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44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李闵君与剩下几人一同围了过来。

怀瑜看去,打过招呼之后,秦玉宝又道:“看来,大宴封禅果然名不虚传!吸引天下英雄,广招武林豪杰啊!没想到,连这么多年没见的人都看见啦!你现在过得好吗?”

怀瑜眼珠子动了一下,道:“不错。”

花玉伶最为感性,方才听大家发表了一番“寡妇论”,此刻看怀瑜,只觉得不甚唏嘘。

他心中暗道:是啊,大师兄长得那么帅,武功又那么高,人也那么好,这么好的男人去哪里找。他死后,就连我们师兄弟都心痛万分,更别说他老婆了。想必这么多年,嫂子一定过得很孤独吧,我一定要好好的宽慰一下他!哎,真是天妒红颜!

花玉伶开口,学着秦玉宝叫道:“怀瑜哥哥,你不用勉强。我们都知道,这些年,你辛苦了!”

怀瑜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。

花玉伶看来,只觉得怀瑜这一眼饱含了无限的怨怼与痛惜。他在心中感慨道:真是其凄凄惨惨戚戚,无言独上西楼!

怀瑜问道:“你们因为大宴封禅来的,现在住在哪里?”

李闵君先回过神,说道:“就在元和坊边上的一处酒楼里。只是今天我们师兄弟没空,若改日有空,一定请你来聚一聚。”

怀瑜记下酒楼的名字。

秦玉宝又关心地问道:“怀瑜哥哥,你住在哪里?我们可以来看望你吗?”

花玉伶听罢,不由对秦玉宝眼神赞赏:说得好,玉宝真是长大了。我知嫂子痛失爱侣,想必一定肝肠寸断。我们做兄弟的,当然是有义务照顾好寡嫂的!

燕玉南也道:“是的是的!怀瑜哥哥,你生活上有什么困难,尽管和我们开口,我们就算是、就算是赴汤蹈火,也一定帮你!”

怀瑜微微笑了一下,道:“好。”

三名少年听罢,心中都十分欣慰。

李闵君道:“那改日再聚。”

怀瑜点点头,不做多言,提着手中的药,往白鹭书院走去。

他走后,燕玉南道:“看来,他的身体不是很好嘛,我刚才看见怀瑜哥哥手中提着药,那是什么药?”

秦玉宝一本正经地回答道:“可能是身体不好吧!我听说,有些女子生了孩子以后,月子没坐好,就会身体很差!”

花玉伶则十分惊讶,道:“难道怀瑜哥哥的月子没坐好吗!”

秦玉宝瞪大圆鼓鼓的眼睛:“什么!怀瑜哥哥难道有大师兄的骨肉吗!是男孩还是女孩啊!”

李闵君狠狠给了他们脑袋一人一巴掌,三人被打得痛呼不已。

李闵君道:“越活越回去了是不是!脑子没有吗!”

秦玉宝眼泪汪汪:“我们只是开玩笑……”

李闵君明明当年最爱开怀瑜和明长宴的玩笑,此时却义正言辞地教训道:“什么不得了的玩笑也敢开!当年没见识过他的脾气吗!”

秦玉宝捂着脑袋,十分委屈:“所以特意等他走了才偷偷说一下……”

李闵君又是一巴掌拍去。

秦玉宝什么也不敢说了。

白鹭书院,一个人,一头鹿,正滚在地上,滚得十分欢畅。

鹿打滚,人也打滚。

滚了几圈,人爬起来,说道:“不闹了不闹了。”

此人就是明长宴。

他抱着鹿头,小白鹿十分不愿,一直往后面挣扎。明长宴又从怀中掏出几块点心,喂它吃了。这白鹿立刻老实不少,前膝微屈,乖乖地趴在他的腿上。

明长宴故态复萌,又开始觊觎白鹿的屁股。那处毛最多,肉最软和,摸起来十分舒服,拍起来那声音脆生生的,实在是一块风水宝地。可是这位鹿大哥十分讨厌别人摸它的屁股,除了怀瑜,谁摸都要挨踢。

他一边喂鹿,一边伸出手——先伸出了两根手指头,慢吞吞的,模仿着走路的姿势,一点一点朝着鹿屁股前行。

乘其不备,猛地揪住鹿尾巴。白鹿猛地一抬头,明长宴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,连忙揪住它的屁股,狠狠地抓了两把,白鹿顿时清醒,意识到自己受了“邪魔外道”的物质诱惑,最宝贝的臀部还因此受到了侵略,实在是有辱自己身为鹿的尊严。它十分嫌弃地抖了两下,两个后蹄子蓄力,出其不备,将明长宴狠狠一踢。

明长宴被它这力气踢得往后退了好几步,撞到了一个人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