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42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老秦哈哈笑道:“怎么你敢在京城,我就不敢来?这京城是你家开的吗!”

老刘道:“好哇!你刚才说什么,我亲眼所见?那我问你,你亲眼所见明长宴杀人了吗?”

老秦道:“我不用亲眼所见,我都知道他杀人!”

老刘破口大骂:“老狗贼,臭不要脸!血口喷人!放你娘的狗屁!你知道个屁你知道,明长宴是你爹吗你天天盯着他!”

老秦道:“是我爹?我看明长宴是你爹吧!他要是没做过这件事情,我把头拧下来给诸位看官当球踢!”

老刘撸起袖子,从台上跳下来:“他妈的你是不是有病,你这么恨他还成天盯着他,老子今天省点儿口水不骂你了,正好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自己跑来京城,今天不把你的头打下来我就把刘倒着写!”

秦老三也看他不爽,老刘要和他干一架,他没有说不打的道理。于是两个加起来一百多岁的人,当即在马路上扭打在一起。

众人见事情不对,好说歹说,将二人拉开。

但是讨论却水涨船高,并未停止。

一人道:“我听闻,一个月前小国相与十三卫将庄笑抓了个人赃并获,那庄笑杀了赵家公子和一名侍卫,用的正是万针穿喉的手段。”

一人又道:“既然有云青仙人在场,想必这件事的真实度不会太低。难怪不得,我说明长宴他好歹也是天清派的大师兄,天清是个名门正派,他也不至于成天干出灭人满门此等丧心病狂的事情!万千秋的事,说不定另有隐情!”

“前几年,不是谣传那杀人满门是他做的吗?还有那个雨阵!我看啊,悬!”

“那庄笑怎么啦?”

“还能怎么,肯定是被抓起来了嘛!赵家的人能放过他吗!据说,他与那赵家的小公子感情颇深,没想到最后竟然做出如此令人心寒之举,冲到皇宫里去大开杀戒……真是个白眼狼!疯子!若非他是个孤儿,说不定要灭九族哩!”

“庄笑武功如此之高,为何没上江湖缥缈录?”

“哼!你没听见老刘刚才破口大骂吗?那个杀人如麻的魔头嫁衣阎罗不也没有上江湖缥缈录?但是你见过这么多年来,哪个人从他手中活下来过?”

听闻“嫁衣阎罗”四字,周围的人连讨论声音都降下来了几分。

毕竟,这魔头在江湖中,叫一众豪侠闻风丧胆,唯恐自己被嫁衣阎罗盯上。他的武功鬼魅残忍,但凡出手,从不失手。江湖缥缈录上虽没有他的名字,却是令所有人都默认他与明长宴之流在伯仲之间,并且,这也是当年有人说一念君子就是嫁衣阎罗的原因之一。

片刻后,才有一人说道:“只可惜,明长宴死了!否则,我倒想知道,他和嫁衣阎罗,到底谁厉害些!”

“他若是真的没死,喜阎罗也不敢这么猖狂了。在这两年,他是不是杀人成瘾了!还有没有王法,有没有管他了?”

“怎么管?去管的全都死了!换成你,你愿意去送死吗!而且……他从来不杀平民和官员,只杀江湖人士,朝廷才懒得管他们。这本来是拿着苍生令的人才会管的闲事!”

“这……我又不是天下第一……再说,还不是你们逼死他的!要是他在!喜阎罗能这么嚣张吗!外邦的蛮子能这么横行霸道吗!真是一群废物,明长宴死后中原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不说,还为了争个苍生令起内讧搞得内耗得快完了,这段时间我是受够蛮子的气了!要是换成三年前,他们敢吗!还不是看了我们就要低头走!”

“别说得好像是你的功劳一样,你敢说你当年没有为明长宴的死拍手叫好?!”

“我、我又不知道这些是庄笑干得!陈年往事提他作甚,人都死了!”

“说实话,我也看不惯这群蛮子,真当我们中原没人了吗?”

一众人唏嘘片刻,又兀自散去。

人群的末尾,只剩下一个男人。

他嗤笑一声,十分不屑,拍了拍衣摆,转身离去。

刚走了两步,几名少年喊道:“二师兄!”

这几人,身穿白衣,袖坠两条丝穗,随风摆动,俨然是天清派的校服。

被几个少年喊住的,就是天清派的二师兄李闵君。

李闵君道:“不是让你们呆在客栈默读心法吗,怎么都跑出来了?”

秦玉宝道:“二师兄,客栈里来了好多门派的人,吵吵嚷嚷的,隔了好几个房间的声音都能被我们听见,根本默不了嘛!”

花玉伶连忙道:“是的是的!我作证。不过,师兄为何在这里?难道你也是来听书的吗?我们刚才站在另一边听,原来京都里发生了这么大一件事情。”

李闵君道:“这件事情跟你大师兄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虽然他人死得渣都不剩了,但也算是沉冤得雪,我看他也别阴魂不散,该好好地去投胎了。”

秦玉宝嘴巴一瘪,说道:“我不喜欢听这些话。”

李闵君开口:“不喜欢怎么了?这是事实,不喜欢也给我听着!”

秦玉宝道:“不是说大师兄可能还没死吗……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