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49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李闵君识时务者为俊杰,闭嘴了。

数十天前,怀瑜在地牢中,问了庄笑这两个问题。

地牢阴暗潮湿,庄笑靠在墙上,右脚屈起,也不在乎手脚上的铁链,笑了一声,答道:“百里灯的师门为我所灭,他是一个孤儿,恨我至极,与我不共戴天。但我却放他一命,让他随时找我报仇。”

怀瑜道:“他如你所愿。”

庄笑道:“丑观音配合他,演了一出戏,用来警告我,他马上就要报仇了。”

怀瑜道:“看来,就是在赏花宴的那一场戏。”

庄笑:“白瑾当时坐在你们身边,我想你们也不会对她产生怀疑。不过,台上的那个‘丑观音’,应该是她的同伙。我早在广陵的时候,就知道白瑾是丑观音,不然,你以为苏禾为什么会找你去看白瑾的手臂?不过,你和明长宴都是废物,给了提醒,竟然还没有杀了她。”

怀瑜冷淡道:“你认识丑观音?”

庄笑答:“我不认识‘丑观音’。她针对我,是因为赵苏禾。”说罢,嗤了一声:“废物多作怪。”

回忆到这里,李闵君忍不住插嘴道:“也不是很明显的互相针对嘛!小孩子吵架吗,互相在背后说对方的坏话!”

明长宴鄙视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怀瑜后来调查过百里灯,他在皇宫所用身份和姓名都是真实的。既然是真的,他一个孤儿,无亲无故,不是自己用神仙草,那么是给谁用?还有,丑观音凭什么帮他一个小小的侍卫做戏复仇?”

李闵君恍然大悟:“你是说,百里手上有‘神仙草’的信息,以此作为筹码,让丑观音陪他做戏。”

明长宴点头:“你悟性不差。我知道丑观音的真实身份,就是那个天下第一美人的离离,她是一个身体康健的人,用不上神仙草。那么她是为谁寻神仙草?”

李闵君看起来三观都被震裂了:“离离?天下第一美人离离!?”

明长宴道:“三个疑点。”

他伸出第一根手指:“在广陵,河伯娶亲一事中,我们曾经直面对上过丑观音,她被怀瑜所伤,本想将她拿下,可是没想到,那个嫁衣阎罗竟然出现了,帮助丑观音掩护,让她逃出。”

第二根手指伸出:“又是在广陵,当时广陵所发的瘟疫,实际上是有人在水源投毒。那个病情是先令人亢奋,活力四射,后来过了一些天,又衰败最后致死。。我相信,这个毒发症状,你不会陌生,三年前,龟峰派就是死于此毒。而投毒之人……查到投毒者便无法再往上继续查了。”

明长宴伸出第三根手指:“还是在广陵,因为这个瘟疫,广陵向‘河伯’献祭了很多少女,可没想到他们在广陵的雁荡河底下发现了许多还活着的少女,说是会被纸人带走。众所周知,能操控纸人的,只有那位嫁衣阎罗。”

他最后总结道:“乍一看瘟疫好像不是嫁衣阎罗所为,可若不是这瘟疫,便不会有那些被献祭的少女。那么嫁衣阎罗做制造瘟疫,关押少女是为了什么?我们本来以为是邪教、祭祀之类的东西。但是一旦连上了丑观音在帮别人寻神仙草,这个举动就有了别的意思。”

李闵君愣在原地,明长宴思路清晰,抽丝剥茧一分析,几乎所有矛头都指向了一个人。

明长宴闭上眼睛,冷静了片刻,缓缓问道:“丑观音是否在帮嫁衣阎罗寻神仙草?根据那个先令人亢奋活力四射,后来又衰败致死的‘毒’来看,这些真的是‘毒’吗?还是说,是制作失败的‘药’?嫁衣阎罗做这些,是否是在做关于药物的实验,因为他没有神仙草,所以他想制造出和神仙草一样的东西。”

“嫁衣阎罗是否是一个身患绝症的体弱之人?”

“为何华姑娘要和你们不辞而别?”

“为何我醒来一去皇宫,就被丑观音知道了?顺便一说,去皇宫找神仙草这件事,也是华姑娘告诉我的。”

“我问她伊月的尸体去了哪里,是不是也在骗我?”

明长宴像是问李闵君,又像是问自己:“什么人……武功在我之上,可以完全获得伊月的信任,可以获得我的信任。能瞒下大月公主之死,玩弄中原武林于鼓掌,两国之争由他纵横捭阖。”

李闵君听得后背汗毛竖起:“若真如你所说,此人必定是一个、一个……”

疯子?神经病?乖张?偏执?疯狂?

什么都不足以形容此人。

李闵君道:“难道你觉得,这么一个权势滔天,深谋老算,丧心病狂的人,会是华姑娘?就她那个身体?她为什么!她害你有什么好处,况且,做了这么多事,她能得到什么?”

明长宴脑子里一边想着以前的事情,喃喃自语:“我不知道她要什么。从小的时候我便不知道。”他回过神,正色道:“总之。不管此人是不是她,你还有小师弟们都不可以接触她。若是情非得已而接触,也千万不要打草惊蛇。”

李闵君道:“你别担心我了。我比较担心你,你怎么想的?”

明长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:“若是我害死你挚爱挚友,害你死于非命,害你众叛亲离,害你武功尽废,你怎么想的?”

李闵君听罢,干巴巴道:“我想不出来。”

明长宴说道:“正是。我也想不出来。”

“不管怎么说,近些日子以来‘嫁衣阎罗’安静了下来,我猜是因为大宴封禅的原因,死去的人我不会忘记,但是,现下更重要的是保住活着的人,你如今带小师弟们来了这边,那就要万分注意了,她当年离开你们,可能只道是我死了,她就无所谓你们如何,若是知道你把这些告诉了我,还指不定她会怎样。”

“这个你可以放心,我别的不如你,但是轻功可无人能敌,你不在的这三年里,我把小的们都教得一个个灵活得要死,飞上天都能直接当麻雀。若是打不过别人,保命绝对没问题。”李闵君拍了拍明长宴,此人在虽武力不在顶尖,轻功如同他自己所说的那般厉害,若是在中原武林,绝对不存在第二个比他轻功更好的人,因此,明长宴曾经还常常笑他更适合当飞贼。

此时,怀瑜已经出来,顺势说道:“还有一点,你的武功全废,是下毒所致。但是不管是什么毒,若是想将天下第一的武功毒得几乎全废还不被察觉,短时间一次猛毒,太难做到,很有可能是长期下毒所致。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