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63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他脸色神采飞扬,不同于刚来时的那般闷闷不乐。

陆行九拱手作揖:“那学生告辞了!”

辞别柳况之前,眼神一瞥,瞥见了明长宴。

明长宴站立在原地,不躲不闪,任由陆行九打量。

陆行九狐疑的看了他半天,心道:这个人好生眼熟,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?

明长宴被看得久了,也不自然。十分礼貌地对陆行九道了一声:“你好。”

他扮作女人的时候,跟陆行九有点儿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过节。只道当时是烦闷无聊,欺负陆行九解闷。如今已经恢复武功,自然不再同小孩儿一般见识。

好在陆行九也没看多长时间,他心里实在高兴,几乎是连蹦带跳地往山下跑。

直到对方的身影完全消失的时候,明长宴才问道:“你刚才骗他干什么?他刚才说的什么皇兄,是不是从头到尾压根就没在意过他?我认识你这么久,还第一次见你搞这种善意的谎言。”

柳况道:“难道我以前没有吗?”

明长宴道:“你以前只有恶意的。”

柳况笑了一声,倒了碗茶给自己喝:“陆行九这个孩子,是南梁最不受宠的皇子。自幼丧母,被众人排挤,讨厌。梁国皇帝也不喜他,这才将他送来中原做质子。”

“他在白鹭书院中,最刻苦,最努力。是学院中做文章最好,功课第一的学生。他来问他大哥,无非就是想知道大哥有没有过问他的课业。这样,他的大哥便可知道,他并不是完全没有用处,又或者,他其实是一个很有用的小孩。”

明长宴道:“我见他除了性格脾气差些之外,各方面都不错,为何被排挤?”

柳况从容道:“因为他是一个断袖。既自卑又要强,在南梁被排挤久了性格也变得很差,对待同龄人十分苛刻。他在白鹭书院中已经是第一了,却还是不被梁国看重。皇室嘛,怎么会允许本国的皇子是一个断袖呢。”

明长宴挑眉道:“就因为是断袖?”

柳况放下茶碗,说道:“不错。”

明长宴又问道:“阿珺讨厌他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?”

柳况开口:“那倒不是。公主天真烂漫,性格善良,绝不会因为断袖之事而讨厌任何人。她就是讨厌陆行九罢了,没有别的意思。我猜,大概是之前结下的梁子,不过孩子之间的打闹,吵完就和好了。”

明长宴点头:“时候不早了,我们先告辞。”

柳况道:“你多加保重。这一段时间,还是不要露面的好。”

辞别柳况,明长宴闲庭散步地往山下走。

到了半山腰,他突然后知后觉抓住了重点。

脚步,突然一顿。

断袖??

难道断袖还会被嫌弃吗??

明长宴摸了摸鼻子,越走越慢。不知怎么的……他十分心虚。

说起断袖,他先前还看过一本龙阳画册。那本画册虽说是小贩往他怀里塞得,跟他并无半点关系,但当时却是从他的怀中掉出来,并且,被怀瑜看了个正着。

明长宴悚然一惊,暗道:不是吧!在中原,难道断袖还是要被人嫌弃的吗?那阿珺还告诉我大家都喜欢看断袖画本!怀瑜……不会讨厌我吧?

转念一想,又不对。

明长宴心道:不不不,关我什么事,我又不是断袖,不喜欢男人,本人行得端走得正,身正不怕影子歪,紧张个什么。若是怀瑜问起来,我便如实相告,说这一本画册是别人强行、硬塞给我的,本人毫不知情。

胡乱地宽慰自己一通,明少侠的心中却还是有了一个小疙瘩。

他走走停停,时不时又看两眼怀瑜,依旧还在纠结这一件事情。

但是那一本画册确实从他怀中掉出,又确实被怀瑜看见,证据确凿,他想抵赖都不沉。万一怀瑜讨厌断袖,岂不是也要讨厌他?那他走得离怀瑜这么近,怀瑜会不会讨厌我?而且这都过去这么久了,怀瑜都没有问一下,不会已经给他下了结论吧?

想来想去,明少侠陷入了迷茫。

心中,两名小人正在努力地打架。

甲小人说:你心虚什么,你又不是断袖,走得离他近点儿怎么啦!天地可鉴,问心无愧!

乙小人说:你放屁!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