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83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小鱼做了这么多,实际上也是因为他活了这么多年,一直都过得挺无聊的,虽然很短,但是第一次让他感受到不一样的东西的人,他想让他活下去。后面会讲一点以前的事情~

阿珺喊怀瑜哥哥确实没喊错,因为怀瑜确实就是她亲哥:)同一个娘生的,just爹不一样。

第89章大宴封禅(十七)

明长宴翻来覆去的看了一眼报纸。

玲珑阁的报纸向来做得花里胡哨,翻了七八遍。屋子里全都是纸张摩挲的声响。

怀瑜道:“你在翻什么?”

明长宴头也不抬,略过了第一页的大字标题,往第二页、第三页翻。

“秀玲珑不是要为我沉冤昭雪么,我怎么整一份报纸都读了,没见着她哪儿写了。”

怀瑜道:“庄笑此事,江湖中人尽皆知,不必写在报纸上。”

明长宴知道怀瑜的话,不过,他还是回答:“那不一样。秀玲珑这个恶婆娘,我与她认识了这么多年,从来没见她为我说过话。每每出事,落井下石的最快的就是她。报纸上编得天花乱坠,可比我自己经历的精彩多了。”

他一边说,一边翻,不死心地看了十几次。

终于,在两版报纸之间的夹缝中,找到了自己被洗刷冤屈的文章。

他这篇三言两语,寥寥几笔的文章根本就不占多大的地方,更别说上下还夹着各路毒药武器的推广文章,挤得明长宴那篇短短的沉冤昭雪录滑稽至极。

明长宴扔了报纸:“我就知道!”

他站起身,怀瑜拉着他:“你去哪里?”

明长宴清了清嗓子道:“打扰你这么久了,我差不多该回去了。”以前常常十分厚脸皮的赖在九十九宫不走,现在经历了一些事情,他总觉得,自己不是很适合呆在这里了。

不过,当晚,他没能走成。

有时候明长宴晚间的身体实在太烂,恐怕他走两步就自己散架。于是,在九十九宫休憩一晚,第二天一早,便准备离开。

下楼,正遇见阿珺。

阿珺似乎在此处等候多时,见到明长宴从九十九宫走下来,连忙拦住他:“喂!”

明长宴笑道:“怎么了?”

此刻,怀瑜在他身后,也跟着出楼。

阿珺看到怀瑜,气势顿时小了些,别扭道:“你、你看昨天的报纸了吗?”

明长宴开口:“我还有急事。你如果非要同我聊天不可,那就一边走一边说。”

阿珺有一段时间不见明长宴,突然见到,顿觉不妥。

她先入为主的认为明长宴是一个女人,所以无论在明长宴身上发什么什么违和感十足的事情,或者是他又说了什么惊天动地的胡话,阿珺都只当他性格奇葩,因此,她还暗地里疑惑过怀瑜的品味。

虽然,这位“烟少侍”模样是一品的漂亮,但是她哥也不至于被美色冲昏了脑袋,找这么个活泼跳脱的女人,将来若是成家立业,如何当一名贤妻良母。

昨日,报纸一封,击碎了阿珺最后的理念。

黑纸白字,她并未看头版小国相与哪位俏佳人的八卦,而是在第二页的夹缝中,翻到了关于曾经的天下第一,一念君子的描述。

虽没有相貌,但一举一动,都与这位“烟姐姐”十足相似。

撇去先入为主的印象,阿珺古灵精怪,倒不是觉得烟姐姐就是一念君子,只是不知道怎么想到了他,猛然醍醐灌顶般地清醒,觉得“烟姐姐”好像真的不是一个女人,而是一个男人。这么一猜,越想越像,心里便十分怀疑。

只是一时半会儿,不敢相信怀瑜真的跟一个男人搅和到一块儿了,这才匆匆赶到九十九宫,打算来问个究竟。

她抿着唇,拽着明长宴,往前走了一段路。

明长宴被她拽得一个踉跄,不由问道:“阿珺,你拽我做什么?”

阿珺道:“你是不是实际上,根本不是女人?”说是这么说,但是阿珺还有些许谨慎,若是对方真的只是一个爱好古怪的女人,这么问出来可就太伤人了,又补充道:“我是说有没有可能。”

明长宴先是惊讶,接着微微一笑,看着他:“你觉得呢?”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