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08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谁知,这一抬头,正好撞在怀瑜的眼睛里。他双手撑在浴桶边缘,将明长宴圈在其中,他抬头,怀瑜低着头,便与他距离不过呼吸之间。

明长宴呼吸骤然顿住,白雾之中,他肩头因热气而微微泛红,双颊与耳垂都成了淡淡的粉色,双眼朦胧,双唇饱满殷红,水光点点,因隔得太近,反而看不清怀瑜的脸。

他开口:“怀瑜?”

怀瑜起身,甫一离开,明长宴这才神志回笼。

怀瑜关了窗,却背对着明长宴,迟迟没有转身。

明长宴再怎么迟钝,也察觉到了这诡异暧昧的气氛,实在不该出现在两个男人之间。他连忙鞠了一捧水,往脸上抹去,等到热水从指缝中全数留下,他的手也没有离开脸颊哪怕半分。

直到明少侠觉得自己脸不再那么热的时候,他才哈哈一声,故作自然道:“怀瑜,你干站着做什么?”

明长宴望着他的背影,又等了一刻钟,怀瑜突然道:“丑观音背后之人,与庄笑不是同一拨势力。”

明长宴立刻被转移了注意,问道:“何解?”

怀瑜道:“你还记得花宴时那一出折子戏吗?那出戏讲的是当年庄家出的一桩事,丑观音为什么安排这一出戏给我们看?”之前受小岚所邀参加的花宴,却没想到当时看的那一出折子戏的旦角里,会有丑观音混入其中,导致最后发生了后来那般惨烈的事故。

当时戏中的角色“本人”——祝瑢,也就是庄笑,就坐在他们身边同他们一起看了那一出戏,思及此,明长宴道:“那一出戏不是冲着我来的,而是冲着庄笑来的。”

怀瑜点头,终于转过身,道:“祝时莺当年被贼寇掳走,并不是一件小事。庄家的家主纠结了一众好友,几十天之后才找到祝时莺所在的山寨。戏中,丑观音扮演的那个角色,应该就是庄家的家主。”

“等等,当时那出折子戏,离离就在包厢的另一边和我们一起观看。”

“我能肯定的是广陵碰到的丑观音一定是白瑾本人,而折子戏上的那一只,既然出现在她面前,想必她一定是事先知情的。你说除了我们,谁能仅凭几面认出丑观音?况且,折子戏上的丑观音,并没有当着我们的面变脸。”也就是说,折子戏上那只丑观音,可能并没有“变脸”的能力,却有十成的把握可以全身而退。

明长宴道:“然后她一剑给扮演‘祝时莺’的女旦来了个对穿。”

怀瑜道:“不错。当时,我没有多想,只是以为丑观音杀人灭口,兴起所致。现在想来,并不简单。恐怕,丑观音是在还原当年那一幕。”

明长宴诧异道:“还原?那不就是,庄家的家主杀了祝时莺吗!仔细想来,确实有这个可能,他分明找了那么多武林豪杰一起,却连一个妇人都救不出。听说当时救出的只有庄笑,他的母亲却是无力回天了。但是,庄家少主为何杀了自己的夫人?”

怀瑜道:“不是无力回天了,多半是为了家族名誉,在解决了贼寇之后,庄家家主便将自己的妻子杀害了。毕竟,一个如此显赫的家族,他们家的少夫人被贼寇虏了数十天,而这个家族的主人,大概不会允许有一个‘不干净’的少夫人活着进入自家。”听到这里,明长宴又想到了华云裳。

“不过,这都不是重点,不管庄家的家主到底有没有杀了祝时莺。丑观音做这一出戏都不是针对你,而是针对庄笑。我想,庄笑本人看到这出戏,并不会觉得高兴,这足以说明,他二人是对立的。”

明长宴兀自沉思:“难怪,难怪不得!”

怀瑜看向他。

明长宴道:“难怪不得庄笑所灭门的门派,都是当年他父亲的旧友。这些旧友不是别人,应该都是当年一同去救祝时莺的那批人。庄笑是在迁怒他们没有阻拦自己的父亲!”

怀瑜:“其中细节不可追究,只有等亲自问问他才知道答案。”

若是那些门派皆是因此事而灭,那么第一个被大火烧尽的庄家,岂不是很有可能是庄笑亲手所为?明长宴实在想不到,庄笑此人如此危险,连自己家都一个不放过。

明长宴突然想到了什么,道:“遭了!那赵小岚这个小蠢货危险了!”

他开口:“好家伙,他招惹的都是什么人!”

丑观音若真与庄笑结仇,夹在中间的赵小岚可不首当其冲地送死么!

思及此,明少侠泡药浴的心都没有了,连忙要爬起来。

谁知刚起了一个身,就被怀瑜按回去。

“放心,并无大碍。”

明长宴道:“这还没有大碍吗!赵小岚这个混账小子,喜欢谁不好喜欢丑观音!和谁交朋友不好和庄笑交!他还真是、真是、真是……”

他“真是”了半天,没说个所以然,便骂了一句:“不知死活!”骂完他还觉得不够,又补充一句:“他怎么这么会挑人结交?他是天才吗?”

怀瑜道:“不必为他牵挂。白瑾现在不敢有任何动作,包括她背后之人。否则,我叫常叙回来做什么?”

明长宴愣了一下。

怀瑜:“至于赵小岚,他只要在白鹭书院之中,不要乱跑,柳况自然保他平安。只是在这段期间,你告诉他,不准他再与白瑾或者庄笑见面。”

明长宴道:“我告诉他有用吗?一个是他的心上人,一个是他的挚友。我用什么立场去阻拦他们见面?”

怀瑜道:“一念君子。”

明长宴听罢,哈哈笑道:“对!我倒忘了,小岚还是我的追随者!等我泡好药浴,一会儿就去写几张签名,回头给他送去!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