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40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他年幼时,庄家的规矩十分严苛,就算是再好吃,再喜欢吃的东西,一旦吃过三口,便不能再吃。若是自己偷偷地吃,或者是多吃一口,就会遭到父亲严厉的惩罚,譬如:两天不准吃饭。

赵翎笑道:“祝公子不用同他一般见识,规矩是有的,但是我管不住他。你看他这样,活像个饿死鬼投胎,我真是上辈子做了孽,这辈子摊上这么个弟弟。”

赵苏禾咬了两口糯米饼,嘀咕道:“我饿嘛,人饿了就是要多吃东西的!民以食为天!”

饭毕,赵苏禾便迫不及待的将他新认识的这位朋友拉进了后院。庄笑将将停住脚步,赵苏禾就忍不住向他显摆自己众多的一念君子同款武器。除了武器之外,画册与话本,更是数不胜数。

这些在赵苏禾看来,是无比重要的宝贝,但是由外人看来,不过就是一堆破铜烂铁。

庄笑惊讶不减,又问:“你弄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,你爹不会给你砸了吗?他难道不会家法伺候?”

赵苏禾正拿起一把仿制苍生令,舞得威风凛凛,哈哈笑道:“我爹才不管我这个呢!他要敢管我,我就去娘亲那里告状,叫他晚上睡院子里!再不济,我找皇姑姑为我出头,我们全家都怕皇姑姑,就我不怕!她喜欢我,我也喜欢姑姑!”想了想,补充道:“除了娘亲和阿姐,我最喜欢姑姑了!”

听到这,庄笑的惊讶就没停过,赵家的夫人竟然还能让家主睡院子,实在是闻所未闻。

赵苏禾放下“苍生令”叹了口气,说道:“不过,我考倒数第一的时候,所有人都不帮我了,哎!又不是我想考的吗,但是我的分最低,就只能倒数了嘛!”

听到“倒数第一”,庄笑更加惊奇了,道:“你还考倒数第一?赵家名列四大家族之首,赵家怎么可能允许嫡子是倒数第一?”

赵苏禾呼出一口气:“赵家的嫡子怎么就不能考倒数第一啦!我又不是自己想考的,都是柳先生给我的分最低嘛……其实我觉得这个分差不多啦!”

庄笑顿时觉得不可思议,当年别说是倒数第一,就算是考了个第二,也会被父亲用藤条狠抽得受伤卧病在床,只有娘亲会来床边陪着他。若考了倒数第一,他早就被他父亲活活打死了。

而赵苏禾不但没死,还活蹦乱跳地活到至今,分毫未伤,令他心中,罕见地生出了一股莫名的羡慕。

赵翎跨进门来,又看见赵苏禾跟朋友显摆这堆破烂,佯装生气道:“小岚!把你的破烂给我收拾好,怎么还拿出来丢人?不然明天我就给你扔了!”

赵苏禾叫道:“不行不行!阿姐,不是破烂,是我的收藏品!很贵的!”

赵翎呸道:“你收藏什么你收藏,成天就往冼月山跑,谁是你爹?明长宴是你爹吗?亲爹不去孝顺,就知道“明少侠”“明少侠”的乱吹,今天要不是遇到祝公子,我看你连命都没有了!”

赵苏禾自知理亏,摸了摸鼻子,把头低了下来。

见此场景,庄笑心中十分困惑,赵翎看起来是在训斥赵苏禾,实际上却丝毫不动怒气,和他当年在庄府的时候,是截然不同的氛围。

赵翎手中挽了一盒点心,送给庄笑。庄笑有些茫然地接过这盒点心,赵翎温柔道:“祝公子,你什么都不要,但我们却不能知恩不图报。这点心你且带回去尝尝,将来,若有什么困难,尽管来赵家。无论何事,我们赵家都会为你摆平。”

最后一句不过是十分平平无奇的一句话,如今的他并没有什么需要别人来替他“摆平”的。但鬼使神差间,庄笑看着赵翎点了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

赵翎走后,趁着赵苏禾在一旁玩自己的,庄笑迫不及待地拆开了方才赵翎给的盒子,他想看看,里面会装着怎样的点心。

不一会儿,赵苏禾又精力十足地蹦跶到了庄笑面前:“祝大侠,给你钱也不要,给你房子也不要,我看你无欲无求,不如,你和我做朋友,教我功夫,将来我把你的功夫发扬光大,也要让你后继有人!”

庄笑一边吃着点心,一边道:“我为何教你?”

赵苏禾十分心痒。自从他早上看见庄笑使得那一招之后,就抓心挠肺地想学。在江湖上,会用针,而且用得十分厉害之人,十个手指都能输出来。如今,被赵苏禾误打误撞找到一个,他断然不能让庄笑就这么溜走。

“祝大侠!我不是说了吗,我会把你的功夫发扬光大的!”

庄笑坐在石凳上:“我不需要发扬光大。”随即又拿起手中吃了一半的点心问道:“这是什么点心?我从来没吃过,还有吗?”

“有的有的,祝兄,你怎么连这个都没吃过,你手上拿的那个是荷花酥!”说完,赵苏禾又让人端了一盘荷花酥上来,谄媚道:“祝兄,就把你的武功教给我吧。”

“我再考虑一下。”

赵苏禾摸了摸后脑勺,庄笑替自己倒了一碗茶,微微笑着,看着他在原地抓耳挠腮地干着急。似乎这样,能够令他心旷神怡。

十一月,天气转凉,后院的红枫被秋风冷冷地吹。枫叶被吹得簌簌作响,其中一片,晃晃悠悠落在赵苏禾脸上。

空中,一滴雨落在茶杯中,茶水微微震动。

滴答一声,庄笑眨了一下眼睛,醒了。

相识数载,如黄粱大梦,梦中一切,又如泡影光阴,转瞬即逝。

庄笑沉默片刻,一动手,手上的锁链便发出沉重的,难听的声音,与铃铛十分不同。

方才落在脸上的那一滴水,原是牢房盯上落下来的。这个地牢大概年久失修,偶有漏水并不奇怪。

空旷死寂的牢中,一阵脚步声,不急不缓地传来。

庄笑听到后,动了动身体,扯到了腹部的伤口。这伤口很深,是个被一箭贯穿的伤口。此刻却已经被包扎完好。不过,他丝毫没心情在乎疼不疼,只听到那阵脚步声,隔着牢门,停在了他的面前。

庄笑抬起头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