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:
    默认
  • 正文字体:
    默认 特大
   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  • 页面宽度:
   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

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88

书名:窈窕君子   作者: 三千风雪   

明长宴开口:“我去见他干什么?他讨厌我,我也讨厌他,见了也只是两看生厌。”

秀玲珑:“你们父子倒是奇怪,十几年不见面,也从来不挂念对方。你难道就打算一辈子不和他见面了吗?”

明长宴道:“那也不是。”

秀玲珑看着她。

明长宴淡然道:“等他死了,我会去放两串鞭炮的。你知道,我们大月有个祭祀舞,他天天逼我跟我妹跳,我看他这么喜欢,死后一定给他尽尽孝,踩在他的棺材板上给他跳一支。”

柳况无奈道:“你说话总是这么刻薄。”

阿珺心里十分委屈,泪眼汪汪看着柳况。

柳况微微低头,看着她这副刷小性子的模样,又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他从袖子中摸出一块糖糕,放在阿珺手中:“诺。最后一块,偷偷给你,不要闹脾气啦。女孩子脸哭花了多不好看。”

阿珺拽着糖糕,不知道生了什么气。高高举起,似乎想要将糖糕扔在地上,恨不得在踩上几脚,碾成粉末,心中才算出了一口恶气。结果,握在手里半天,手心的温度,都要将糖糕融化了,却也还是舍不得扔。

阿珺抹了一把眼泪,对柳况道:“你不要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!我讨厌死你了!”

柳况被她吼得一愣,叹了口气:“锦……”

阿珺不等他说完,跑了。

段旻神情一凛,杀意十足的警告了一眼柳况。

柳况被这毫不掩饰,铺天盖地的压迫逼得后退了小半步,只得赔笑道:“段公子,我绝无欺负公主之意。”

段旻狠狠的看着他,转过身追阿珺去了。

秀玲珑摇了摇扇子,好奇道:“他是谁?那个年轻人?”

柳况道:“妤宁的侍卫,从小陪伴在她左右的。听闻,是皇帝在秋猎中,从深山的狼窝里抱出来的孩子。皇帝见到他时,狼群中最凶狠的恶狼,正与他亲昵玩耍。他不懂人情,也不识字,因长得漂亮的缘故,皇帝就打发他去跟妤宁作伴。”

秀玲珑又惊又喜:“有意思,我从未见过有如此眼神之人。”

柳况薄凉的提醒她:“别有意思了。我看你是哪天把命搭进去都不知道。”

明长宴开口:“不留了。小丫头片子伤着心,我不放心她一个人跑。先走一步。”

柳况道:“记得见到她时,替我赔罪。”

明长宴道:“你要是真想赔罪,还是自己去吧。”

柳况微微一笑:“我与她身份悬殊,亲自赔罪,若叫她误会什么,那就是我为人师表之大过。”

明长宴道:“那是你的问题,与我无关了。记得把东西整理好,明日中午我来取。”

柳况拱手做了一个虚礼:“二位请。”

出了白鹭书院,明长宴一路往山下去。

今年冬天的雪来得晚,似乎一直在打秋风,寒风一吹,路上没有落叶,飘不出个什么东西。

片刻不到的时间,梅花林中,滚出了一个男人。

这个男人拍拍身上沾着的梅花瓣,抬起头,大喜过望道:“哥!”

明长宴无语:“怎么是你?”

木图大喜过望:“哥!又是我!如何!你开心吗!”

明长宴道:“你看我的样子像开心吗?”

木图正要上前,看到怀瑜,立刻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跳舞,头皮炸开,后退两步:“哥!你怎么又跟他在一块儿!”

明长宴道:“以你所见,我应该跟谁在一起?”

木图刚被他爹从客栈中捞出来,虽然只是关在客栈中,并且也没有短他吃,短他喝,但他一个阿加的皇族王子,何时受过如此委屈。

几天下来,感觉自己的命都去了半条了!

如今见到怀瑜,条件反射的后怕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