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70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明长宴道:“他如果是韬光养晦之人,养了这么多年,也该有所行动了。这样看来,二皇子痴傻与大皇子暴毙都极为可疑。”

秀玲珑道:“我听闻元侧妃暴毙在先,大皇子随后便一起去了。”

明长宴点头:“元侧妃在宫中十分得宠,父亲是镇国公,娘家是四大家族之首的赵家,夫家则是排行第三的秦家。大皇子如果不死,这背景实力,绝不容小觑。”他说完,恍然大悟:“难怪不得!”

李闵君道:“难怪不得什么?”

明长宴回忆道:“当年王少侍讲宫中冤魂报仇一事全数推到我头上来,让我替幕后之人顶了这个罪名。最后这个少侍就消失不见,我与怀瑜回去查看时,已经完全找不到此人,但她的家世背景却不是杜撰。现在看来,恐怕这个王少侍就是三王爷之人,只有宫中的人安插外人进来才能做到毫无破绽。那么我进竹林小筑时,百里灯与王少侍分明是做戏给我看。他二人是认识的,那么百里灯的假神仙草,便是偷给她,或者她背后之人。”

秀玲珑提醒道:“既然你说的那名女子是真实存在的人,可曾询问过她的家人,她去了何处?”

明长宴摆手:“不必询问,估计早就命丧丑观音之手了。”

这世间,谁能毫无破绽的扮演另一个人,谁会不遗余力,要害他性命。

普天之下,非丑观音莫属!

李闵君未参与明长宴在宫中的这一段时光,因此听得云里雾里。虽然秀玲珑也不曾进宫,不过她向来不出门知天下事,凭借明长宴的三言两语,倒也能猜出前应后果。

明长宴问道:“你刚才说,楚之涣去哪儿了?”

秀玲珑开口道:“百花深处。”

第86章听雨沉雪(二)

百花深处,白天,红白灯笼不曾点灯,挂在空中,风一吹,形影孤吊的随风摆动,十分阴寒。

此处地形复杂,巷子众多,就算是住在里面的姑娘,若没有人领着,一不小心穿进了另一条巷子,恐怕也要在里面走个一两个时辰。说不定,也出不来。

楚之涣只身一人前往百花深处,他选了一条平平无奇的巷子进去,摘下屋檐上的灯笼,越往里面走,屋檐覆盖愈发密集,光亮也越少。

极少的一部分人才知道,百花深处分为上下两层。

上层供江湖中人,达官贵人寻欢作乐。而下一层,则是姑娘们不接客时,休息的地方。

下层地势较低,从百花深处的一条巷子穿进去,拐了无数个弯之后,面前终于出现一扇古朴的木门。

推开门,一道长长的青石台阶,由上至下,出现在楚之涣的眼前。

他轻车熟路的沿着台阶拾级而下,俨然是熟悉这里的地形。

台阶并不是直直到底,中间还转了几个弯,楚之涣行色匆匆,终于走完最后一条。

最底下,孤零零的放着一把撑开的竹伞。

楚之涣急着赶路,没有多看一眼这把竹伞。

谁知,只是错开了这一眼,他的脸上,便接到了一滴雨。

楚之涣连忙转身,将地上的竹伞匆匆拾起,继续向前赶路。

最终,到了最后的地方。

一棵需要四名成年男子合抱才能抱起的大树边上,一个女人,手持毛笔,正在描眉。

这棵树枝叶婆娑,虬枝盘旋。树边则是一处大殿。

大殿之中被挖了一个池子,一面死气沉沉的池水之上,唯有一条仅仅能容乃两人过的竹桥连接。竹桥的末尾,是一张奢华的长塌。

长塌之上,正是画眉的女人。

不过,她画眉,并不是为自己而画,而是为她手中的纸人而画。

楚之涣眉头皱起,问道:“怎么是你,他人呢?”

榻上描眉之人,一手掐着纸人的脖子,另一只手换了一直毛笔,专心致志,无比用心的开始替纸人点绛。

一滴浓郁的几乎化不开的红墨,落在纸人的眉心。

点绛的女人手顿了段,突然,扔了笔,扔了纸人。那纸人的脸俨然是她废了大工夫精心绘制的,此刻说扔就扔,并且还嫌扔的不够远,落在脚边的时候,还被她踢了一脚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