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78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殿内,气压骤然降低。

明长宴还在跟怀瑜那只手较劲。

他挣扎一番无果,反而被怀瑜越捉越紧。

明长宴小声道:“怀瑜,你放手,别作弄我了。”

怀瑜充耳不闻。

明长宴恐皇后的疑心越来越大,不得不甩开怀瑜的手,却不知道这个动作哪里没做好,猛地撞到了屏风上面,那屏风在明长宴的眼中摇摇欲坠。

此刻,皇后正说道:“楚萧云住在东宫之后,你多加一点侍卫看住他,千万别让他出事。对了,还有一件事,你必须彻查清楚,今晚上大明殿内有何人出入——”

屏风轰然倒塌。

明长宴连忙跳出来。

皇上微微张嘴,那句话拐了个弯,变成了:“是谁?”

她目光一瞥,看到二人相握的手。明长宴眼疾手快,终于将手抽回,作揖道:“皇后娘娘晚上好。”

皇后看了一眼怀瑜,又打量了一下明长宴:“本宫很好。看来,怀瑜也不必去彻查了。你是谁?又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?来做什么的?”

她看见明长宴的一瞬间,身体微微放松,殿内紧张的气氛也消散得无影无踪。

皇后好整以暇地等待明长宴解释。

明长宴咳嗽一声,胡扯道:“草民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,因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,见天外月色正好,于是出来走走,闲庭散步,不由忘乎所以,一回过神,就在皇宫了!”

皇后笑了一声:“小滑头,你倒是挺会编的。”顿了顿,她突然又问道:“刚才,你为何不让镇国公把话说完?”

明长宴哈哈一笑,装傻道:“什么镇国公,皇后娘娘,我不知道啊。”

皇后笑道:“你若在本宫这里装疯卖傻,本宫一定会好好的给你一点颜色看。”

明长宴下意识去看着怀瑜。

怀瑜开口道:“无妨。”

听到对方这么说,明长宴咳了两声说道:“不是我不让镇国公把话说话,是皇后娘娘不让他把话说完。不是我出手,自然也有别人出手。我路过贵宝地,举手之劳罢了,不足挂齿!”

皇后道:“你让我很惊讶。今晚若站在那里的人不是你,现下,他已经咽气了。听你这么说着,好像你知道了什么似的?你就是明长宴吗?”

明长宴无所隐瞒,皇后一问,他直接答道:“正是。”

皇后点头:“我曾听过你的一些事情。想不到,你竟然真的没有死。”

怀瑜看着皇后,皇后对着他笑了笑,缓缓道:“你信任的人我就信任。”

明长宴老老实实站着,不知为何,这一次面对皇后,颇有些紧张。

他的人生少有这种紧张的时候,如今被皇后打量,令明少侠坐立难安,冷汗直冒,生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对,引起皇后反感。

明长宴想起头一回见皇后,那会儿他还穿着裙子,有一个“烟少侍”的身份,对皇后做事说话,丝毫没有顾忌,现在想来,真是惊出一身冷汗。

明长宴悚然一惊,心中捶胸钝足,悲戚喊道:我怎敢!

皇后取了一粒药丸,喂皇帝吃下。

她放心大胆,明长宴却揶揄地看着怀瑜,后者微微皱眉。

明长宴正在心中组织句子,却不料皇后突然关心起他来了。

“明公子,你的身体如何了?”

明长宴回过神,意识到皇后正在问他问题。

“我的身体?”

明长宴一惊,暗道:皇后问我的身体做什么?难道我看起来很弱不禁风吗?

“这孩子从小就不依靠别人,从未向我讨要过什么,我从两年前开始就一直想看看,能让他一反常态的,到底是个怎样的人,长像如何,性格又是如何,竟然令他这般喜爱。”随即皇后又笑着补充道:“不过看你这般机灵,本宫也很喜爱。”

闻言,明长宴十分震惊,这都是哪跟哪?皇后这话是什么意思?两年前?怀瑜找她讨要了什么?什么叫“令他这般喜爱”?什么叫“本宫也很喜爱”?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