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51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闻言,明长宴眉头一挑,十分诧异,道:“造反?闻所未闻,造反了会如何?”

他看向怀瑜。

怀瑜十分淡然地解释:“根据如今中原武林这个水平,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。大宴封禅,已有数百年历史,是国家的一部分战力和权利的象征。若是某个国家在大宴封禅上表现极差,别人只道是你连一个有实力的勇士都无法拿出的国家,定是国力衰竭,这样的国家,回去后若是不采取措施,就很容易被欺负,严重的甚至会被攻打,所以不远万里来到大宴封禅的人中,一定会有当国实力最强的佼佼者。”

“在你执掌苍生令起,最忌惮你的并不是中原其他武林门派,而是离得更远的领国的势力。只不过他们都还未开始对你动手,中原这边自己就内讧起来了,将你逼死。中原武林如今内争外斗,不说实力,不在自家台子底下打起来就不错了。”

“若是说对别国来说何时最适合在中原造反,进而掠夺资源和土地,那便是这一次大宴封禅了。”怀瑜一本正经,分析得头头是道,明长宴却更加吃惊了,道:“你既然知道,为什么这么淡定?”

怀瑜道:“有吗?”

明长宴道:“有啊!你真的是中原的国相吗?据我所知,皇帝十分仰仗你,如今你将国家灭亡说的如此轻松,你不怕他治你的罪?”

怀瑜却道:“我又没说给他听。”

明长宴顿了一下,十分佩服的伸出了大拇指。

他下结论道:“这件事非同小可,本少侠视情况而定管还是不管。”

李闵君道:“好了,这么长的时间不见面,别站在外面聊这些无聊的事情。”

秦玉宝等人这么些年没有见明长宴,肚子里憋了几千字几万字的话要同他说。李闵君的话刚刚说完,几人就忍不住连拖带拉地把明长宴往屋子里拽。

谁知,两个人拽到一半,拽不动了。

秦玉宝和花玉伶停下,外头望去。

只见明长宴的另一只手,被怀瑜牢牢地抓着。他偏没有正面对着他们,而是十分吝啬的只出了一个侧面,甚至,连目光都是平视前方,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。若不是左手死死抓着明长宴,众人都要以为他在原地看风景了!

明长宴哈哈一笑,对三个小师弟说道:“今晚上就不能陪你们来,大师兄有要紧事。改天,改天!”

两人的目光笔直地落在怀瑜拽着明长宴袖子的手上。

明长宴略有些僵硬,连忙往左边走两步,用自己的身体把怀瑜的手挡住了,很快,又将他整个人都挡住了。

“好啦,听话,乖!回去睡觉!”

花玉伶不死心地撒娇道:“大师兄!你要回哪里,你在京中有房产吗?不如跟我们睡一晚上,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!”

明长宴道:“如果有好多话,今晚上就用笔写下来,明天把东西直接给我看。”

花玉伶道:“大师兄……”

可怜兮兮,凄凄惨惨戚戚,无言独上西楼。

李闵君终于看不下去,左手抓着花玉伶,右手抓着秦玉宝,直接抓进屋子里:“哭什么哭!都给我回去睡觉,我之前说的话你们都忘记了吗!”

花玉伶抽抽搭搭道:“你说什么了呀,二师兄。”

燕玉南贴心的跟在后面,轻声细语地说了一句什么。

明长宴:……

这个时候!又这么不老实了!

秦玉宝艰难的从李闵君的手臂与腰之间,不死心地钻出一个脑袋来:“大师兄!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回去做的啊?你说出来,我们帮你一起做嘛!早点做完早点回来睡觉啊!”

明长宴要做的事情,无非就是回九十九宫吃药,药浴。但是这些一旦说出来又要平添几分他们的担心。

怀瑜轻轻提醒道:“晚上要吃药。”

明长宴点头:“我知。”他对秦玉宝说:“我用不着你们。这件事情,只能两个人做。”

李闵君不知道为何,突然吓得浑身一震,大吼大叫道:“明长宴!你他妈当着小孩儿的面胡说八道什么玩意儿!”

明长宴被吼得莫名其妙:“你又发什么疯?难道我说错了吗?”

秦玉宝道:“什么事情啊,只能两个人做,难道不是越多的人做起来,完成的越快吗?”

花玉伶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大惊失色道:“我知道了!”

秦玉宝问道:“你知道什么?”

二人就这么被李闵君用手臂夹着,隔着他的腰聊起天来:“我看到话本上说,人一旦结婚,就要行夫妻之实,这个夫妻之实,是只能两个人做的!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