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192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这下,连道真和尚都震惊了。

“国相夫人?”

赵小岚暗道:果然这世道只有搬出怀瑜哥哥的名声才管用。

三皇子脸色微微一变。

道真和尚问道:“可是那位云青仙人?”

赵小岚道:“是又如何?我看你们是老糊涂了,男女不分!这事儿难道还有假么?三皇子就在这里,不信,你们大可以问问他。”

三皇子脸色一阵尴尬,被赵小岚一番豪言壮志弄得下不来台,只得委屈明长宴,笑道:“小岚说得极是。”

赵小岚得意洋洋,宛如打了一场胜仗,他转过头,喊道:“怀瑜哥哥,我说得对吧!”

明长宴无地自容,捂着脸险些挖个坑把自己埋了。

不对,他不用挖坑,他是一路都在给自己挖坑,现在是被赵小岚这个小蠢货推进坑里去了!

作孽啊!

明少侠在心中呐喊。

他连忙看向怀瑜,好在对方压根不理会赵小岚的胡言乱语,这让明长宴心里既松了口气,又很不是滋味。

怀瑜在此处,小寒寺的人收敛了傲气,没了方才的嚣张气焰。道真和尚本来觉得此人越看越像明长宴,只是现在连三皇子都担保了,他也没了自信,又开始怀疑是否真是自己的记忆不清晰了。

但是那尖头和尚不依不挠,问道:“总之,就算不是明长宴做的,此事也和他脱不了关系。他不做,难道天清派的人不做吗?他死后的这几年,江湖上被人用针灭门的门派还少吗?我看,就是天清派的暗中捣鬼!”

明长宴沉下脸色:“一派胡言。”

三皇子道:“道真方丈,此事多有蹊跷,现如今还是将小寒寺的大火扑灭才是紧要的事,等火势熄灭之后,再做商讨。”

他转过身:“阿珺,这么晚了,你不准在这里凑热闹,让段旻带着你回去睡觉。”

阿珺看得正起劲,被三皇子一说,打了个哈欠,揉了一揉眼睛。

她确实有些困,并且平时在这个时候,她已然爬上床睡觉了。

因此,三皇子提议,她便点点头,伸出双手,正对着段旻:“我累了,抱我回去睡觉。”

三皇子眉头蹙起:“阿珺,他不懂这些,你怎么能也跟着不懂事。你这么大了,还和段旻如此相处。再过几年,父皇便要为你择一门亲事,我知你在他身边长大,但男女有别,以后不能像这样胡来。”

阿珺被他说了一通,心里很不高兴:“三皇兄,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,哼!段段,我走不动了,要睡觉!”

段旻弯下身子,拦腰将阿珺抱在怀里,轻功离开了。

明长宴也拱手道:“三皇子殿下,我也告辞了。小岚,过来,你今晚跟着我。”

他说完,赵小岚便道:“烟姐姐,你也要回去睡觉了吗?”

明长宴道,“自然。”

赵小岚连忙跨了两步过来,站在怀瑜面前:“我还有一件事情,想问一问怀瑜哥哥。”

三人一边走,一边听赵小岚说完。

他:“怀瑜哥哥,你有没有治伤疤的药,就是涂了之后,皮肤可以跟以前一样好?”

明长宴好奇道:“你要这个做什么?你受伤了?在哪里,让我看看。”

赵小岚摇头:“我没有受伤。是离离姑娘,她的手上有许多疤痕,我想问怀瑜哥哥要一支药膏。”

怀瑜十分诧异:“白瑾?”

明长宴也有些诧异:“她手上有疤痕?我还以为,这样的天下第一美人,处处都是最好,最美的。”

赵小岚叹了口气:“据离离姑娘所说,是她之前失手打碎了一个花灯,被落下的琉璃碎片割伤了。我瞧着也像是被割出来的。难怪年前开始离离姑娘就不再受任何舞邀了,原来是这个原因。总之,一条手臂上都布满了,十分可怖。离离定是自己没有寻到好的药膏,我这才来问怀瑜哥哥取一支。”

怀瑜沉默了许久,若有所思,片刻后终于道:“回京之后去九十九宫拿。”

赵小岚喜笑颜开:“多谢怀瑜哥哥!”

明长宴道:“且慢。小岚,你过来,我也要问你一个问题。你回答我之后,我就让你怀瑜哥哥多给你一支药膏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