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04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他背后的纹身,乃是常叙当年替他所纹,勾勒了月满盈缺的四种状态,由一串古大月的文字牵引,最后在腰窝收尾。

常叙凑近了明长宴,扇了扇风,问道:“你现在还不知道,你自己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吗?”

明长宴连忙卷起袖子,闻了闻:“味道?没有啊,师父,我洗澡很勤快的。”

常叙道:“没说你身上臭,我说的是香味!”

明长宴疑惑道:“我不擦香粉,哪儿来的香味?”

常叙哼哼了一声,道,“你当然闻不到,你身上的香味,只有云青能辨别的出。”

明长宴听得云里雾里。

常叙已经问怀瑜道:“你什么时候给他用了针,我教你功夫,是让你这么用的吗?”

怀瑜转过头,端起桌上的茶杯,作势要喝,却是遮住自己半张脸,回答道:“是他先动的手。”

明长宴道:“什么?”

常叙道:“什么叫‘他先动的手’,我从来没教过他此法的使用,难道还能是他求着你给自己用上去的?”

明长宴听罢,惊道:“师父,你果然藏了一手!竟然还有什么东西没肯教我!”

常叙道:“现在不是这个问题,我在审问这个小兔崽子。不如你来问问他,为何你去哪儿他都能找到你。”

明长宴眉头微微一挑,望向怀瑜。

怀瑜的目光,从左边,不自然地移到右边,并且不忘习惯地轻哼了一声。

常叙道:“他不肯说,我来说。我问你,云青身上,是不是有一股暗香?”

明长宴点点头。

常叙道:“是不是只有你闻得到,别人都无法察觉?”

明长宴疑惑,只有他能闻到?

随即想到了他刚入宫时曾经问过茯苓和芍药,是否闻到了那股暗香,她们的回答是没有。

他连忙问道:“这是为何。”

常叙道:“这是因为,我多年前寻到了一个法子。此法先用特殊染料纹身,该染料深入皮肉,可抗小病和部分毒素,实际是为药物炼成,是十分珍贵的染料。”

“我当年给你纹身用的,便是这种染料,包括我给云青身上纹的,也用的是这种染料。”

明长宴十分惊讶。

“只是,光纹身只会有抗病祛毒之用,若是再在穴位施以针法,灌入植物汁液,便可是中法之人纹身处散发有异香。除同被施以此法者外,其他人闻不到此暗香。”

“这是我当年走访一个偏远的部落得来的方法。该部落用此法,主要为部落勇士之间,用以在别国安插卧底,可用此暗香分辨同类。”他顿了顿:“其二嘛……”常叙轻轻地瞥了他俩一眼,“也有部分贵族之间,以证夫妻之实,二人若纹上相同的纹身,则代表愿意结为夫妻,白首不离。”

他说完,看了一眼怀瑜。

明长宴震惊道:“竟是如此?!”

常叙点头。

明长宴叹息道:“实在可惜,此法若改良一下,用来追踪岂不是天下无敌了!”

空气凝固了一刻钟。

常叙开口道:“你就没有别的感想?”

明长宴道:“这东西怎么用啊,你教给我,不出一月,我便能想个更好的法子,保证比纹身简单!”

总之,得知了原来常叙并不知道那天的事,明长宴如释重负地长吁一口气。

害他提心吊胆了半天!

常叙道:“那你震惊什么!”

难道不是听了这夫妻之实震惊的吗?

明长宴却毫无察觉,道:“都怪你,师父,当年你要是告诉我,现在武林中哪里会有这么多冤案,我随便一改,千里之外都能把人追回来!你怎么只教他不教我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