罢,他又补充:“我数十声,给你考虑一下。”

道玄和尚听完,脸色惨白,那边的徒弟更是惊惧不已,齐齐望向道玄和尚。目光中有祈求、恐惧、以及深深的希望。

道玄和尚左右为难,这厢,祝瑢却慢条斯理的开始倒数:“十,九。”

他饶有兴趣看着两边的人,眼底是歇斯底里的疯狂与偏执。

突然,他跳过了中间的几个数字,哈哈一笑,直接毫无预兆报道:“三,二,一。”

道玄和尚来不及反应,几名弟子身体猛地一震,血溅佛像,其中一滴,落到了佛祖眼下,缓缓滑落,宛如慈悲不忍之血泪。

祝瑢耸着肩膀,先是低声闷笑,接着是放肆大笑,仿佛看到了人世间最好笑的笑话。

他根本就是歹毒心思,耍弄人心,玩弄情谊!全然没有想要放过小寒寺,而是满足自己恶劣的兴趣,看他们在泥潭挣扎罢了!

道玄和尚恍然大悟,于是发了疯,神志全无,朝着祝瑢连滚带爬而来,势要将他扒皮生吞,千刀万剐。

祝瑢晃着脚,不躲不走,脸上带着笑意,风轻云淡的坐着。仅仅距离他还有一步之时,道玄和尚气绝身亡,往地上砸去。

台上的青年,笑意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。

“没意思。”

他转了一转扇子。

“没意思。”

他从神台上跳下来,踩在道玄和尚的尸体上,往小寒寺大门走去。

祝瑢掀翻桌上的油灯,任由火苗由小变大,将他阴冷苍白的脸色照出了几分人气。他动作娴熟,好似非第一次做此绝情残忍之事。火光中,隐隐出现百人嚎哭。那影子虚虚实实,围绕在他的身边,它们身着华服衣裳,俨然非小寒寺之人。

耳边,仿佛传来冤魂鬼哭,一声一声惨叫:“庄笑……庄笑……”

“恨啊……我好恨啊……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