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74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李闵君茫然道:“皇后掌权?”

秀玲珑开口笑道:“闵君,你还不懂吗?刚才说了那么多,合着你都白听啦?按那皇帝独宠皇后的态度,皇后掌权又如何?否则,为什么文武百官都叫她妖后?你的脑子真是不开窍。”

柳况道:“皇帝真是因为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的原因,才选择尽快立储君。”

明长宴插嘴道:“我不同你废话了。李闵君,你就在这里等我,晚一点的时候我再回来。”

李闵君连忙抓住他:“等等,你还没告诉我,你去找怀瑜做什么?”

明长宴道:“自然是因为现下宫中的事,他才是最清楚的,大宴封禅没多少天了,我总不能跟个糊涂虫似的就去参加了吧,怎么?你脑子里想的是什么?”

李闵君哑然。

秀玲珑开口:“你此去记得避开皇后。”

明长宴歪头看他,秀玲珑道:“秀玲珑知皇后待小国相十分珍重,但此女绝非她所表现出来的那般亲厚,他是他,你是你,稍有不慎,小心你就在阴沟里翻了船。”

柳况也提醒道:“玲珑姑娘说的不错,她既然能将整个皇宫控制在手中,想必对付你也不是难事,万事小心。毕竟这时候兵荒马乱,各路势力蠢蠢欲动,你没有暴露在众人的眼中还好,今后若是暴露了,叫天下知道你明长宴还没死,那就麻烦了。”

明长宴道:“我自有分寸。”

天色渐晚,明长宴换上了一身夜行衣。

出门时,李闵君取过伞:“雨刚停,保不定等下会不会下雨。”

明长宴道:“你说的很对。我的针呢?”

李闵君:“带那么多干什么?针不要钱吗?用完了捡回来!”

明长宴感慨道:“李闵君,你真是越来越小气。”

李闵君猛地一关门。

明长宴叹了口气,夹起来,往皇宫走去。

轻功一刻钟不到的时间,明长宴轻车熟路的从少阳门翻进去。倒不是他热衷于走少阳门这条路,而是正门的路他找不到怎么走。晚上的时候,明长宴的身体不如白天。他的武功虽然已经恢复,但身体实在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病秧子,经不起太多的折腾。一到晚上,白天没有的毛病便敲锣打滚,轮番上阵。

首当其冲的,就是视力。

他翻下墙,揉了揉眼睛,果不其然,先是眼睛起雾,接着是不受自己控制的落下啦一些眼泪,下一刻,周边的物品都变的模糊不堪,活像走在大雾中。明长宴算了下时间,现在理应是戌时,每一天到了这个时辰,他的视力就会下降得厉害。

明长宴不敢像方才那样艺高人胆大,在皇宫里乱窜,而是慢下步伐,缓缓前行。

他暗道:今年的大宴封禅若是放到晚上,本人还真是没什么把握能赢。

明长宴的身体,随时间推移,越晚越糟糕。又或者,白天使用过度了,晚上便加倍的报复回来,令他十分痛苦。走了两步,一阵困意袭来。明长宴在树边靠了靠,等意识恢复一些,继续前行。

一射之地后,他猛地被人叫住。

“你是谁!”

听声音,颇有些熟悉。

明长宴转过头,看见两名宫女,一左一右,提着灯笼,紧张的望着他。

等明长宴转过身来的时候,其中一名惊呼道:“你、你、烟,烟少侍!”

明长宴眉头一挑。

很快,那个宫女又说:“不可能不可能,烟少侍已经被皇后娘娘处死了,这个、这个人是谁!”

什么,他被皇后处死了?他不是还好好站在这里吗?

另一人道:“芍药,你莫慌。是不是认错人了?”

明长宴听到这个名字,终于恍然大悟。

看着眼前,两张如出一辙的脸,他心知是自己记不住人脸的毛病又犯了。

明长宴道:“你们是茯苓和芍药么?”

芍药见他与“烟少侍”长得有九分像,但看身高与脸,却活脱脱的是一个男人,再看他一身漆黑的打扮,出入皇宫,显然来者不善!

“你是谁?为何认识我们?”茯苓的胆子大些,提着灯笼开口,说罢,又忍不住问道:“你是烟少侍的什么人!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