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20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小玉哼了一声:“我还以为是赵公子来了。”

她接过离离方才放下的花洒,愤愤不平抱怨道:“那个赵公子也真是的,自己说了要同姑娘玩耍,结果这么些天过去了,一次都没有来看过姑娘!”

离离玩弄着手中的花,朝它吹了一口气:“不来便不来,我本就孤身一人,怎么现在受了点儿别人的恩惠,到天天惦记起来不成。”

小玉道:“姑娘,我知你待赵小岚与旁人不同,这才替你生气!若换成其他人,我管都不管!”

离离自言自语,笑着问道:“我待他有何处不同?我怎不知?”

小玉瞥了一眼离离皓白的手腕上,环着的那枚手镯,一言不发。

一刻钟之后,小雨将所有的花按照顺序摆好,又忍不住压低声音,正色道:“那天夜里在华亭真是太倒霉了,怎么会正好把白纱给扯破,赵岚与云青走得近,他这几日都没来,是不是发现你了?”

离离漫不经心道:“发现我什么?”

小玉没有点名,只说:“‘主人’之前从未说过,明长宴什么时候跟云青走到一块儿去了,现下赵岚又跟他扯上关系,我们如何独善其身?”

离离道:“我什么时候想过独善其身了?这世上有千千万万个意外,难道他就是万能的,什么都能料到吗?不过,我想,长宴公子应该很生气。”

她笑了一阵:“我好久没见到他生气的样子了。”

小玉抱怨道:“姑娘,你别这样没心没肺的,若是你对付不了云青,我便把这件事告诉‘主人’。”

离离脸色一凛,“这种小事有什么好说的?我自己能解决。大宴封禅在即,想必也没有心思管我。”

小玉道:“姑娘莫要逞强。”

离离道:“我对那小国相不感兴趣,他不把我放在眼里,我未必就要瞧得上他。倒是那个庄笑,真是令人生厌,我看到他就恼。”

小玉笑道:“他什么都没做,哪儿就招姑娘烦了,我见他模样长得俊俏,也不像是个讨人厌的样子。”

离离翻了个身,正想说什么,却被手上赵小岚送的镯子吸引了注意力,道:“讨厌一个人需要理由吗?”

小玉道:“你总是这样顾前不顾后。”

离离却不在意小玉的话,一边把玩手上的镯子,一边自顾自地说:“赵岚可真是个倒霉蛋,怎么偏偏就被庄笑找上了呢……遇上那个疯子,会是你这辈子最不该碰上的事情……”她趴在窗前,目光看着水榭台里枯萎大半的花,风一吹,叶子也打旋落在水中。

小玉劝道:“我总想你能离开这趟浑水,你却总不把自己放在心上。”

离离茫然地看着远方,喃喃自语:“我放在心上的人,也未将我放心上。这趟浑水是我欠的,上穷碧落下黄泉,命未尽,就要还。”

小玉问道:“这么多年,你不累吗?”

离离翻身上床,扯过被子,闭上双眼:“我很累了,要睡觉,你下去吧。”

她睁开眼,补充了一句:“若赵岚来找我,直接让他进来,不必阻拦。”

第70章大宴封禅(四)

明长宴送完了签名,浑身一轻,往白鹭书院山下走去。

已是入秋的季节,落花狼藉,踩在脚下,立刻嵌进泥土之中。

明长宴走了一阵子,因昨日下过雨的缘故,走得满鞋湿泥。上头,还随着泥土黏着一些不知名的,碎得稀烂的花瓣,以及一些枫叶。

到了山脚,路过一片枫叶林,他停在小河边上,寻了一块石头,准备洗一洗鞋。明长宴坐在石头上,洗的时候简单粗暴,将整只脚塞进水里,搅了两下,颇为好玩儿,于是玩性大起,趁周围无人,便脱了罗袜,踩进水中。

他的脚生的极好,比寻常男人的脚小了一圈,早年大月的钟敏毓秀将他养的十分金贵。脚背莹白如玉,饱满如月弓,渡了一层水光,添了几分柔和。落水时,因山上下来的泉水冰凉,圆润带粉的脚趾微微蜷起,令明长宴缩回脚,感慨道:“怎么还没入冬,水就这么冷了!”

他又试了几下,等适应水温之后,便坐在石头上发起呆来。

明长宴思绪繁多,从刚才到现在,终于在完成了给赵小岚托付签名的任务之后,这才得了空思考起那话本里新学到的知识——断袖。左思右想,不免想到怀瑜,他捂着脸,又叹了一口气,很是悲愤。

我不会是一个断袖吧?

不应当。

明长宴又想道:本少侠活了这么多年,也没对什么男人感兴趣过,说来,只能怪怀瑜长得太漂亮,像个女人!

想到这里,明少侠豁然开朗,被自己的一阵心理暗示,觉得怀瑜因为长得太漂亮,一定还被不少男人虎视眈眈。将一切责任推到怀瑜身上之后,明少侠索性躺在石头上,双手交叠,枕在脑后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