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87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“你竟如此歹毒……弑父杀亲……你不得好死……”

祝瑢面无表情,沉默无声,唯有铃铛清音,叮当作响。

每走一步,铃铛镇心神的效果就愈发明显,耳边的声音渐渐消失。到了门口,华亭的第一朵烟花,在空中炸开。

他忽然想起,自己与赵小岚有约。

第60章照花拂影(十六)

烟火大会开的正热闹,明长宴来到中原之后,虽一直呆在江南,却从未来过华亭。往年,他倒是听说过华亭的烟火大会,碍于平日里天清的繁忙程度,任由钟玉楼等人如何软磨硬泡,他都一拖再拖,只说来年去看。未曾想到,这个来年竟然是诀别。

明长宴闭上眼,叹了口气。他心口处猛地一抽,令他蹙起眉头。

怀瑜在他叹气时便注意到了他的异常,他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甫一靠近,怀瑜身上那股暗香几乎是铺天盖地,将他紧紧包围。

明长宴摆摆手,笑道:“我能怎么,站得久了,头有点晕,不打紧的。”

怀瑜俨然是信不过他说得话,突然伸出手,将他的右手抓起,探了一探脉搏。脉象平稳,并无大碍。

只是,这样一来,二人的距离就愈发亲密。

原本明少侠做贼心虚,不知顾忌着什么,站得离怀瑜远远的。后来烟火大会一开始,他又觉得自己这个距离太远,没有拿捏好,于是找了百般理由,诸如:“太远了不方便说话”、“万一这小祖宗多想了怎么办”、“我还是站得近些好,否则刚才站得近,现在站得远,看起来十分古怪”。总之,自我纠结一番,明少侠不动声色地又靠近了一些。

怀瑜把脉之后,将原本就近的距离,现下拉得更暧昧。

明长宴身体一僵,不自然地将目光放在烟花上。

只可惜,现在天上放的是何种烟花,烟花又是何种颜色,明少侠一概不知。

怀瑜问他:“你要不要坐一会儿?”

明长宴回过神,说道:“不必,我站着就挺好!站着……上面的空气清新!”

怀瑜淡然道:“你不是说,站着头晕吗。”

明长宴听罢,哑然。

怀瑜招手,吩咐侍卫取了一张椅子过来,明长宴恭敬不如从命,能坐着看,索性就不站着看。

一坐下,他便情不自禁想道:小怀瑜虽然平时的臭脾气跟个小霸王似的,但是其实他对自己真挺好的。

除了娘亲之外,再也没有对他这么好的人。明长宴是个恩怨分明的人,有仇报仇,有恩就报恩。但是怀瑜给他的恩,如同滚雪球一般,越滚越大,到了最后,他几乎要还不起这份恩情了。

此刻,光落在怀瑜的脸上,忽明忽暗。明长宴看着看着,就走了神,胡乱想了些不切实际的东西。

怀瑜平视前方,突然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明长宴听罢,微微一笑:“没什么,我今天看你格外亲切。”

他正欲多说几句话,不料眼角余光瞥见一抹反光。明长宴素来好奇心极重,但凡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,就非要去看清楚。结果,定睛一看,发现是小寒寺的和尚脑袋。

他猛地笑了起来,怀瑜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明长宴勾勾手,怀瑜不疑有他,弯下腰,准备听明少侠对他说点儿什么。

骤然离得这么近,明长宴神情一顿,无可避免的想起那晚上半真半假的亲吻。

怀瑜等了半天,没等到明长宴说话,于是转头看去,见他一脸呆愣,不由开口道:“明长宴?”

明长宴陡然回过神,哈哈一笑,指了指不远处:“你看那边,是不是小寒寺的和尚?”

怀瑜看去,点点头,答道:“这有什么好笑的?”

明长宴哑然,反问道:“难道你不觉得,小寒寺的光头实在好笑么。若我说,他们寺庙里大可不必购置蜡烛,只消晚上的时候,站在月亮底下,被光一照,整个寺庙都亮堂起来!”

怀瑜沉思片刻,大约是在思考那个场景,便笑了一笑。

他很少笑,就算是笑,也只是微微勾起嘴角。像现在这样,笑出声的,实乃少见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