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37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说完,他的脖子银光一闪,一条银线,猛地穿过他的喉咙。百里灯踉跄一步,平静无波,仿佛一直等着这一幕。紧接着,两条,三条,他的脖子上,被无数的银针穿过。百里灯终于难以忍受,痛呼出声,渐渐地,声嘶力竭。可是,即使如此狼狈不堪,痛苦至极,百里的脸上始终挂着兴奋的笑容。

那针连着线,线的另一头,被庄笑紧紧拽在手中。他失控地攻击百里灯。脖子不够,要砍了他的手,切断他的脚,将他碎尸万段,要他死无全尸!

百里灯瞬间被银线削掉了手和脚,雨雾中又夹杂了一片血雾,纷纷扬扬。

就在此时,雨声中,一阵乱中有序的脚步声从远处赶来。庄笑木然着脸,也不撑伞,就这么不知所措地坐在地上,宫廊之上,已经齐刷刷站了十几个手持刀剑的侍卫。

带头的侍卫见此情景,大喝一声,冲上前来。

一滴雨,落在水洼里。滴答一声,激起层层涟漪,水波纹中,冲上前来的侍卫,突然被扭曲成了一张马贼的脸。

庄笑瞳孔骤然缩小,双目发红地盯着那侍卫。侍卫从远处而来,踩过地面,溅起雨水。庄笑突然从地上暴起,不顾一切地去捡起落在赵小岚身边的簪子。

握在手中,身边的雨声突然消失了,他望着自己的手,成了一双少年的手,抬头望去,只见他的父亲高高扬起长剑,面上不带一丝犹豫,将她的母亲一剑贯穿。

这一幕,是他少时最绝望地一刻,眼睁睁见珍重之人命赴黄泉,而自己却连声都不敢发出。

庄笑目眦欲裂,神情扭曲,死死地盯着这一幕。耳边,悉悉索索,传来了无数声音。

“时莺,我不是故意的,我也没办法,你不会怪我的吧?”

“庄夫人,死后一定风光安葬你,也别怪庄兄,你就去吧。”

……

“坏了孽种,死有余辜。”

“不干不净,败坏名声。”

庄笑喘着气,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,手中紧紧抓着簪子:“滚!滚!都该死!都去死!”

大雨中,他突然发难,鬼魅无形的银线毫不留情的将冲上前来的侍卫分割得七零八落,如此两人身首分离,血溅三尺之后,后面的人又惊又怕,踌躇不前,面面相觑。

明长宴终于赶到此处,他站在雨中,脚步猛然顿住。视线所及,皆是一片血染的场景,而庄笑身前,正是赵小岚生气断绝的尸体。

他的大脑如遭雷击,怒不可遏,心中如同被刀片锐利翻搅,摇摇欲坠,几欲不稳。

庄笑身长如玉,茕茕独立,目光死寂地看着明长宴。

半晌,一滴血不知何时溅在他脸上的血珠,从他的眼下滑落,滴在手上。庄笑好似突然清醒,形如槁木开口。

“是你?”

他茫然地看向周围,方才的父亲母亲,冷眼旁观的友人,全都消失不见。

庄笑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,木然道:“我不会杀你。滚吧。”

电光石火之间,数根黑针已然从袖口中飞窜而出,直取庄笑性命。庄笑侧身躲过这一击,眼神阴鸷的看着明长宴。二人对视无需片刻多言,庄笑不杀明长宴,明长宴却要置他于死地。他下了狠手,招招之间不留任何余地。

明长宴咬着牙齿,眼眶微微发红,动作间,身体无法克制的轻轻颤抖。他一掌即出,正中庄笑的心口,后者吐出一口鲜血,脚下却没有半分后退。侍卫握刀包围二人,动静之大,终于引起了宫中巡逻侍卫的注意,同时,怀瑜疾步而来。

他站定脚步,抿着唇,一旁侍卫道:“小国相!”

怀瑜道:“弓给我。”

他接过侍卫地上来的长弓,取箭挽弓,箭在弦上,一发而出,重重穿过庄笑身体。庄笑遭此一击,接连败退,猛地跪在地上。片刻之后,他终于在暴雨浇灌之下,心力憔悴,求生无望,支撑不住身体,摔在赵小岚身旁。

庄笑目光所及之处,枫叶开得如火如荼,被暴雨一打,洋洋洒洒的从半空中落下。其中一片,落在赵小岚的脸上。

他终于阖上眼。

苍茫雨幕之下,一枚带血的银簪,一串再无声响的铃铛,横在他二人之间。

作者有话要说:

赵岚这个角色从一开始就定好了结局,终于也写到这里了,人物灵感来自《红楼梦》的葬花吟,起因是我听岔了一句歌词,所以就有了他。

呃,后面不会有【好人】领盒饭了,最后一个。

第75章照花拂影(二十四)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