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65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怀瑜等他说完,道:“几时回去?”

明长宴道:“越快越好。怀瑜,药我可以自己上,我马上就走。”

明少侠此时做贼心虚——原本,他没有打算那么快回天清的。毕竟九十九宫吃穿住行穷尽天下之奢靡,只怕比皇帝也不遑多让。再者还有怀瑜此等精致人物可供观赏,若不是明长宴近日怀疑自己似乎有断袖之癖,他恐怕还要在这里住到天荒地老。当然,明少侠一向不拘小节,即使自己真是断袖,他也不在意。只是,若有可能因此被怀瑜讨厌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光是想想就让人十分抓狂,抓狂得连九十九宫的富贵日子都不想过了。

这是其中之一的理由。

其二,明长宴需尽快跟李闵君会汇合,天清目前在武林中的处境极其不乐观,他身为大师兄,武功既然已经恢复,断然不能让天清在受武林众人欺辱。

怀瑜还站在他身后上着药,一言不发。

“我曾想过直接拿回苍生令,但此法不可行。世人皆知‘一念君子’早就死于烟波江,江湖上假扮我的人犹如过江之鲫,我贸然出去认领这个身份,且不说有几个人相信我,就算是全信了我,也有小寒寺在其中捣鬼。他们盯着苍生令这么多年,好不容易把我盼死,眼看就要得手了,如今我又活过来……若是拿回苍生令,只能在大宴封禅上拿回来。总之,此事绝不肯能善了,所以……”明长宴小心翼翼地问道,“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回去了?”

见身后之人不说话,他又清了清嗓子补充道:“我虽然脸皮厚,但毕竟也打扰你太久了……再厚的脸皮都要不好意思了,我也不是你的什么人,本来就没有义务如此帮我。”明长宴越说,越觉得自己太恶劣了,突地就那么良心发现,怀瑜明明不用管他,却被自己死皮赖脸缠着帮忙。掐指一算,都已经帮了他一年多了。

他看了一眼明长宴,停了一会儿,道:“你如果想离开去哪儿,不用征求我的同意。”平时这个小祖宗总是这儿不让去那儿不准的,此时突然如此懂事,轻而易举就答应了他,丝毫不加阻拦,明长宴竟有些不习惯。

上完药,怀瑜仿佛想着什么,说道:“你已经可以参加大宴封禅了,我之前答应要帮你医治,如今已经完成约定了。”怀瑜停顿了一下,看着他,“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,当初你的身体损伤到那种程度,就算是神仙草,也不可能让你完全恢复如初。”

“现在,你确实可以承受与和从前一样的程度打斗。只不过,这是会被消耗掉的,如今你的根基重建,就算是恢复也比旁人慢些。不到万不得已,绝不可与高手争斗。”怀瑜这是在告诉他,他曾经用之不竭的东西,如今成为有限的了。明长宴愣了一愣,醒来后本来只是死马当活马医才找来皇宫,能恢复到如此程度已是意外之喜。而怀瑜告诉他的东西,他并不是不知道,毕竟身体是他自己的,他比谁都要清楚。

“我说完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怀瑜收起了纱布和药材,递给了他。

明长宴只道:“正好。自从我醒来之后,几乎日日与你一起行动,如今也该分开。否则,时间长了,要腻歪。”

他突然不敢看怀瑜的眼神,说完之后,随意地接过对方递给他的药。

“我看你是用的这几种吧,多谢你了。”他急匆匆地说完,头也不回,逃似的离开了九十九宫。

明长宴认为自己需要一段时间冷静。他径直走到元和坊,李闵君见他前来,诧异道:“你这时候来做什么?”

紧接着,又看到明长宴背后的包,更加惊讶:“你背包来?你不是跟云青一起住吗?”

明长宴摆摆手道:“不住不住。现在有大事在身,住在九十九宫不方便。”

李闵君却十分八卦,一边坐下磕起了瓜子,一边多嘴道:“难道,你们吵架了?”

明长宴鄙视道:“并无。你别废话,我来是要告诉你几件事情。”

李闵君倒了两碗茶,用手拂了拂热气:“什么事情?”

明长宴道:“小心丑观音。”

李闵君问道:“这件事,也正是我要问你的事情。上一回说得的仓促,那云青简直有毛病,合该你跟我说了几句话,我就能吃了你一样。只让我听了一半,还没来得及细问你,你就被他给拽跑了。上一次,我也听你说了丑观音,她如何了?为何是又是天下第一美人了?”

明长宴道:“玉楼和明月的事情,我已经同你说过。我要跟你说的,是丑观音与嫁衣阎罗。”

李闵君道:“他们怎么了?”

明长宴:“丑观音生性狡猾,且性格诡异,行踪不定,千人千面,十分无耻。这一段时间,他们或许是因为大宴封禅安静了下来,你要留心身边不对劲之人。”

“我看你就挺不对劲的,你都舍得拿着包裹从九十九宫搬出来了,一定有什么问题。”

明长宴翻了个白眼。李闵君又正经地问道:“既然你知道丑观音是离离,为何不直接杀了他?”

说道此处,明长宴啧了一声。

“原是该我得手了,结果中途出了小岚那事,我抓着她去了赵府看是不是真的,谁知真如她所说一样。当时我急着去皇宫,虽然伤了她,但最后是被她跑了。”

“若是直接就能杀了她,那倒省事了。可她背后还有喜阎罗,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喜阎罗会是谁。玉楼死了,你们都还好好的,可听你说天清除了被小寒寺砸过一遍什么都没丢,我想知道她为何要那样害死玉楼。”

“我还想知道明月在她手上呆了两年,都做了些什么,我有好多东西想要问。”

“此人最擅长易容,一旦钻进人群,就是把江湖翻过来找一遍,也找不到她。只能等她自己现身。”

李闵君道:“或者,我们逼迫她现身。以她们做的那些事,不可能只是被识破就落荒而逃。”

一边说着,明长宴陷入了回忆,二人沉默片刻。中途,被书客前来问是否买报纸的敲门声打断。

打发走了小二后,李闵君又问:“对了,你还没回答我。你跟云青到底怎么回事?哎,也不知道是不是几年没见到你的原因,我这会儿真觉得你看着挺不对劲的。”

明长宴从回忆中清醒过来,茫然道: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